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人身赔偿

校园伤害事故赔偿纠纷

  一、校园伤害事故赔偿纠纷概述

  校园伤害事故是指学生在校学习、生活、活动期间其人身受到侵害,导致伤、残、死或其他无形伤害的事故。这类伤害事故具有特定性:损害对象是特定的,即学生,包括公立、私立、走读和寄宿生;损害的地点是特定的,必须是在学校校园内及学校的校外活动的特定场所;损害的时间是特定的,学生受损害是发生在校学习、生活期间。

  随着我国公民法制意识的增强,近年来,校园伤害事故赔偿纠纷日益增多。原本无忧无虑的学生们,一旦成为原告或被告,他们幼小的心灵往往经受沉重的心理负担。对学校来说,一旦发生学生伤害事故,学校、老师也将面临巨大压力。因此,校园伤害事故是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一旦发生校园伤害事故,应由谁承担责任,学校在这些事故中是否承担责任,总是引发争议。

  通常情况看,校园伤害事故有几种不同类型,不同类型中责任承担的情况也有所不同。第一、由于学校在教育管理上的疏忽,导致学生在教学活动中受到伤害。如某校一学生在兴趣班上,自行到教室外玩耍,从楼梯上摔下,造成伤害。这类事故多因学校教育管理上的疏忽所致,学校将需承担一部分赔偿责任。第二、课间休息时学生与学生间发生的伤害。这类事故发生在课余时间或下课休息中,例如由于学生生性活泼、好动,课余时间在一起玩耍、嬉闹、游戏、打斗,不慎被他人拌倒造成眼角破裂。这类事故往往是由学生间的侵害造成的,一般由侵权学生的家长承担赔偿责任。第三、学校设施存在不安全因素引致学生伤害事故。如某学校重新装修过程中铺设了不防滑的地砖,但未尽安全告知义务,恰逢雨天地滑,学生摔伤。这类事故中,学校往往需承担赔偿责任。第四、意外事件导致学生身体伤害。如某校一位学生上课前忘了带文具回宿舍去取,下楼时为了赶上上课时间,从四楼楼梯扶手往下滑,导致摔伤。这类事故中,一般情况下,学校对上述事故的发生不具有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从道义上给予一定补偿有利于化解矛盾。第五、学生有特定体质或特定疾病未告知学校,发生事故。如某校一学生从小患有心脏病,但未告知学校,在学校登记表健康状况一栏中没作登记。一次体育课前,学生感到胃不适,但没告诉体育老师,在做准备活动时就晕倒在地,经医院抢救无效,因心肌梗塞死亡。这类事故中,学校往往也不具有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从道义上给学生家长一定补偿有利于化解矛盾。第六、学生在剧烈的竞技对抗赛中发生伤害。如学生在田径、篮球、足球等体育比赛及训练中,奔跑时摔倒,或者被他人击伤或撞倒。这类事故中,如学校已履行了相应责任,行为并无不当,一般不需承担法律责任。

  总体而言,判断学校在伤害事故中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应以学校对于伤害事故的发生是否具有过错为原则。根据相关的法律规定,监护权是基于血缘、婚姻、家庭等人身权利而产生,学校与学生的关系不是法定监护人与被监护关系。尽管学生到校后脱离了监护人的照顾,也不是监护职责的转移,但学校与学生之间是一种法定的教育管理关系,学校对学生承担的是教育管理、保护的责任。学校在教育、管理过程中,如果导致在校学生的合法权益被侵害,学校只有在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才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学校在教育管理中因疏漏管理,未尽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给学生带来的伤害应承担赔偿责任;因学生间嬉闹等行为发生的伤害赔偿,如学校注意了安全保障义务可以免除学校责任,而由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承担赔偿责任。如有校园外第三人侵害造成学生损害,应由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学校如果有过错的,在过错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二、校园伤害事故赔偿的调解处理原则

  (一)区分责任承担原则

  根据学校对于伤害事故的发生是否具有过错判定学校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学校有过错应该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果学校不具有过错,则通常应当由学生的监护人承担责任。如果学校、学生等各方均无过错,则根据公平原则进行调处,由各方适当分担经济损失。

  (二)重在预防、妥善处理原则

  学校应该做好安全工作,经常检查学校内部存在的安全隐患,在涉及学生安全的环节上加强管理,随时检查,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防患于未然。学校应建立健全的安全制度,如学校设备、设施、场地管理制度、中小学生安全行为规范制度、学校门卫制度、教师管理制度等,经常进行安全教育,与学生家长保持联系。一旦发生校园伤害事故,在追究责任的同时,学校也应注意吸取其中的经验教训。同时,对于事故应坚持妥善处理原则,保护好受到伤害的学生的利益。实践中,可以通过教育部门出资购买保险、建立基金等多种方式,建立较为畅通的筹资渠道,一旦发生校园伤害事故,可以较为便捷、快速地筹措资金赔偿损失,对事故做出妥善处理。

  三、有关校园伤害事故赔偿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节录)

  (1991年9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 2006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

  修订公布,修订后自2007年6月1日起施行)

  ……

  第六条保护未成年人,是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和其他成年公民的共同责任。
  对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予以劝阻、制止或者向有关部门提出检举或者控告。
  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当教育和帮助未成年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增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增强社会责任感。

  ……

  第二十二条学校、幼儿园、托儿所应当建立安全制度,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采取措施保障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
  学校、幼儿园、托儿所不得在危及未成年人人身安全、健康的校舍和其他设施、场所中进行教育教学活动。
  学校、幼儿园安排未成年人参加集会、文化娱乐、社会实践等集体活动,应当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防止发生人身安全事故。
  第二十三条教育行政等部门和学校、幼儿园、托儿所应当根据需要,制定应对各种灾害、传染性疾病、食物中毒、意外伤害等突发事件的预案,配备相应设施并进行必要的演练,增强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
  第二十四条学校对未成年学生在校内或者本校组织的校外活动中发生人身伤害事故的,应当及时救护,妥善处理,并及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节录)

  (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12月26日颁布,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

  ……

  第七条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未成年人致他人人身损害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三人侵权致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学校、幼儿园等教育机构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

  ……

  

  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

  (教育部2002年8月21日发布,自2002年9月1日起施行)

  第一章总则

  第一条为积极预防、妥善处理在校学生伤害事故,保护学生、学校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其他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及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在学校实施的教育教学活动或者学校组织的校外活动中,以及在学校负有管理责任的校舍、场地、其他教育教学设施、生活设施内发生的,造成在校学生人身损害后果的事故的处理,适用本办法。

  第三条学生伤害事故应当遵循依法、客观公正、合理适当的原则,及时、妥善地处理。

  第四条学校的举办者应当提供符合安全标准的校舍、场地、其他教育教学设施和生活设施。

  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加强学校安全工作,指导学校落实预防学生伤害事故的措施,指导、协助学校妥善处理学生伤害事故,维护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

  第五条学校应当对在校学生进行必要的安全教育和自护自救教育;应当按照规定,建立健全安全制度,采取相应的管理措施,预防和消除教育教学环境中存在的安全隐患;当发生伤害事故时,应当及时采取措施救助受伤害学生。

  学校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应当针对学生年龄、认知能力和法律行为能力的不同,采用相应的内容和预防措施。

  第六条学生应当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和纪律;在不同的受教育阶段,应当根据自身的年龄、认知能力和法律行为能力,避免和消除相应的危险。

  第七条未成年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以下称为监护人)应当依法履行监护职责,配合学校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工作。

  学校对未成年学生不承担监护职责,但法律有规定的或者学校依法接受委托承担相应监护职责的情形除外。

  第二章事故与责任

  第八条学生伤害事故的责任,应当根据相关当事人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依法确定。

  因学校、学生或者其他相关当事人的过错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相关当事人应当根据其行为过错程度的比例及其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承担相应的责任。当事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当事人的行为是损害后果发生的非主要原因,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九条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学校的校舍、场地、其他公共设施,以及学校提供给学生使用的学具、教育教学和生活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或者有明显不安全因素的;

  (二)学校的安全保卫、消防、设施设备管理等安全管理制度有明显疏漏,或者管理混乱,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而未及时采取措施的;

  (三)学校向学生提供的药品、食品、饮用水等不符合国家或者行业的有关标准、要求的;

  (四)学校组织学生参加教育教学活动或者校外活动,未对学生进行相应的安全教育,并未在可预见的范围内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的;

  (五)学校知道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患有不适宜担任教育教学工作的疾病,但未采取必要措施的;

  (六)学校违反有关规定,组织或者安排未成年学生从事不宜未成年人参加的劳动、体育运动或者其他活动的;

  (七)学生有特异体质或者特定疾病,不宜参加某种教育教学活动,学校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但未予以必要的注意的;

  (八)学生在校期间突发疾病或者受到伤害,学校发现,但未根据实际情况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导致不良后果加重的;

  (九)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或者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违反工作要求、操作规程、职业道德或者其他有关规定的;

  (十)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在负有组织、管理未成年学生的职责期间,发现学生行为具有危险性,但未进行必要的管理、告诫或者制止的;

  (十一)对未成年学生擅自离校等与学生人身安全直接相关的信息,学校发现或者知道,但未及时告知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导致未成年学生因脱离监护人的保护而发生伤害的;

  (十二)学校有未依法履行职责的其他情形的。

  第十条学生或者未成年学生监护人由于过错,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学生伤害事故,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学生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违反社会公共行为准则、学校的规章制度或者纪律,实施按其年龄和认知能力应当知道具有危险或者可能危及他人的行为的;

  (二)学生行为具有危险性,学校、教师已经告诫、纠正,但学生不听劝阻、拒不改正的;

  (三)学生或者其监护人知道学生有特异体质,或者患有特定疾病,但未告知学校的;

  (四)未成年学生的身体状况、行为、情绪等有异常情况,监护人知道或者已被学校告知,但未履行相应监护职责的;

  (五)学生或者未成年学生监护人有其他过错的。

  第十一条学校安排学生参加活动,因提供场地、设备、交通工具、食品及其他消费与服务的经营者,或者学校以外的活动组织者的过错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有过错的当事人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十二条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已履行了相应职责,行为并无不当的,无法律责任:

  (一)地震、雷击、台风、洪水等不可抗的自然因素造成的;

  (二)来自学校外部的突发性、偶发性侵害造成的;

  (三)学生有特异体质、特定疾病或者异常心理状态,学校不知道或者难于知道的;

  (四)学生自杀、自伤的;

  (五)在对抗性或者具有风险性的体育竞赛活动中发生意外伤害的;

  (六)其他意外因素造成的。

  第十三条下列情形下发生的造成学生人身损害后果的事故,学校行为并无不当的,不承担事故责任;事故责任应当按有关法律法规或者其他有关规定认定:

  (一)在学生自行上学、放学、返校、离校途中发生的;

  (二)在学生自行外出或者擅自离校期间发生的;

  (三)在放学后、节假日或者假期等学校工作时间以外,学生自行滞留学校或者自行到校发生的;

  (四)其他在学校管理职责范围外发生的。

  第十四条因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与其职务无关的个人行为,或者因学生、教师及其他个人故意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造成学生人身损害的,由致害人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三章事故处理程序

  第十五条发生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应当及时救助受伤害学生,并应当及时告知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有条件的,应当采取紧急救援等方式救助。

  第十六条发生学生伤害事故,情形严重的,学校应当及时向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及有关部门报告;属于重大伤亡事故的,教育行政部门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向同级人民政府和上一级教育行政部门报告。

  第十七条学校的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应学校要求或者认为必要,可以指导、协助学校进行事故的处理工作,尽快恢复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

  第十八条发生学生伤害事故,学校与受伤害学生或者学生家长可以通过协商方式解决;双方自愿,可以书面请求主管教育行政部门进行调解。成年学生或者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也可以依法直接提起诉讼。

  第十九条教育行政部门收到调解申请,认为必要的,可以指定专门人员进行调解,并应当在受理申请之日起60日内完成调解。

  第二十条经教育行政部门调解,双方就事故处理达成一致意见的,应当在调解人员的见证下签订调解协议,结束调解;在调解期限内,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或者调解过程中一方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已经受理的,应当终止调解。调解结束或者终止,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书面通知当事人。

  第二十一条对经调解达成的协议,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者反悔的,双方可以依法提起诉讼。

  第二十二条事故处理结束,学校应当将事故处理结果书面报告主管的教育行政部门;重大伤亡事故的处理结果,学校主管的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向同级人民政府和上一级教育行政部门报告。

  第四章事故损害的赔偿

  第二十三条对发生学生伤害事故负有责任的组织或者个人,应当按照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第二十四条学生伤害事故赔偿的范围与标准,按照有关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中的有关规定确定。

  教育行政部门进行调解时,认为学校有责任的,可以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及国家有关规定,提出相应的调解方案。

  第二十五条对受伤害学生的伤残程度存在争议的,可以委托当地具有相应鉴定资格的医院或者有关机构,依据国家规定的人体伤残标准进行鉴定。

  第二十六条学校对学生伤害事故负有责任的,根据责任大小,适当予以经济赔偿,但不承担解决户口、住房、就业等与救助受伤害学生、赔偿相应经济损失无直接关系的其他事项。

  学校无责任的,如果有条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本着自愿和可能的原则,对受伤害学生给予适当的帮助。

  第二十七条因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中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予以赔偿后,可以向有关责任人员追偿。

  第二十八条未成年学生对学生伤害事故负有责任的,由其监护人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学生的行为侵害学校教师及其他工作人员以及其他组织、个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失的,成年学生或者未成年学生的监护人应当依法予以赔偿。

  第二十九条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经调解形成的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应当由学校负担的赔偿金,学校应当负责筹措;学校无力完全筹措的,由学校的主管部门或者举办者协助筹措。

  第三十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学校举办者有条件的,可以通过设立学生伤害赔偿准备金等多种形式,依法筹措伤害赔偿金。

  第三十一条学校有条件的,应当依据保险法的有关规定,参加学校责任保险。

  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鼓励中小学参加学校责任保险。

  提倡学生自愿参加意外伤害保险。在尊重学生意愿的前提下,学校可以为学生参加意外伤害保险创造便利条件,但不得从中收取任何费用。

  第五章事故责任者的处理

  第三十二条发生学生伤害事故,学校负有责任且情节严重的,教育行政部门应当根据有关规定,对学校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分别给予相应的行政处分;有关责任人的行为触犯刑律的,应当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三条学校管理混乱,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主管的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应当责令其限期整顿;对情节严重或者拒不改正的,应当依据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第三十四条教育行政部门未履行相应职责,对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负有责任的,由有关部门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分别给予相应的行政处分;有关责任人的行为触犯刑律的,应当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五条违反学校纪律,对造成学生伤害事故负有责任的学生,学校可以给予相应的处分;触犯刑律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六条受伤害学生的监护人、亲属或者其他有关人员,在事故处理过程中无理取闹,扰乱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或者侵犯学校、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的合法权益的,学校应当报告公安机关依法处理;造成损失的,可以依法要求赔偿。

  第六章附则

  第三十七条本办法所称学校,是指国家或者社会力量举办的全日制的中小学(含特殊教育学校)、各类中等职业学校、高等学校。本办法所称学生是指在上述学校中全日制就读的受教育者。

  第三十八条幼儿园发生的幼儿伤害事故,应当根据幼儿为完全无行为能力人的特点,参照本办法处理。

  第三十九条其他教育机构发生的学生伤害事故,参照本办法处理。

  在学校注册的其他受教育者在学校管理范围内发生的伤害事故,参照本办法处理。

  第四十条本办法自2002年9月1日起实施,原国家教委、教育部颁布的与学生人身安全事故处理有关的规定,与本办法不符的,以本办法为准。

  

  上海市中小学校学生伤害事故处理条例

  (2001年7月13日上海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

  会议通过,自2001年9月1日起施行)

  第一条为了妥善处理中小学校学生伤害事故,保障中小学生和学校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结合本市实际情况,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的中小学校(以下简称学校)教育教学活动期间发生的中小学生人身伤害或者死亡事故(以下简称学生伤害事故)的处理,适用本条例。
  第三条学生伤害事故的处理应当及时、公正、合法,做到事实清楚、责任明确、处理得当。
  第四条学校的举办者应当保障学校必要设施、设备的资金投入和人员的配备。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加强对学校的管理,制定学校对学生安全保护的有关规定,指导和监督学校落实预防学生伤害事故的有关措施,指导和协调学生伤害事故的处理。
  第五条学校在进行教育教学活动的同时,负有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职责。
  学校应当根据国家和本市的有关规定,采取措施,预防和消除可能造成学生人身伤害的危险;按照学生不同年龄的生理、心理以及教育特点,建立健全各项管理和保护学生的规章制度。
  学校应当确保教育教学和生活的设施、设备符合安全标准。
  第六条学生应当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不同年龄和认知能力的学生,有相应的避免和消除危险的义务。
  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依法履行监护职责,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

  提倡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为学生的人身意外伤害投保。
  第七条为学校组织安排教育教学活动提供场所、设施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健全各项安全保障措施。活动场所和设施应当符合安全标准。
  第八条对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有过错的责任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九条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学校使用的教育教学和生活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和本市的安全标准的;
  (二)学校的场地、房屋和设备等维护、管理不当的;
  (三)学校组织教育教学活动,未按规定对学生进行必要的安全教育的;
  (四)学校组织教育教学活动,未采取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的;
  (五)学校向学生提供的食品、饮用水以及玩具、文具或者其他物品不符合国家和本市的卫生、安全标准的;
  (六)学校组织安排的实习、劳动、体育运动等体力活动,超出学生一般生理承受能力的;
  (七)学校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学生有不适应某种场合或者某种活动的特异体质,未予以必要照顾的;
  (八)学生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未及时采取相应救护措施致使损害扩大的;
  (九)教职员侮辱、殴打、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的;
  (十)教职员擅离工作岗位、虽在工作岗位但未履行职责,或者违反工作要求、操作规程的;
  (十一)应当由学校承担责任的其他情形。
  第十条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学生自行上学、放学途中发生的;
  (二)学生擅自离校发生的;
  (三)学生自行到校活动或者放学后滞留学校期间发生,学校管理并无不当的;
  (四)学生突发疾病,学校及时采取救护措施的;
  (五)学生自杀、自伤,学校管理并无不当的;
  (六)学生自身或者学生之间原因造成,学校管理并无不当的;
  (七)学校和学生以外的第三人造成,学校管理并无不当的;
  (八)教职员在校外与其职务无关的个人行为引起的;
  (九)不可抗力造成的;
  (十)不应当由学校承担责任的其他情形。
  第十一条学生的父母、其他监护人的过错或者学生自身的原因造成学生伤害事故的,由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承担责任。
  学校和学生以外的第三人的过错造成学生伤害事故的,由第三人承担责任。
  第十二条完全由学校的过错造成学生伤害事故的,学校应当承担全部责任。部分由学校的过错造成学生伤害事故的,学校应当承担部分责任。
  第十三条对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当事人均无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按照公平责任的原则,由当事人适当分担经济损失。
  第十四条学生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应当根据现有条件和能力及时采取措施救护受伤害学生,及时通知受伤害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
  第十五条学生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将有关情况报告学校所在地的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属于重大伤害事故的,学校应当立即报告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及有关部门;区、县教育行政部门接到报告后,应当立即报告区、县人民政府和市教育行政部门。
  第十六条学生伤害事故发生后,学校应当及时成立事故处理小组或者指派专人负责事故的处理工作。
  当事人可以自愿协商处理学生伤害事故。
  当事人不愿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可以向学校所在地的区、县教育行政部门要求调解。当事人要求调解的,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之日起三个月内调解结束。市教育行政部门应当指导区、县教育行政部门的调解工作。
  学校投保责任险的,保险公司应当参与学生伤害事故的处理。
  第十七条学生伤害事故发生后,受伤害学生、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愿协商、调解的,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十八条学生伤害事故的赔偿范围应当根据人身伤害事故的具体情况确定。
  学生伤害事故的责任人应当赔偿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等费用。造成学生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用具费、残疾生活补助费、残疾护理补助费等费用;造成学生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死亡补助费等费用。
  学生伤害事故的责任人不承担解决受伤害学生及其亲属的户口迁移、房屋调配、工作调动等与学生伤害事故无关的事宜。
  第十九条发生学生伤害事故未造成残疾、死亡的,可以要求赔偿下列费用:
  (一)医疗费,指受伤害学生为恢复健康进行医疗所支付的必要费用。医疗费参照本市医疗保险规定支付,但抢救过程中的医疗费按照实际需要支付。
  (二)营养费,指受伤害学生为恢复健康确实需要补充营养所支付的费用。住院治疗期间的受伤害学生,可以要求支付营养费;出院后确实需要补充营养的受伤害学生,经市卫生行政部门指定的医院出具证明,可以要求支付营养费。营养费给付标准按照本市居民人均年食品类支出标准计算。
  (三)误工补助费,指受伤害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因需要陪同受伤害学生诊治或者处理学生伤害事故,不能参加工作而减少的合法劳动收入。误工补助费按照本市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标准计算。
  (四)护理费,指受伤害学生在住院期间和出院后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专人陪护的费用,或者虽未住院但在诊治期间生活不能自理而需要专人陪护的费用。住院期间护理费的标准,按照当地护理工月平均劳动收入计算,给付期限根据医院诊断意见予以认定。非住院护理费的给付标准,按照本市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计算,给付期限由市卫生行政部门指定的医院或者司法鉴定予以认定。
  (五)交通费,指受伤害学生及其合理数量的陪护人去医院救治、诊治、陪护所需支出的往返路费。在能够保障及时就医的前提下,应当选择费用较低的交通工具,伤情危重的除外。
  第二十条因学生伤害事故造成残疾的,受伤害学生除可以依照本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要求赔偿外,还可以要求赔偿下列费用:
  (一)残疾用具费,指受伤害学生因残疾需要配置(含更换)补偿功能器具所需的费用。残疾用具费一般按照国产普及型器具的标准计算;没有国产普及型器具确实需要使用进口器具的,经市卫生行政部门指定的医院核准,可以按照进口器具的标准计算。
  (二)残疾生活补助费,指受伤害学生因学生伤害事故致使丧失全部劳动能力或者部分劳动能力所需的基本生活费。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受伤害学生的残疾生活补助费,为上年度本市居民基本生活费标准乘以本市人均预期寿命与受伤害学生受伤害时的年龄之差;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受伤害学生的残疾生活补助费,根据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参照全部丧失劳动能力补偿标准的适当比例计算。
  (三)残疾护理补助费,住院期间的,给付标准按照当地护理工月平均劳动收入计算;需长期护理的,给付标准按照本市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计算。
  第二十一条因学生伤害事故造成死亡的,死亡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除可以依照本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要求赔偿外,还可以要求赔偿下列费用:
  (一)丧葬费,指处理死亡学生丧葬事宜所需的必要费用。
  (二)死亡补助费,指补偿给死亡学生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因抚养学生而支出的费用。死亡补助费的数额为上年度本市城乡居民人均年消费性支出乘以死亡学生死亡时的年龄,不足一年的按一年计算。
  第二十二条本市以市或者区、县为单位组织学校为其责任投保。
  本市设立学生伤害事故专项资金,由学校的举办者筹集。专项资金的筹集和使用办法由市教育行政部门会同市财政部门另行制定。
  第二十三条学生伤害事故赔偿金可以一次性支付,也可以分期支付。
  第二十四条对学生伤害事故负有责任的教职员,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学校应当给予批评教育或者行政处分;法律、法规有规定的,教育行政部门可以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十五条在学生伤害事故的处理中,任何人不得侮辱、殴打教职员,不得侵占、破坏学校房屋、设施和设备,不得扰乱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
  违反前款规定的,由公安机关予以制止,并可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有关规定予以处罚;造成人身及财产损失的,学校可以要求赔偿;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十六条本条例下列用语的含义为:
  (一)中小学校,是指本市行政区域内符合本市学校设置条件,经市或者区县主管部门批准的公办和民办的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高级中学、中等专业学校、中等职业学校、中等技术学校和其他中等以下教育教学机构;
  (二)学生,是指前项范围内的在册学生;
  (三)教职员,是指校长、教师以及学校的其他职工;
  (四)学校的举办者,是指各级人民政府、行业主管部门和民办学校的出资人;
  (五)教育教学活动期间,是指在校内活动期间和寄宿制学生住宿期间,以及学校组织安排的校外活动期间;
  (六)人身伤害,是指肢体残疾、组织器官功能障碍及其他影响人身健康的损伤。
  第二十七条幼儿园发生的幼童伤害事故,可以参照本条例执行。
  
  

  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节录)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2006年8月24日发布)

  ……

  第二十五条有寄宿生的学校应当建立住宿学生安全管理制度,配备专人负责住宿学生的生活管理和安全保卫工作。

  第二十六条学校购买或者租用机动车专门用于接送学生的,应当建立车辆管理制度,并及时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备案。接送学生的车辆必须检验合格,并定期维护和检测。

  ……

  第二十八条学校在日常的教育教学活动中应当遵循教学规范,落实安全管理要求,合理预见、积极防范可能发生的风险。

  学校组织学生参加的集体劳动、教学实习或者社会实践活动,应当符合学生的心理、生理特点和身体健康状况。

  ……

  第三十一条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低年级学生、幼儿上下学时接送的交接制度,不得将晚离学校的低年级学生、幼儿交与无关人员。

  ……

  

  四、有关校园伤害事故赔偿的案例

  

  9岁学生从教室窗口摔下学校承担全部责任

  某小学9岁的三年级学生曹某在三楼音乐教室上课时,因同学们在前一节刚上完体育课身体在冒汗,音乐教师为了不影响学生们上课,让同学们将教室内的窗户打开。下课铃响后,正当同学们准备排队走出教室时,坐在前排的曹某突然转身跑到教室的后排去打另一位同学,推搡中曹某不慎从教室后排的窗户摔了下去。经鉴定曹某构成九级伤残。曹某将学校告上法庭。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对在校的未成年人应负有保护、照顾、管理的责任。在教学中,不得使未成年学生在危及人身安全、健康的校舍和其他教育教学设施中活动。本案被告在给学生上音乐课时,明知三楼的阶梯教室的窗户上未安装护拦等安全设施,存在着不安全因素,仍将学生安排在该教室,且在上课期间又允许学生将教室内的窗户打开,从而直接造成本案原告曹某从该教室内的窗户中摔至楼下,形成事故。被告负有疏于管理、保护的过错责任。对原告受伤后造成的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补偿费的损失,应予赔偿,并应赔偿原告一定的精神损失。原告在上课期间,未能遵守学校纪律,擅自跑到教室后排,虽有过错,但原告毕竟是未满10周岁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故原告不负该起事故的过错责任。法院判决被告某小学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学生间嬉闹发生伤害学校已尽义务不需承担法律责任

  某小学课间休息,两位同学王某、张某玩耍时无意中碰了同学周某。周某即朝王某左侧腰部一脚致王某外伤性脾破裂。因协商未果,王某以周某、学校为被告诉至法院。王某认为:事故发生在学校教育活动期间,且学校未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故要求学校承担赔偿责任;周某踢人致伤也有过错,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学校辩称:平时一直教育学生不能在走廊里嬉闹,已尽到了教育管理责任,没有过错。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系无意碰到被告周某,而被告周某是故意踢伤原告,在这个过程中,原告的行为不是损害后果发生的原因,原告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相反,被告周某对损害的发生具有明显的过错。对学校而言,学校虽然对未成年人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但是学校让学生在走廊上排队并无不当,正常情况下也无法预见到学生在走廊上排队会引起学生的碰撞,造成周某踢伤原告。而老师在发现学生的危险行为的同时,在客观上也来不及进行必要的管理、告诫或者制止。因此,对原告称学校未尽职责范围内相关义务致使原告受伤,法院不予采纳,应由被告周某承担赔偿责任。经法院作调解工作,学校从道义上自愿补偿原告损失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