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这个知产日,硕果累累!

2020年05月19日 来源:徐汇法院

  4月23日,上海高院召开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发布会,公布“2019年上海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2019年上海法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典型案件”,徐汇法院共有四例入选。

  4月25日,上海市版权局对外发布了“2019年度上海十大版权典型案件”,徐汇法院有两例入选。

  4月26日,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大会上,徐汇法院又有一例案例荣获“2019年上海知识产权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让我们来看看

  所有获奖案例的具体情况吧!

  1涉视频刷量行为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情摘要】

  杭州飞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益公司)是一家专门提供视频刷量服务的公司,其与吕某、胡某通过分工合作,运用多个域名,不断更换访问IP地址等方式,连续访问爱奇艺网站视频,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视频访问量,达到刷单成绩,以牟取利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奇艺公司)诉称,飞益公司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其合法权益,破坏了视频行业的公平竞争秩序,飞益公司、吕某、胡某构成共同侵权,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连带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500万元。三被告辩称,爱奇艺公司与飞益公司的经营范围、盈利模式均不相同,不具有竞争关系,并且涉案的刷量行为未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之列,故飞益公司的刷量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裁判结果】

  徐汇法院认为,三被告通过技术手段干扰、破坏爱奇艺网站的访问数据,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爱奇艺公司以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故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判令飞益公司、吕某、胡某向爱奇艺公司连带赔偿50万元,并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一审判决后,飞益公司、吕某、胡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涉案视频刷量行为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所规定的“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查明的事实,飞益公司、吕某、胡某系分工合作,共同实施了涉案视频刷量行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徐汇法院酌情确定50万元的判赔数额合理,应予维持。据此,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视频刷量行为是互联网行业的新型竞争手段。本案二审判决明确了:在适用法律时,首先应对具体行为进行定性,再考虑《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章中是否有具体条款能够与之对应,最后再考虑是否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视频刷量行为的实质系提升相关公众对网络产品的质量、交易数量、关注度等的虚假认知,起到吸引消费者的目的,应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的“虚假宣传”予以规制。本案对《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的适用条件、视频刷量行为的定性、反不正当竞争案件相关裁判思路的探索对同类案件审理具有参考价值。

  2微信外挂软件侵犯著作权案

  【案情摘要】

  2016年8月,刘某某注册成立昱宫公司,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科技专业领域内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业务。公司成立后,刘某某陆续从华硕电脑(上海)有限公司购入手机,雇佣吴某某针对此款手机制作了含有能改变微信功能的外挂软件的刷机包,并将刷机方法传授给公司相关技术人员,通过刷机安装上述外挂软件的方式,使该款手机的微信在未经腾讯公司许可的情况下增加了自动转发、点赞、群发等数十种新功能,并以此命名为“瞬”微商营销手机,对外销售牟利。截止案发,被告单位昱宫公司累计销售上述“瞬”微商营销手机2381台。

  2016年10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侦查人员在昱宫公司经营地查获尚未销售的手机619台及电脑等物。刘某某于当日主动至公安机关投案,吴某某于当日被抓获归案,二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公诉机关认定昱宫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刘某某同吴某某,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计算机软件作品共计2300余份,应以侵犯著作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裁判结果】

  徐汇法院于2019年8月29日作出刑事判决:上海昱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刘某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吴某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与前罪判决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已执行)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上海昱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刘某某、吴某某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典型意义】

  微信外挂软件主要用于灰色产业链,对微信的商业模式,消费者权益都有很大的侵害,本案系上海首例微信外挂软件侵犯著作权案件,明确了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预先下载安装好微信软件再行销售并以视频教学方式要求客户自行刷机安装外挂软件的行为,可构成侵犯著作权犯罪。以侵犯著作权罪查处此类案件是打击灰色产业链的一个新的突破。

  3“模型教具”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情摘要】

  原告费希尔技术公司系一家德国企业,从事创意组合模型的研发、制造和销售。自2000年起,其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主要用于大学生创新教育的教学实践,在全国高校中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权利商品于2004年推出,内含拼装组件及安装说明书,消费者可以依照安装说明书所载拼装步骤分别搭建成30种展现不同机械结构原理的立体模型,也可根据自己的创意搭建出30种之外的造型。两被告东方教具公司、雅讯科技公司生产、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亦内含与权利商品相同的拼装组件及装配手册。两被告在展会现场陈列的搭建完成的部分立体造型与权利商品相同。费希尔技术公司认为,权利商品中30个立体模型实物构成立体作品;安装说明书中载有已搭建完成的30种静态模型展示图样、102幅拼装组件展示图例均构成产品设计图;组件拼装步骤图构成示意图。两被告的行为侵害了上述作品的署名权、复制权及发行权,且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认、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等共计100万元。

  【裁判结果】

  徐汇法院认为,安装说明书中的102幅拼装组件图例、30种静态模型图样、30种组件拼装步骤图示,均构成图形作品。被控侵权产品装配手册中记载的相应图样与上述作品构成实质性相同,两被告复制、发行装配手册,构成对上述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署名权的侵害。由于缺少“已搭建完成”这一关键的外在表达,故30个立体造型仍属于思想领域,不构成作品。对原告关于被告不正当竞争的主张亦不予支持。判决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财产保全申请费及合理支出合计16万元,对原告其他诉讼请求予以驳回。

  徐汇法院一审判决后,费希尔技术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徐汇法院关于不正当竞争的判决应予维持。关乎著作权侵权,涉案30种立体造型能够以有形形式固定,亦符合模型作品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模型作品;两被告未经原告许可,以同样方式生产、销售涉案商品,实质上行使了对30件模型作品的复制许可权,侵犯了原告对30种模型作品享有的复制权。在此基础上,本案的赔偿数额亦应予改判。二审法院判决: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财产保全申请费及其他合理支出7.5万元,驳回费希尔技术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搭建式模型教具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法院对模型作品的独创性及其构成要件、平面图形作品与立体模型作品的关系、相关侵权行为判断等问题进行了探索。本案二审判决明确了模型作品的司法认定要件,揭示了被告侵权行为的本质,对同类案件审理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4“小黄人”动画形象著作权纠纷案

  【案情摘要】

  “小黄人”动画形象及相关美术作品因“小黄人”系列动画电影(包括《神偷奶爸》《神偷奶爸2》《小黄人大眼萌》《神偷奶爸3》)的热映而成为当下炙手可热、人气颇高的知名著作权IP。著作权人尤尼维瑟城电影制片厂有限责任公司(Universal City Studios LLC)及其授权子公司环球影画(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亦在我国与众多商业主体开展紧密合作,旨在深度发掘“小黄人”IP的市场价值。作为“小黄人”动画形象著作权人曾经的合作伙伴,上海尊安同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尊安公司)为获取交易机会,一方面向著作权人极力推荐拟作为“小黄人”保温杯生产商的永康市新时代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代公司),为后者通过必要的验厂审计等事宜居中接洽、详加打理,一方面为高效牟利,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即贸然以自身名义与新时代公司签署“产、销闭环”的“小黄人”保温杯委托制造、委托销售合同并出具授权证明。而新时代公司在明知尊安公司无权签署前述协议及出具授权的情况下,基于快速抢占市场之动机,因利乘便,蓄意超出与尊安公司签署的委托制造、委托销售合同范围,借助虚假的授权外观,无视尚未通过著作权人验厂审计之事实,大批量制造并销售“小黄人”保温杯,并于各大电商平台广为销售。同时,其还成规模地参与国家级展会对涉嫌侵权的“小黄人”保温杯进行展览及市场推广。基于上述事实,环球影画(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经著作权人尤尼维瑟城电影制片厂有限责任公司授权提起本案诉讼,要求判令尊安公司和新时代公司停止侵害“小黄人”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于公开媒体刊载声明、消除影响,销毁用于侵权商品制造的生产模具、成品、半成品及其包装。

  【裁判结果】

  徐汇法院认为,新时代公司未经著作权人授权所擅自实施的系列行为构成对“小黄人”动画形象及静态美术作品之复制权、展览权、发行权的侵害;尊安公司实施的无权授权行为与新时代公司的具体侵权行为在客观上彼此接合匹配,且导致同一损害结果,构成共同侵权。据此判决新时代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48万元,尊安公司在46万元范围内与新时代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尊安公司就其单独实施的侵害著作权之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2万元。判决后,各方均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典型意义】

  本案的侵权样态较为复杂,两被告的主观过错内涵与外延并不相同,没有明确的共通意思联络,且侵权外观体现为作为与不作为方式相互接合。本案判决对此类特殊共同侵权模式进行了梳理和评判,合理、公允地分割不同侵权人各自的责任,明晰责任边界,充分保护了涉案著作权,其对共同侵权理论的有益探索具有一定参考借鉴意义。

  5仿冒网名“papi酱”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情摘要】

  姜逸磊以网名“papi”“papi酱”(以下合并简称为涉案网名)制作、演出贴近生活的原创幽默短视频并发布于互联网而获得广泛关注。姜逸磊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达2,500余万,其原创的每个短视频在微信平台(微信号dapapi)的阅读量均在10万以上,被称为“中国第一网红”。2016年4月21日,姜逸磊首次在互联网原创短视频节目领域进行广告资源的拍卖活动,姜逸磊的一期视频节目广告资源以2,200万元的价格成交。

  安徽将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将来公司)趁姜逸磊人气剧增之际,未经许可使用涉案网名开发商业项目,将涉案网名用于其产品上,并开办、运营同名网站、淘宝网店、微信公众号及官方微博,发布多篇将姜逸磊与其商业项目关联的宣传图文。将来公司推出的主要三款酱料产品系安徽辣喜人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辣喜人公司)生产和包装,由安徽省旅游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旅游培训中心)下属的安徽省旅游商品研发中心监制,上述产品在名称、包装、销售及宣传中均使用了涉案网名。

  姜逸磊向法院起诉请求:被告将来公司、旅游培训中心、辣喜人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姜逸磊姓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新民晚报》、淘宝店铺首页及官方微博置顶页连续90日发布致歉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将来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开支14,007.20元,旅游培训中心和辣喜人公司分别在26万元和17.3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徐汇法院认为,姜逸磊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广泛使用涉案网名,并以此获得经济利益,属于从事商品或服务经营的个人,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经营者的规定。将来公司在各载体刊载的内容中不仅大量使用了涉案网名,而且表达为“Papi来了”“Papi酱说”等,明确指向了姜逸磊,从而使相关公众误以为姜逸磊与被诉侵权商品存在特定关联,被诉侵权商品系经姜逸磊授权开发或姜逸磊与他人合作开发。将来公司据此利用涉案网名较高的知名度获取不正当的竞争优势,最终取得不正当利益,其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擅自使用他人姓名的不正当竞争。旅游培训中心和辣喜人公司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将来公司对涉案网名的使用,属于未经姜逸磊许可的擅自使用,不但未予制止,反而帮助将来公司实施了被诉侵权行为,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法院一审判决支持姜逸磊的全部诉讼请求。判决后,三被告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判决对知名“网名”提供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具有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本案判决明确了,具有一定影响的网名通过广泛的商业使用,成为识别和区分市场主体的标志,其衍生出的商品化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网名,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姓名的所有者与使用者存在特定关联,造成市场混淆,借此获得不正当的竞争优势,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