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涉老纠纷

涉老监护纠纷

  一、涉老监护纠纷概述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与进步,人的寿命也在不断延长,人口老龄化对完善老年人利益保障体制提出更高要求。当有的老人不幸成为精神病患者、有的老人患上老年痴呆症、丧失了民事行为能力时,则需要对老年人进行监护。目前,一般由老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从维护被监护人的利益出发,为其指定监护人。

  何谓监护?我国《民法通则》对监护的设立规定了法定监护和指定监护两种方式,由此设定的监护人有法定监护人和指定监护人。法定监护人是由法律直接规定而设立的监护人。指定监护人是当法定监护人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时,由法定机关依法指定的监护人。而监护纠纷一般分为两种,即为争夺监护人资格引发的纠纷和推诿承担监护人义务引发的纠纷。发生涉老监护纠纷的时候,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17条的规定,按照下列顺序确定监护人:其一,配偶;其二,父母;其三,成年子女;其四,其他近亲属;其五,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其中,精神病人的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及其他近亲属(祖父母、外祖父母)为法定监护人,其担任监护人为法定义务。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担任监护人,非法定义务,取决于本人自愿及老人所在单位或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没有上述监护人的,由老人所在单位或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行政部门提供监护人。监护人的主要职责(义务)包括:(1)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2)照顾被监护人生活;(3)对被监护人进行管理和教育;(4)保护和管理被监护人的财产;(5)代理被监护人进行民事活动;(6)代理被监护人进行诉讼;(7)监护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在我国现行监护制度的框架下,自然人被宣告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后,其监护人即成为该自然人财产的管理人。如果子女的一方被指定为监护人的,就当然地获得排他性的支配被监护人(即父亲或母亲)财产的权利。虽然我国法律规定监护人必须为了被监护人的利益处分被监护人财产,但现实生活中对监护人是否正确合法行使监护权缺乏有力的监督,加上监护人对其管理的被监护人财产是否尽到义务的举证责任分配不明确,其他利害关系人对监护人侵害行为举证困难等因素,监护人事实上有不受限制地处分被监护人财产的自由。上述监护制度的缺漏给监护人带来的不正当利益,是引起老年人子女间矛盾,进而发生监护纠纷的主要原因。

  二、涉老监护纠纷的调解处理原则

  (一)尊重老人自身的意愿

  有的老年人并未完全丧失意思表示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如发生监护纠纷,应先询问老人的意见。如果其表示愿意随某一子女或某近亲属共同生活的,则应尽量遵循其本人的意愿。这对维护老人的身心健康以及减少、缓和当事人的矛盾冲突都有帮助。

  (二)从客观情况出发,为老人选择好的生活环境

  要担任老人的监护人,光有意愿和身份并不能保证老人的生活,还应当具备相应的物质条件。比如有的老人身患多种疾病,而众多子女中,有的住的离医院较远,有的则住的离医院较近,在其它条件相近的前提下,显然选择离医院较近的子女为监护人比较妥当。又比如有的子女居住环境较好、住房情况较为宽裕,那么指定该子女为监护人就比指定住房紧张的子女更为妥当。值得注意的是,在按照顺序指定监护人时,如果前一顺序有监护资格人无监护能力或者对被监护人明显不利的,可以根据对被监护人有利的原则,从后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择优确定。

  (三)保护好老人的财产权益,确保其晚年的物质保障

  老年人经过一生的辛劳,或多或少积攒了一些财产,这些财产是老年人安度晚年生活的经济基础,老年人在处理、使用和保护这些财产易引起纠纷。在指定监护人时,同样要考虑到老人的财产利益。在老人有财产的情况下,监护的合理费用可从老人自身的财产中支出,比如老人住养老院的费用等。因此,老人的财产权益是其晚年生活的重要物质保障。在指定监护人时,需要谨慎甄别哪些人对老人财产有不轨企图,防止这种人成为老人的监护人。

  (四)维护亲属间的和谐关系,为老人安享晚年提供精神保障

  老年人晚年的精神生活同样很重要。监护纠纷往往发生在老人的子女之间,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子女之间真的弄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对身体状况欠佳的老人来说,将构成一次重大的心理打击。为了给老人安享晚年提供精神保障,在调解时应注意维护亲属间的和谐关系,将当事人的矛盾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同时应注重当地的风俗习惯,比如在调解子女间为争夺监护人资格时,请长辈亲属到场参与调解和劝说,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有关涉老监护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节录)

  (1991年4月9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

  2007年10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修正,修正后自2008年4月1日起实施)

  ……

  第五十七条无诉讼行为能力人由他的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法定代理人之间互相推诿代理责任的,由人民法院指定其中一人代为诉讼。

  ……

  第一百七十条申请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由其近亲属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向该公民住所地基层人民法院提出。

  申请书应当写明该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事实和根据。

  第一百七十一条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必要时应当对被请求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进行鉴定。申请人已提供鉴定结论的,应当对鉴定结论进行审查。

  第一百七十二条人民法院审理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案件,应当由该公民的近亲属为代理人,但申请人除外。近亲属互相推诿的,由人民法院指定其中一人为代理人。该公民健康情况许可的,还应当询问本人的意见。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申请有事实根据的,判决该公民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认定申请没有事实根据的,应当判决予以驳回。

  第一百七十三条人民法院根据被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他的监护人的申请。证实该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原因已经消除的,应当作出新判决,撤销原判决。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若干问题的意见(节录)

  (最高人民法院1990年12月5日颁布并施行)

  ……

  一、公民

  (一)关于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问题

  1.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自出生时开始。出生的时间以户籍证明为准;没有户籍证明的,以医院出具的出生证明为准。没有医院证明的,参照其他有关证明认定。

  ……

  4.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进行的民事活动,是否与其精神健康状态相适应,可以从行为与本人生活相关联的程度、本人的精神状态能否理解其行为,并预见相应的行为后果,以及行为标的数额等方面认定。

  5.精神病人(包括痴呆症人)如果没有判断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不知其行为后果的,可以认定为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人;对于比较复杂的事物或者比较重大的行为缺乏判断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并且不能预见其行为后果的,可以认定为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人。

  6.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接受奖励、赠与、报酬,他人不得以行为人无民事行为能力、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为由,主张以上行为无效。

  7.当事人是否患有精神病,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司法精神病学鉴定或者参照医院的诊断、鉴定确认。在不具备诊断、鉴定条件的情况下,也可以参照群众公认的当事人的精神状态认定,但应以利害关系人没有异议为限。

  8.在诉讼中,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提出一方当事人患有精神病(包括痴呆症),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认定的,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试行)规定的特别程序,先作出当事人有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判决。

  确认精神病人(包括痴呆症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应当比照民事诉讼法(试行)规定的特别程序进行审理。

  ……

  (二)关于监护问题

  10.监护人的监护职责包括: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财产,代理被监护人进行民事活动,对被监护人进行管理和教育,在被监护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或者与人发生争议时,代理其进行诉讼。

  11.认定监护人监护能力,应当根据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经济条件,以及与被监护人在生活上的联系状况等因素确定。

  12.民法通则中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

  13.为患有精神病的未成年人设定监护人,适用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的规定。

  14.人民法院指定监护人时,可以将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二款中(一)、(二)、(三)项或第十七条第一款中的(一)、(二)、(三)、(四)、(五)项规定视为指定监护人的顺序。前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无监护能力或者对被监护人明显不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被监护人有利的原则,从后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择优确定。被监护人有识别能力的,应视情况征求被监护人的意见。

  监护人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同一顺序中的数人。

  15.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协议确定监护人的,应当由协议确定的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

  16.对于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三款或者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由有关组织予以指定。未经指定而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17.有关组织依照民法通则规定指定监护人,以书面或者口头通知了被指定人的,应当认定指定成立。被指定人不服的,应当在接到通知的次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起诉的,按变更监护关系处理。

  18.监护人被指定后,不得自行变更。擅自变更的,由原被指定的监护人和变更后的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

  19.被指定人对指定不服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本意见第十四条的规定,作出维持或者撤销指定监护人的判决。如果判决是撤销原指定的,可以同时另行指定监护人。此类案件,比照民事诉讼法(试行)规定的特别程序进行审理。

  在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前的监护责任,一般应当按照指定监护人的顺序,由有监护资格人承担。

  20.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有监护资格的人或者单位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的,按照普通程序审理;要求变更监护关系的,按照特别程序审理;既要求承担民事责任,又要求变更监护关系的,分别审理。

  ……

  22.监护人可以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因被监护人的侵权行为需要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由监护人承担,但另有约定的除外;被委托人确有过错的,负连带责任。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若干问题的意见(节录)

  (最高人民法院1992年7月14日颁布并施行)

  ……

  67、在诉讼中,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事先没有确定监护人的,可以由有监护资格的人协商确定,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在他们之间指定诉讼中的法定代理人。当事人没有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二款或者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监护人的,可以指定该法第十六条第四款或者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的有关组织担任诉讼期间的法定代理人。

  ……

  198、被指定的监护人不服指定,应当在接到通知的次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经审理,认为指定并无不当的,裁定驳回起诉;指定不当的,判决撤销指定,同时另行指定监护人。判决书应送达起诉人、原指定单位及判决指定的监护人。

  ……

  四、有关涉老监护的案例   

  女儿将痴呆母亲送精神病院儿子愿意照料母亲生活

  法院可变更儿子为母亲的监护人

  被起诉人张乙与起诉人张甲系姐弟。其母顾某经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确诊为:老年性痴呆症。张乙原与父亲张某、母亲顾某共同居住本市三和花园某室。张某于1999年11月去世。2000年1月,张乙将母亲顾某送入养老院。张甲认为养老院对其母照顾不周,于同年5月将顾某接至其住处共同生活。2003年4月,张甲向所属社区居委会提出申请,要求指定顾某的监护人。同年6月,居委会指定张乙为顾某的监护人。张甲不服该指定,曾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未胜诉。之后,顾某又与张乙共同生活。2003年11月,张乙未同其弟妹商量,将顾某送至某精神病医院治疗。张甲得知张乙已将其母送走,经多方寻找才于同年12月6日在精神病医院找到老人,发现顾某被捆在长椅上,内衣裤也久未更换,张甲当即提出接回老人,但未获院方同意。12月9日,张甲再次至精神病医院探视顾某,才知道老人已在前一天由张乙领走。张甲向媒体求助后,在上海某养老院找到顾某并将其接回共同居住。现张甲以张乙未尽到监护人的职责,剥夺其他子女赡养、探视老人的权利为由,要求判令变更指定监护,指定其为顾某的监护人。张乙则辨称其送走老人实非情愿,盖因张甲多次来其处吵闹,不得已将老人送入养老院。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成年子女有赡养老人的责任和义务。自居委会于2003年指定张乙为顾某的监护人后,张乙未同其他弟妹协商就将顾某送入精神病医院确有不妥之处,即使顾某确需治疗,张乙也应及时通知其弟妹,以便共同照顾老人。况且从顾某在养老院的情况看,有明显的抗拒心理,不利于顾某病情的稳定。由于顾某无民事行为能力,需要特殊的关爱,而养老院要对每一个特殊个体提供特别的服务显然有困难,如果子女有条件能够供养老人,且子女更熟悉老人生活习惯,则更有利于老人的身心健康。从张甲居住地居委会干部的综合了解来看,顾某老人随张甲生活以来,情绪比较平稳,病情也趋于稳定,两相比较,张甲作为顾某的监护人更有利于老人,故张甲申请变更监护人请求,应予支持。对于张乙辩称是因为张甲来其处吵闹,不得已将老人送养老院的主张,由于张甲来其处吵闹,其完全可以向治安管理部门和其他职能部门反映,制止张甲的行为,这与其将老人送至养老院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故张乙的该项主张,法院不予采信。因此,法院根据民法通则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顾某的监护人由张乙变更为张甲。   

  指定监护人应有利于照顾老人晚年生活

  原告李甲与被告李乙是兄弟,老李是原、被告的父亲。老李与其妻吴某共生有六个子女。吴某于2007年5月去世。

  2007年9月,李乙向法院申请宣告老李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经法院委托相关机构进行司法鉴定,结论为老李因患血管性痴呆,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法院于2007年12月作出判决宣告老李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之后,老李工作单位上海某公司出具情况说明,指定李乙为老李的监护人。李甲于2008年1月诉至法院,要求依法确认自己是父亲的监护人。李甲诉称,母亲去世以来,原告一直履行对父亲的监护职责,照顾父亲的日常生活,处理父亲的日常事务,并代表父亲修缮房屋,缴纳一应费用。父亲的工作单位上海某公司受被告蒙蔽,不顾老李为原告所照顾的事实,指定被告为父亲的监护人不妥当。原告实际上已经是老李的监护人,依法应对父亲享有监护权。被告之所以要争夺老父的监护权,实际上是觊觎老父名下一套房屋的动迁款。

  被告辩称,老李已经丧失行为能力,被告被父亲的工作单位指定为监护人,该指定合法有效。

  法院经审理查明,事实上被告并未照顾老李。多年来,被告一直没有工作,本身没有供养父亲的经济能力,实际也没有和父亲共同生活。原告则与父亲共同生活近二十年,住房和经济能力都比较宽裕,适合与老李共同生活。

  法院认为,在监护人的顺序上,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成年子女都有监护的权利与义务。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由被监护人所在的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在近亲属中指定,对指定不服的,由人民法院判决。被告虽由被监护人单位指定为监护人,但被告自身条件并不适合担任老李的监护人。原告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遂依法判决原告李甲为老李的监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