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普陀]一个案例搞清楚“套路贷”+“软暴力”

2019年11月29日 来源:东方网

  近期普陀法院受理了这样一起以“套路贷”方式诈骗,通过“软暴力”逼债的案件。

  案件回顾:

  借款20万,借条97万

  2015年12月初,辛女士想开一家美甲店,因为暂缺资金,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借款信息。不久就有“好心人”主动找到辛女士,带她向A公司借款。原先只想借15万元的辛女士糊里糊涂签下了本金32万元,借期为1个月的借条。A公司向辛女士的账户汇款32万元后,当场让其取出17万元还给A公司。

  这还没完,当“好心人”又了解到辛女士还想借5万元,就又带着她找到B公司。B公司承诺帮辛女士平A公司的帐,再加上新借的5万元本金和利息,让辛女士写下了47.5万元的借条。第二天,该公司又称利息搞错了,让辛女士再写下一张50万元的借条,并收取了辛女士的房产证,声称为了稳妥起见,要与她签订一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当天,B公司将50万元汇入辛女士账户,当场让其取出45万元还给B公司。

  几天后,B公司说上次错写的47.5万元借条需要走一遍流水账,来增加公司业绩,辛女士也同意了。

  12月底,辛女士家突然来了4个男子,拿着两张借条说要讨97万元的债。到这时,辛女士才发现上了当,借条、银行的流水记录确确凿凿地证明她“真的”借了那么多钱。

  喷红漆、污物涂墙、砌砖堵门

  从此,辛女士一家的噩梦就开始了,2016年1月起就有人长期睡在辛女士家门口,随地大小便,将污物涂在墙上,被人阻止就不断辱骂。辛女士报警后,他们拿出租赁合同,说是有凭有据。

  更恶劣的是,有一天辛女士回家发现大门被人用砖头封死,还在上面用红油漆写了大大的“杀”字,吓得一家人当天就在外租房居住。

  忍无可忍的辛女士只得报案。

  不禁有人问,辛女士怎么会稀里糊涂地将20万元的借款写成97万元的借条?这些暴力讨债,有没有法律约束呢?

  让我们揭开“套路”,看看辛女士是如何“被” 债台高筑的。

  伎俩一:谎称格式条款,虚抬本金

  15万元本金 +2年利息(借口格式条款,虚抬本金)写成32万元本金、借期一个月的借条。

  伎俩二:虚假银行流水

  A公司汇入32万元当场取走17万元(虚假银行流水)实际借款15万元

  那B公司又是如何帮辛小姐平账的呢?

  伎俩三:利滚利

  (A公司的32万元+5万元新借款)+2年利息=47万元

  (再次虚抬本金)写成47万元本金、借期一个月的借条

  伎俩四:谎称增加业绩

  称之前的47万元借条写错,又写了一张50万元的借条,(原先借条未撕毁)

  并以增加业绩为由,对辛小姐分别进行了50万元、47万元的银行走账。

  那么,对与暴力讨债的恶劣行径有没有说法呢?

  喷烘漆、涂污物、砌砖封墙这些行为都属于“软暴力”范畴,详情可见“普法小课堂:看电影学法律,教你认识软暴力”(链接)。今年4月“两高两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明确了“扰乱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破坏生活设施、设置生活障碍、贴报喷字、拉挂横幅、燃放鞭炮、播放哀乐、摆放花圈、泼洒污物、断水断电、堵门阻工,以及通过驱赶从业人员、派驻人员据守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厂房、办公区、经营场所等”是“软暴力”的通常表现形式。采用上述手段构成犯罪的,将依法严处。

  被告人张某系上述案件涉案人员之一,法院认为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抬本金、谎称增加业绩、扣押房产证等手段,诱骗辛女士先后签下50万元、47万元借条两张,并制造银行流水假象,要求辛女士取款后返还现金,此后又至辛女士住处暴力讨债,以此诈骗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0万元。其余涉案人员另案处理。(本案当事人为化名)

  普陀法院重拳出击,依法严惩“套路贷”案件。立足于审判效率,加大惩处力度,综合运用资格刑与财产刑,通过剥夺政治权利、罚金等手段,铲除黑恶势力经济基础。今年以来,共审结“套路贷”案件15件,涉案26人,判决最高刑为有期徒刑18年,财产刑总额达837.8万元。凸显了从重从快的打击实效,切实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

  供稿:普陀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