当前位置:首页→调解故事

迟到20年的亲情

2012年08月03日

  家住控江五村的王老先生今年八十多岁,二十多年前,王老先生与宾老太再婚,宾老太婚前育有两女。婚后,王老先生搬离了自己原先住的控江五村,与宾老太一同住在控江三村的住房内。控江三村系宾老太的女儿住房,但实际居住的只有两位老人。二十多年来,王老先生鲜少与自家儿女来往,与妻子宾某一直相敬如宾。但2011年5月,王老先生不幸中风,后恶化为脑梗,神志不清,连相伴多年的宾老太也不认识,此刻“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大儿子王某出现了,他表示要赡养父亲,将照顾父亲的事情全部揽下。

  这一行为实在有些唐突,但宾老太应允了,将每月王老先生的退休工资都转账给王某,由王某主持大局。过了几天,王某找到宾老太,表示要其出资装修父亲控江五村的房屋,以便父亲出院后住,王某表示,自己家距离父亲的医院遥远,来回不便,且父亲出院需有人好好照顾,他无业没钱,妻子每月只领微薄的退休工资,儿子又患上癌症,凑不出钱装修。宾老太拒绝了王某,说:“装修是你的想法,为什么要我出钱?”没有想到之后王某几乎天天上宾老太家,张口闭口就是装修、钱、照顾父亲,宾老太不堪其扰,求助街道调解工作室。郭雅桃受理此案后,让王某与宾老太一起来工作室面对面调解,一来了解情况,二来弄清两人的诉求。了解此案背景后,郭雅桃决定各自进行调解,先劝说王某,尽孝方式很多,可以精神上,比如多与父亲谈话,让他开心,也可以在生活上,比如在医院协助护工,但王某态度坚决,一定要装修房子照顾父亲,补偿二十多年来的愧欠。另一边,宾老太则有些无奈:“控江五村的房子给你住是应该的,但装修要我付钱?还天天上门,弄的我不能安心睡觉。”郭雅桃劝宾老太:“王某也是为了自己父亲好,况且,您与王老先生二十多年夫妻感情,现在年纪大不方便照顾老伴,全部交给小辈去操持也好。”宾老太被说动了,同意出资给王某装修。

  王某与宾老太自愿签订了调解协议,内容大致为:1、宾老太装修控江五村的房屋,每月将王老先生退休工资7000元转入王某账户;2、王某不再去骚扰宾老太并专心照顾父亲。装修周期大约为一个月,在此期间王某没有再去找过宾老太。

  在大家都送了一口气时,调解人郭雅桃、宾老太准备去控江五村验收装修成果,将此案划上句号。王某突然要求宾老太购买一台新的洗衣机,但上次调解时并未提出,宾老太皱皱眉,看着新装修的房屋,郭雅桃问王某:“之前的要求宾老太都满足了,调解协议上并未提及购买洗衣机事项,这样是否欠妥?”但王某不退步,坚持要宾老太买洗衣机,宾老太无言的摇头,自觉很委屈,装修掏钱、房子也给了王某,自己只想过安心日子,难道王某就不能体谅吗?本已近结束的案子又生枝节,为了防止再多纠纷,郭雅桃问王某:“除了洗衣机,其他是否已经满意?”王某承诺只要购买好新洗衣机此事就算结束。走出控江五村,郭雅桃深感站在宾老太的立场,肯定一时难以接受,于是宽慰她与自家子女商量商量。

  一周后,宾老太来到调解工作室,并带上了自己的两个女婿,见了郭雅桃,说:“这个洗衣机我买了。”看着老太无奈的神色,郭雅桃并没有急于结案,而是询问情况。原来这一周,王某故技重施,甚至叫上自己的妻子,天天找宾老太,语带威胁,吓的宾老太不敢出门,只能求助女儿女婿。郭雅桃明白宾老太的苦楚,打电话向王某确认是否是最后的要求,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陪同宾老太买了新的洗衣机送至王某家,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如今,王某安心的照顾着王老先生,宾老太又过上了平静的生活,郭雅桃也继续忙于调解室的工作。

来源:延吉新村街道司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