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闵行]那些疫情期间一意孤行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2020年04月01日 来源:东方网

  2020年春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武汉封城全国驰援,无数逆行而上的身影,在那个沉重的时刻,带来了爱的希望和温暖。

  但有一些人却无视法律权威,破坏防疫成果以身试法。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是对国家权力、司法权威的挑衅,更是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漠视和亵渎,前不久,上海闵行法院宣判了两起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案件,对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支撑。

  3月19日,闵法君例举近期发生的其他几起关注度较高的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典型案例,以期警示社会公众尊重司法权威,切勿践踏法律,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郑州郭某某隐瞒行程案

  3月11日,河南省郑州市确诊1例境外输入病例郭某某,他以“一己之力”打破河南省12天郑州市19天的零增长,成为郑州首例境外输入性病例。该患者曾在3月1日乘飞机到阿布扎比转机,前往意大利观看AC米兰球赛,3月3日从意大利赶赴巴黎,在欧洲绕了ー大圈之后,3月6日乘班机抵达北京,并在3月7日乘坐K267次列车返回郑州,3月8、9两日到单位正常上班,期间乘坐了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工具。3月10日8时,经大数据比对,发现其有境外旅居史公安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赶至居住地,面对民警询问,起初矢口否认出国行程,最终,在大数据面前,该男子最终承认曾经出境,随即被送往医院接受核酸检測,最终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截至11日12时,经流调初步判定郭某某的密切接触者24人,均已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措施。郭某某返回郑州后隐瞒境外旅居史,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西宁苟某谎报行程亲

  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李家山镇汉水沟村村民苟某,长期在武汉务工,2月初返宁后,拒不执行西宁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处置工作指挥部关于“重点地区人员需向社区(村)登记备案,并主动居家隔离”的要求,故意隐瞒真实行程和活动,编造虚假归宁日期信息,对自己已有发热咳嗽等症状刻意隐瞒,欺骗调查走访人员,且多次主动与周边人群密切接触。

  特别恶劣的是,苟某有意隐瞒其子与其一同从武汉返宁的事实,其子也多次在外活动,并密切接触人群。目前,苟某和其子已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苟某的行为造成900余人整体隔离,密切接触人员中3人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并住院治疗。

  判決

  3月17日,湟中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当庭宣判被告人苟某犯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武汉尹某某私运乘客案

  湖北省嘉鱼县的尹某某,从事私人客运业务,长期驾驶东风牌九座小型客车往返于嘉鱼、武汉。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经国务院批准发布2020年第1号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1月23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第1号)》,决定于当日10时关闭离汉通道,实施封城管理。

  1月23日10时至20时,被告人尹某某在无运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先后两次驾驶其东风牌九座小型客车接送乘客往返于武汉、嘉鱼两地。2月4日,尹某某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截止2月7日,与尹某某密切接触的20人被集中隔离。

  判決

  2月14日,嘉鱼县人民法院经以速裁程序公开开庭审理,当庭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判处被告人尹某某有期徒刑一年。

  “疫”案说法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仙居方某某贩卖假口罩案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口罩等防护用品成了“稀缺品”。利欲熏心的方某某从江苏买来二层、三层的棉纱口罩,明知这些口罩并没有防护病毒的功能且系三无产品,仍然在网上及线下把“三无产品”当作医用口罩兜售,在11内天就卖出了25万只口罩。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劝他:你竟然还敢卖(口罩)?他还侥幸地回复说:富贵险中求。我算过了最多3年,我还年轻,我想试一下。

  判决

  2月14日,仙居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当庭宣判方某某犯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判处方某某有期徒刑2年8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

  “疫”案说法

  在疫情防控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处罚。

  《刑法》第140条规定:对于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十万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

  根据两高两部2月10日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疫情防控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假药、劣药,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或者生产、销售劣药罪定罪处罚。

  临海谢某某、邵某某妨害公务案

  2月7日14时30分许,浙江省临海市谢某某与邵某夫妻二人想要从临海市某小区后面绿道的封锁处绕行回家,被正在此处执行政府防疫工作的吴某某(系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劝阻。两人因此心生不满,开始辱骂、推搡吴某某。后来情绪越来越激动,谢某某将吴某某推倒在地,随即用拳头多次击打吴某某头面部,遭到反抗后,谢某某捡起边上的水泥块多次击打吴某某头部,邵某则用拳头击打吴某某的大腿、腰部等处,致吴某某受伤。吴某某奋力挣扎着站起来,大声呼救。两被告人未再大打出手却还是拽着吴某某破口大骂,直到附近有人赶来。

  判决

  2月12日,临海市人民法院经以速裁程序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以妨害公务案判处谢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邵某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疫”案说法

  1.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2.暴カ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从重处罚。

  在全球疫情依旧蔓延的当下,不要用你的“侥幸”去试探法律底线,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这才是战胜病毒的首粒特效药!

  供稿:闵行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