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调解咨询案例

有关婚约财产纠纷的案例

2009年10月10日

  2001年初,江某、吴某经互联网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此后双方商议在上海登记结婚。截至2002年6月,江某多次从香港、深圳汇款至上海吴某的银行账户内,计人民币507500元、港币50000元。2002年6月21日,吴某购买了大连路某号房屋一套,房屋总价为人民币46万余元,房屋权利人登记为吴某。吴某支付了部分房款计人民币11万余元,余额35万元以吴某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每月还贷人民币3800余元,吴某用江某的汇款支付了上述款项。 2001年11月,吴某购买了广中路某号房屋一套,房屋总价为人民币124万余元,房屋权利人登记为江某、吴某。吴某支付了房屋首付款人民币25万余元,余额99万元以吴某为主贷人向银行申请房屋抵押贷款,每月还贷人民币5600余元。吴某用江某的汇款支付了上述款项。2002年7月,吴某曾赴欧洲旅游,江某承诺给予资助。2002年8月,吴某向江某提出取消婚约。此后,双方为江某汇至吴某处的款项归属及数额发生争议,致涉讼。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在恋爱并确定婚约关系时,江某将大笔钱款汇给吴某的行为,从给付目的看是一种附条件的赠与,即江某具有与对方结成夫妻的目的。吴某在恋爱期间接受江某钱款,并购置房屋的行为,可以视为吴某接受附条件的赠与,其对江某给付钱款的目的是明知的。作为受赠人,吴某在接受了江某较大数额的财产后不同意与江某结婚、江某坚持要求返还财产,吴某应当返还。吴某认为房屋产权登记在其名下,该房屋的已付款项系江某赠与,属吴某个人财产,不同意返还的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双方以共同名义支付部分房款购得的房屋,系江某出资为双方准备结婚所购,现吴某提出解除婚约,双方共同购买此房的目的已失去实际意义,在吴某返还江某支出的钱款后,该房屋可归吴某所有。至于吴某提出的除房款已外的其余钱款已为双方共同花费用完,因吴某未提供相关证据,法院亦不予认定。考虑到吴某是在江某的同意下赴欧洲旅游,江某应酌情承担相关费用。对于江某主张吴某的行为给其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要求吴某支付精神损害费人民币 1万元的诉请,于法无据,难以支持。据此,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判决:一、上海市大连路与上海市广中路房屋权利人为吴某;二、吴某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江某人民币53万元;三、对江某要求吴某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1万元的诉请不予支持。

来源:市司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