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传真

[静安]上海警方破获今年涉案人员最多的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2017年12月29日 来源:东方网

  “开始行动!”昨天清晨6时许,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会同静安分局等单位,出动160个民警,兵分40路,一举歼灭6个盘踞在本市以经营数码产品为幌子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团伙。

  今年5月,经侦总队在工作中发现线索:本市某数码、PC产品交易市场内个别商户为非法牟利,大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通过缜密侦查,该团伙架构逐渐清晰:犯罪嫌疑人郭某、陈某、吴某等人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支付票面金额3%—4%开票费的方式,先让他人为团伙控制的20余家“科技公司”虚开进项发票;随后,再以收取票面金额6%—8%开票费的方式,为全国多个省市的300余家企业虚开销项发票。

  截至目前,这20余家公司以“销售数码产品”之名累计虚开发票金额高达20亿余元,从中非法获利4000余万元,接受虚开发票的企业可借此抵扣税款,给国家造成税款损失3亿余元。

  这一案件系今年以来上海公安经侦部门破获的涉案团伙、涉案人员最多,犯罪链条最为完整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昨天清晨的行动中,40余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6个开发票窝点被捣毁。在该团伙开设于长安路某处的“公司”里,民警搜查出一叠去年10月份的虚开发票存根,不到半个月,虚开金额超2000万元,合计税额超100万元。

  两套抓捕方案确保万无一失

  昨天清晨4时许,参与本次行动的民警全部集结完毕,分头前往散布在全市各区的40多个嫌疑人落脚点进行抓捕。记者跟随其中一个行动队,前往该团伙负责人之一庞某位于太阳山路某小区的家中。

  5时30分,静安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民警夏赟和经侦总队五支队民警高觐海,带领行动队到达庞某所在小区。随行的还有一名锁匠,“如果等会儿门敲不开,就开锁进去,争取一分钟内打开门。”

  5时50分,行动队4名民警到达庞某所住楼层,2名特警在楼下守住楼栋出口,严阵以待。

  “1006和1007都是嫌疑人的房子,里面住的七八个人,有好几个涉案人员。我们分头敲门,进去后先确认庞某所在位置。”在门口,民警又确认了一遍抓捕方案。

  6时,对讲机里一声令下,抓捕开始。高觐海和夏赟同时敲门,另两名民警一人一边,站在敲门队员身后,不管开门是不是庞某,都可立即将其控制。敲了好几次,门内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嫌疑人不在家?或是发现情况有异,故意不开门?民警一边继续敲门,一边招呼锁匠上前,准备“破门”。

  就在这时,1007室的门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男子探出头来。高觐海和另一名民警顺势一跃,将该男子控制住,“警察,不要动!”此时,1006室还是没有动静。

  屋内的灯全部打开。原来1006和1007两个复式公寓的一层已被打通,由一扇玻璃移门隔断。听到动静,1006室和1007室的人都醒了。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一个男子从1007室二楼走下来,大喊道。

  “我们是经侦的,负责涉税犯罪侦查。”高觐海亮出警官证和搜查证。男子睁大朦胧的睡眼,不再作声。此人正是行动队要抓的嫌疑人庞某,之前开门的是他父亲。

  6时10分,民警登记了两个公寓内共9名成人的身份信息,包括庞某在内共有3名涉案人员。先前守在楼下的特警也进入屋内,给庞某带上手铐。见庞某光着脚,民警让其母亲找来袜子,帮庞某穿上。

  单张发票金额最高竟超百万

  两个复式公寓,共有7个卧室2个客厅。从厨房到卧室,从茶几到书桌,堆满各种各样的物品:换洗的衣物、堆叠的行李箱、孩子的纸尿裤……侦查员开始在这一堆堆杂物中,搜寻与本案相关的证据。

  庞某的卧室里散落着各种衣服、箱子。一进门,侦查员就看到正对床的柜子里,放着一本《经济法》。“你在学法律?”“不是,这是我老婆看的书。”“她在学法律?”“也不是,她就是没事看看。”庞某低下了头。经过近半小时搜查,民警没有在庞某住所发现与本案相关的证据。庞某自己也交代,他的东西都放在“公司”。

  6时58分,天完全亮了,小区里一些居民在楼下遛狗、晨练。庞某等3名嫌疑人被押解上警车,高觐海和两名民警将其直接带回经侦总队进一步问询调查。

  庞某的“公司”位于长安路一处商务楼内,距离他的住所不到一公里。上午7时10分许,夏赟又和其他民警一起,赶往该处开票窝点进行搜查。

  这家“公司”位于9楼,办公室里只有4个办公桌、4台电脑、一套沙发、一个茶几和两个立柜,门口也没有任何公司招牌。现场工作人员说,包括老板庞某在内,只有4名办公人员,“每天就是开开票喝喝茶,没有其他事”。这个看上去不成火候的“公司”,平均每个月的营业流水却高达数千万元。

  在其中一张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十多个大小各异的公章,刻的大多是庞某注册的“上海庞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也有他注册在外地的其他公司名字。夏赟拆开一个未寄出的快递文件夹,里面是一份空白的销售合同和一个“上海庞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

  “这是寄给买家的。像这种购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要入账,必须有一份虚假的购买合同,还有形式上的资金往来。”夏赟说,购买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大多与开票方保持长久的合作,为了方便操作,像庞某干脆把公章寄给“客户”,方便他们伪造虚假购买合同。

  “这是去年10月份的发票,仅半个月就开了2000多万元。”夏赟在立柜里找到一小叠发票存根,这还只是虚开发票的冰山一角。

  在公司进门处,一个不起眼的暗门后面,堆叠着一个个袋子,里面装着成包的“交易合同”,还有几十本崭新的增值税发票本。据现场工作人员交代,该公司每个月实际的数码产品交易量在10万元左右,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虚开发票的收益,“跟客户对接的具体工作都是老板出面的,我也不知道他收多少开票费用。”

  “从初步搜查的情况来看,不正常的情况太多了。”夏赟说,从搜出的发票存根来看,发票是通过多个不同公司名义开出的,单张发票的金额最高达百万元以上,发票数量之多令人咋舌。“这样规模的公司一般不会有这么大的生意,每个月正常的发票需求也达不到这个数量。”

  6个空壳公司形成关联上下游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五支队副支队长顾侃说,按照规定,企业应缴纳增值税,一些不法企业为了少缴税款,在没有真实业务发生的情况下,通过支付开票费的形式,向这些空壳公司购买进项发票,以抵扣不该抵扣的税款。

  “这次打掉的6个团伙之间有密切联系,这些团伙控制着6个空壳公司,各自的购票和受票企业存在交叉,相互关联。”顾侃说,这些空壳公司先向上游企业购买进项增值税专票,支付票面金额3%—4%的开票费;再向下家开具销项增值税专票,收取票面金额6%—8%的开票费,赚取差价获利。

  警方提示:企业在经营活动过程中,为达到少缴税款或套现等目的,在无真实劳务发生或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发票、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发票、介绍他人虚开发票均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此外,受票企业还将面临补缴税款和罚款的行政处罚。警方提醒广大企业经营者,公安机关将持续加大对虚开发票行为的打击力度,法律也将严惩侵蚀国家税收的“硕鼠”。希望广大企业经营者和相关从业人员做到守法经营,诚信纳税。

  目前,上述犯罪嫌疑人已被上海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于涉案的上下游公司的虚开犯罪行为,公安机关也将开展全链条、全环节打击,彻底斩断犯罪链。

  供稿:静安区公安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