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爱情与Money-中

2020年05月19日 来源:二中院

  为对方花钱表达爱意,花对方的钱感受被爱,这里,我们其实还在谈论爱情。可是,有些恋爱关系,可能从一开始或者从某一个时刻开始,它所探讨的就不是爱情,而是某种等价交换。

  祈求爱情能“换”钱,对手要逃单呢?

  看过法国爱情喜剧《巴黎拜金女》么?一个拜金女与一个软饭男的故事。故事的开头,三观不正,却有很多现实的印记。 拜金女的人生目标只有一个:寻找金主,不管金主年龄、外形、人品……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有钱就行。

  挪到现实中,你问我对这样不学无术只向金钱低头的拜金女或者软饭男有什么想法?唾弃?厌烦?还是同情?

  对不起,法庭上,什么观感都不影响我依据法律和事实中立地作出判断。我只是担心,那些企图用“恋爱”来换取金钱的不劳而获者,最终被魔高一丈的对手弄得人财两空。

  一张“莫名其妙”的100万借条

  璐背着香奈儿一身香气地走进法庭,祈求多给些时间让她去调取微信记录。从相识到分手,不足5月,璐一共收到转账200万。

  一笔50万的“家用”,一笔50万的“分手补偿”,怪就怪在,有一笔100万的转账,存在一张时间、事项上不太对得上,却恰恰好100万的借条。

  二者之间有没有关联?

  璐说,没有。转账是供其生日派对的开销,双方分手时已经清算,50万就是清算后另外追加的补偿。借条则纯粹是个玩笑。

  补偿?大概又是一个打着“民间借贷”名头,却可能只是“感情”能不能卖钱以及卖多少钱的故事!与那些拿着“借条”“欠条”来主张借贷,实际可能是青春损失费、青春补偿费、分手费的“情债”纠纷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法庭上,恋人之间的借条

  对于恋人之间相互出具的借条,法律规则并没有另作他寻,仍坚持同时审查借贷合意之达成以及款项实际交付的事实。

  那些打着借贷名义,实际索取感情“补偿”的借条(欠条),缺乏钱款实际交付的事实,更为主要的在于,它们与法庭三观不合——你一定不会希望法庭用自己的肯定来宣扬“每一段爱情都可以用钱来买断”。

  没有法律依据也违反社会道德,这样的借条(欠条)不会被赋予强制履行的光环,也许作为曾经的证明,你可以留个念想。当然,如果自愿履行,那么恭喜你,法庭也不会轻易强制你返还,就像璐已经收到的分手补偿50万。

  而一旦恋人之间存在频繁的经济往来,再让法庭论证借条的“空虚”,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正如璐收到的100万,她也签了一张“莫名其妙”的借条,她甚至不知道她的金主怎么就让她签了这张借条,他明明是那么“大方”。

  可是,相同的金额、前后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间隔,哪怕借条文字上存在些许瑕疵,谁又能轻易否定二者之间的关联关系?毕竟现实中,民间借贷的发生模式总是那么千奇百怪地偏离法官期待的轨道。

  爱情与money的等价交换,

  别让法庭评判

  看到璐在恋爱期间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照片,我想说,这段乞讨式的爱恋,根本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段平等的关系。

  家用、分手补偿、派对经费,哪一个不是在用感情交换金钱?别问我三观上认不认可,我只知道:一张玩笑似的借条,证据事实让你必须返还,而金主,大概可能,却在这场交易中得以逃单100万吧!

  如果可以,日趋多元的社会,哪一位法官都不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你的行为进行评判。

  你随心所欲,我却只能谨慎地在道德不道德以及法律规则之间努力寻找平衡点。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可以,爱情与money的等价交换,别让法庭评判。否则,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