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特别推荐

记者深入世博园体验一线保障人员"夜生活"

2010年08月18日

  夜深了。世博园没有了喧闹,沉寂在夜色中。当人们沉睡在梦乡里的时候,他们刚刚开始在世博园里忙碌。精彩、成功、难忘的世博会也有他们的功劳。这两天的深夜,本报记者跟随他们的脚步,现场感受他们的辛劳。

  公交洗车工车窗上没有印痕才算干净

  前晚22时过后,喧嚣热闹的世博园区冷清下来。杨士凯,这位来自安徽的中年汉子推着一辆手推车,带着长柄洗车工具、毛巾、拖把、扫帚、水桶等专用工具来到沂林路停车场,为营运一天的世博公交车清洁“美容”。

  开工了,杨师傅先用特制的长柄洗车工具擦起了外车身,有点像擦背。记者问他怎么和外面洗车不一样,杨师傅自豪地介绍,世博园里的车“金贵”,都是新能源纯电动公交车,车子里配载电池组,不能像平时清洗柴油车那样直接用水冲洗,一有水渗入电池箱,电池就报废了,所以只能用半干半湿的洗车毛巾进行清洁。杨师傅一边说着,手里一边忙着,洗车毛巾来回绞了好几遍,这才擦完。不过,擦拭外车身还有一道关键的清洁工序———擦车窗玻璃,要一尘不染,没有手印痕迹才算达标。

  忙完了外面又要忙里面,跟着杨师傅上车转了一圈,垃圾还真不少,易拉罐、餐巾纸、废弃的食品袋、口香糖、糖纸果核,甚至还有玉米棒。有的躲在角落里,有的藏在座位下,不过都逃不过杨师傅的火眼金睛,垃圾一个个被扔进了垃圾袋。随后杨师傅又拿起了拖把,把车厢地板来回拖了几遍,简直可以照出人影来了,杨师傅才满意地关门下车。记者留意了一下,完成一辆车的清洁美容总要20分钟左右。杨师傅说,他是熟手了,如果换个新手来30分钟都不一定打得住。

  杨师傅还告诉记者,自己原先和老婆、儿子和媳妇都在公交公司线路上干洗车工的活,干了十多年了。这次听说世博园区需要公交保洁工给园区400多辆新能源车辆的清洁,他马上报名参加了立章保洁公司进入园区工作。

  “夜里干活累不累?习惯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杨师傅回答得很干脆:几个人要负责这个停车场晚进场的近百辆公交车,工作量大,工作时间蛮紧张的。不过要让这些车白天全部“漂漂亮亮”地迎接游客,只有夜里抓紧点。时间长了就习惯了。“这些车子有‘面子’,也是我们有面子,是我们工作的成果。”

  东方开始泛白,杨师傅才和搭班的同事一起结束了自己当晚的“美容”工作。

  海关关员2000多个纸箱逐一查验

  24小时不间断办公,这是常驻上海世博园的海关关员的工作要求。由于白天游客多,很多货物是晚上甚至半夜才运到世博园,夜里才是这些海关关员最忙碌的时候。

  这不,值班的三名关员林挺、蔡晟和王万峰接到通报说,一辆运送某外国场馆货物的集装箱卡车在进园安检的例行X光检查中发现异常影像,这意味着海关必须会同公安、园区安保等部门一同前往进行联合查验。到了现场后,他们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开箱后,工作人员发现里面装的都是太阳能电池板,由于电池板表面有特殊材料,才在安检仪器上显示出存在某种有机物。一场虚惊。

  虽然是一场虚惊,不过只要有疑问,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查实,不能有丝毫的马虎。林挺告诉记者,这天的晚饭他们是忙到晚上9点才吃上的,“在世博园里,大型的物资都是深夜到达,所以每天半夜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林挺告诉记者,“我们上班是从上午9点一直到第二天9点,然后休息两天。这样保证了海关在世博园区的24小时不间断办公。”

  “连着上24小时的班,那什么时候可以睡觉呢?”面对记者的提问,林挺他们笑着说:“白天肯定不可以,晚上一般要查验货物,只能在前一批和后一批中‘见缝插针’了。”

  说到这样的工作是否会对个人产生影响,林挺笑着说:“影响当然有了,我是已经成家的人了。这里两个小伙子,小王十月份就要结婚了,小蔡在谈女朋友,别的不说,因为见面时间少了,‘小两口’之间矛盾也多了起来。

  不过,为了工作职责,我们都在克服,我想家人一定也会理解的。”小王在一旁也说道:“结婚的事情因为之前已经定了没法改,不过到时我肯定不会休婚假,等世博完了再看吧。”

  正说着,货场上运来一批货物,一位外国馆工作人员焦急地找到林挺,希望能尽快查验。解释了半天,林挺终于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原来这个国家即将迎来馆日,第二天白天总统将到展馆视察,而这些物资就是为了当天布展的。情况紧急!林挺立刻启动了海关查验的应急预案,经逐级汇报请示,并经过了大量查验等工作后,他们在两个小时内完成了对整批货物的查验通关。这样的速度,让该馆馆长惊喜万分,连连道谢。

  时钟已指向凌晨一点半,忙完工作的林挺刚想打个瞌睡,又被来人叫起。这次是非洲联合馆来了一个集装箱的货物,里面有2000多个纸箱。在抽检开箱时,林挺他们发现每个箱子里都是不同的货物。如此一来,他们只能一件一件耐心地进行核对,整个工作完成时天已大亮,回到办公室一看钟,已经是五点了。

  垃圾清运工200个垃圾筒举重若轻

  白天的世博园,路上最多的就是人流;到了深夜,路上最多的便是垃圾,大堆小堆的在路边。前天深夜,记者来到垃圾清运工朱新峰身边,目睹了他和同事们劳动的辛苦。

  朱新峰是环境实业东飞环境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一名普通垃圾收集工,来自江苏信阳的农村。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从22时起跟车外出,在园区清理垃圾箱。“每天从我手上清倒进垃圾压缩车内的垃圾筒少说也有200个。”从路边将垃圾筒拉到车后,正准备挂住清倒挂钩的朱新峰告诉记者。虽然此时才上了一个小时的班,但朱新峰的整个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记者看他熟练地清倒一桶又一桶的垃圾,便好奇地上前搬动旁边的垃圾桶,“好重。”见记者一脸狼狈,老朱笑着过来帮忙,“这桶其实还好,还有比这更重的。”就这样,待200桶左右垃圾全部清倒完,园区恢复清洁已经是早上六七点了。

  公司负责人石建国向记者透露,老朱这次为了世博会,放弃了农忙时节回家帮忙。“他家里有十亩地,只有他一人会开收割机,这次为了世博,他专门花钱联系了村里其他人帮着把庄稼给收了。”

  据介绍,整个世博园区每夜清扫出来的垃圾平均达到160吨,尽管是数字惊人,但是石建国一脸认真地说:“我们来到世博园里,就是为了让整个园区变得清洁,所以早上9点前我们一定要把一个整洁的世博园交到游客手中。”一句朴实的话,说出了这名来自南汇的普通上海市民奉献世博的精神。

  保安押运队88个ATM机都要填满“弹药”

  深夜,园区里所有的场馆都褪去了几小时前那身华丽的灯光外衣,游客们也早已各自回家回味着自己的世博之旅。此时,几辆押运车却在园区里四处穿梭不停忙碌了起来。园区里88台ATM机、5个金融网点和18家单位的解款配送任务正是由这些押运车和押运员在深夜里完成,他们是夜幕下园区的金融 “守护神”。

  押运员已出动1176人次

  “平时我们最晚的工作在晚上11点左右就结束了,不过在园区里,这个时间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蔡国良是上海市保安押运有限公司交行大队队长,他和往常一样跟着一部车押运,还要通过步话机管着其余的几辆车。为了遵守相关规定,园区里88台ATM机、5个金融网点以及18家单位的上门收款任务都必须在夜间完成。

  前几日的连续高温着实让世博园区的游客和工作人员感受到了伏天的威力,哪怕是在晚上,闷热的感觉也没有多少减弱。车子在一处ATM 机前停下了,蔡队长首先跳下车,抖落了满头的汗水,紧接着下来的副队长许身上的衣服也早已经被汗水湿透。“我们下车就是一身汗,上车空调一吹干了,到下一个点又像洗了个澡。”蔡队长抖着自己湿漉漉的衣服说,记者借着灯光仔细看了看,发现蔡队长衣服后背上已经结起了一层清晰的盐霜。

  押运员白天黑夜连着干

  押解款的工作迅速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车辆在园区里交织穿行不会漏过任何一个ATM机或收款单位。“别看我们现在动作快,这可都是开园前下大力气做的功课。”蔡队长抹着满头的汗说道,因为ATM机分布在园区各个角落,要完成任务就首先要搞清这些机器的准确位置。5月1日开园前,蔡队长每天的工作就是带着36名押运员徒步勘察每个ATM机设置点,并在地图上记录下来。“现在我们走的线路就是我们制定的最快速高效的线路,是我们用两周的时间总结研究出来的。”

  园区里的工作重、任务紧,不过园区外的工作还要照常进行。蔡队长告诉记者,进园工作的这些押运员们白天仍然要在园外执行押运任务,一天的工作量非常大,休息时间也很少。说话间,车辆又在一处取款机前停下,从前车跳下两名押运员,迅速投入了工作。“你看他们两个,进园之前刚刚完成了园区外的最后一班押运任务,水都顾不上喝一口,直接就跑世博园来了。”虽然每天的工作都是马不停蹄,但队员们的精神状态却很好,规范的动作、迅捷的速度、明确的流程,在浓浓的夜幕下,当人们都已入睡,这些金融卫士们却仍然毫不懈怠、一丝不苟地进行着自己一天里最重要的任务。

  消防夜巡队夜幕下“暴走”9小时根除火灾隐患

  “施工不止,监督不停,大家要提高警惕。”

  前天晚上11点整,一个敦实的中年军官带着12名年轻战士从世博中心地下室里走出,而这句话他几乎每次上岗前都要对这些小伙子们说上一遍,他叫林太云,世博消防组夜巡队队长。

  “记者同志啊,辛苦你,今天要跟我们练练脚力啦!”林队长嘴上打着趣,不过说得可都是实在话。5.28公里的世博园区的夜巡,除了从浦东到浦西可以坐车,其他几乎一律靠走。

  9个半小时巡防不间断

  一个照相机、几只手电筒就是一个夜巡小组每天工作的装备,看似简单却实用。“我们看到不符合规定的地方就照下来,要求他们整改,有些昏暗的地方用手电筒一照就一目了然了。”正说着,林队长打着手电筒朝高架步道下的草坪旁扫了一下,从里面拾起一个烟头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当天林队长的手里接连收到了四份动火作业通知,而按照巡查要求,他们必须在动火作业前赶到现场进行监督。第一个作业点在浦西,不过林队长先领着战士们在浦东高架步道下走了一阵才坐上车子奔浦西。

  “我们队长就是这样,特别小心。3月份我们就在园区了,到现在150多天了,没让一个火苗子在我们眼皮底下窜起来。”第一年当消防兵的陕西小战士张?偷偷地跟记者说,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处理了500多起火灾隐患。

  队员个个爱“较真”

  车子在浦西太空家园馆后的将军楼前停了下来,林队长第一个拉开车门跨了下去。“我们先看看消防器材设施吧。”按照报告所说,这里当晚要进行第一个动火作业,不过显然巡防队员们来早了。

  “记者同志,你看看这个消防器材箱有什么问题?”林队长指着二楼楼梯间的一个消防箱说。一个手提式灭火器、一个卷盘水喉、一个消防栓,所有装备都摆放整齐,而且是崭新的,记者尴尬地笑了笑。“你看,这里应该还有一个。”林队长指着灭火器旁的一个铁圈坐垫说,按照消防规定,每个灭火器材箱都必须配备两个灭火器,而这个器材箱显然“偷工减料”了。

  “同志,办公室里不许抽烟,把你们的打火机交出来吧。”正当大家还围着消防器材箱的时候,张?却已经上到了三楼,并在一间办公室里“逮”到了两位结束了一天工作正在“吞云吐雾”的工人,看着张?微笑却坚定的表情,两个人掐灭了手中的烟,把打火机交到了张?手中。

  “动火证给我看下。谁是监管?谁是电焊?谁负责接管?”此时执行动火作业的工程人员终于来了,不过迎接他们的是林队长连珠炮式的问题。在悉数审核了工作人员的施工资格后,林队长却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安全隐患。

  “你们怎么能把乙炔瓶和氧气瓶放在一个车上呢?”林队长突然板起脸,显然这是一个不小的疏忽。原来乙炔很活跃,即使在焊接操作时,乙炔与氧气瓶也要保持5米的距离,而在运输过程中施工方却把两个瓶同车运输,如果发生泄漏遇明火很容易爆炸。“我可以罚你们的款,但我现在要求你们结束作业的时候必须分车运出,要么运两趟,要么再调一辆车。”

  在许多园区工作人员的眼里,林太云和他的巡防队员是一群爱“较真”的人,不过林队长却要把自己的“较真”进行到底。“我们就是在放大镜下面工作,一点点小失误都可能酿成大灾难,我们的工作就是防止任何一点隐患的存在。”

  最大的愿望是睡个好觉

  凌晨1点,林队长结束了第一个动火作业点的巡防,花去了近2个小时的时间,尽管只是跟着看看,但此时的记者却已经哈欠连天了。“不敢有一点马虎啊,你说我们从晚上11点到第二天8点半能停下来吗?这么多地方要走,时间都不够用。”对于这些巡防队员来说,白天睡不好,晚上睡不着,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睡上个觉,办公室里的一张行军床、两张躺椅就是他们下班后最惦记的东西。

来源:劳动报 作者:张凯敏 李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