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传真

[杨浦]时速60余公里撞死人就不用入刑? 一高科技公司董事因交通肇事罪获刑

2019年09月05日 来源:东方网

  2017年1月的冬夜里,一辆小型越野客车在杨浦区闸殷路世界路路口疾驰而过,撞倒两名行人。事故发生后,司机径直驶离了现场,其中一名行人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近日,杨浦区人民法院对这起交通肇事罪案件进行了宣判。肇事逃逸的被告人姜某竟是上海一家高科技企业董事,从事基因研究工作,具有较高的知识文化水平,却因一念之差,被法院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

  深夜驾车撞人逃逸

  2017年1月5日,被害人林某与许某、谭某、钟某4人吃过饭横穿杨浦区闸殷路回家,许、谭二人走在前,林、钟二人走在后。过马路时,林、钟二人被一辆车撞倒在地,车则径直驶离了现场,案发现场留下一个车后视镜。钟某被撞后并无大碍,林某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林某系道路交通事故致胸部损伤死亡。

  肇事车辆的驾驶者系上海某高科技企业董事姜某。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姜某驾驶机动车超速行驶,且发生事故后逃离现场,林某横过道路未走人行横道。姜某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林某负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姜某至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后姜某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赔偿协议,共计赔偿210万元,并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

  提出3条无罪辩护意见

  审理中,姜某的辩护人提出3点辩护意见:首先,案发地限速60千米/时,姜某案发时行驶速度介于61-64千米/时之间,尚达不到行政法认定的违章标准,更不存在刑法中的超速驾驶的情形;其次,事故发生在前,逃逸行为发生在后,逃逸行为不可能是事故发生的原因,因此公安机关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不能作为认定姜某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依据;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所规定的“对事故负全部责任或主要责任”的责任是实际责任,不应包括交通法规所规定的逃逸负全部责任的推定责任,否则会出现“一逃两用”这种将逃逸情节重复评价的问题。因此姜某对事故的发生不负有主要责任,不构成交通肇事罪。

  法院逐条分析辩护意见

  针对辩护意见,法院逐条分析认为:首先,事发地限速60千米/时,而姜某驾车行驶速度介于61-64千米/时之间,属于超速行驶。刑法中并没有规定只有达到超过限速百分之几才能认定为超速行驶,因此不存在何为刑法中“超速”的概念。而且,是否能达到行政法认定的违章标准并不影响交通管理部门将超速驾驶作为认定事故责任的原因。

  其次,根据《解释》第2条第1款规定,死亡1人或者3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构成交通肇事罪,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解释》并没有将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作出“实际责任”和“推定责任”之分,也没有规定“对事故负全部责任或主要责任”的判断标准不应包含交通法规所规定的逃逸负全部责任或主要责任的内容。交通管理部门根据上述规定认定姜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并无不当,可以作为判断姜某是否构成犯罪的依据。

  最后,本案不存在将逃逸情节重复评价的情形。姜某超速行驶和逃逸情节是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其负主要责任的依据,同时结合事故造成1人死亡的后果,已经达到《解释》所规定的入罪标准,无须再评价一次其逃逸情节,因此本案不存在将逃逸情节重复评价的情形。此外,因公诉机关已将逃逸情节认定为主要责任在入罪时进行评价,没有再以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作为加重情节对姜某进行指控,因此本案也不存在既将逃逸作为入罪条件,又将逃逸作为加重情节重复评价。

  供稿:杨浦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