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浦东]“分时度假”合同引纠纷,夫妇俩打官司追回一万六

2019年06月28日 来源:东方网

  张立夫妇花费16100元购买了某旅游公司10年内共5周的度假住宿产品。夫妇俩从未出游,却已分两次共交了3175元的管理费。当被旅游公司通知第三次交管理费时,夫妇俩却得知第一权益周因超过5年未使用而作废。张立夫妇认为旅游公司存在欺诈行为,故将其起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法院最终判决旅游公司退还张立夫妇16100元。

  “分时度假”花样多,夫妇俩法庭讨说法

  2011年12月24日,张立夫妇在一次产品推介会上,看中了某旅游公司推出的5年内每年1周的度假住宿产品。张立夫妇表示家中86岁母亲患老年痴呆症需要照顾,故近期不能出游。旅游公司随即承诺期限可放宽至10年,10年内可将前期的权益周合并使用。张立夫妇考虑到家中老人谢世后再出游也是可行的,故与旅游公司签订了《承购合约》,并当场支付了16100元。

  张立夫妇称,合约签订后,他们才知晓需要支付管理费,故于2013年和2015年年底分别支付1525元和1650元。之后,张立夫妇因照顾老人从未出游过,也未使用过合约约定的权益周。

  2017年11月,旅游公司通知张立夫妇支付第四权益周的管理费,并告知所购产品的第一权益周因超过5年未使用而作废。

  张立夫妇认为,《承购合约》并未约定权益周5年未使用将作废,购买产品时也未被告知过期作废事宜,故旅游公司存在欺诈行为。现张立夫妇主张先前支付的3175元管理费用于抵扣旅游公司的运营损失,并要求与旅游公司解约,同时退还承购款16100元。

  旅游公司称,不存在欺诈行为,公司与张立夫妇签订的《承购合同》第8.1条约定了《度假俱乐部会员手册》系合约的附件,该手册的“住宿权益使用须知(二)”第6条约定了住宿权益周的有效期,即以自然年度计算,若在当年度的12月30日前未使用也未续存,则视为该住宿权益周过期并作废。签约当时,公司就已明确告知该规定,张立夫妇也已在上面签字确认,之后公司又将该会员手册寄送给了张立夫妇。

  故公司认为已尽到告知义务,张立夫妇自愿签订合约,理应遵照履行。张立夫妇主张的家中老人问题不能成为合同解除的理由,即便解除也应扣除已经经过的3个权益周,现公司不同意解除,也不同意退还承购款。

  双方各执一词,张立夫妇遂将旅游公司起诉至上海浦东法院。

  法院:旅游公司退还夫妇俩16100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从该旅游公司的经营业务及合同内容看,本案争议可适用旅游法的相关规定,即旅游行程结束前,旅游者可解除合同,组织者在扣除必要的费用后应将余款退还旅游者。张立夫妇并未出行过,现要求解除合同,法院认为并无不当,应予以支持。

  若解除合同,旅游公司称已经经过的三个权益周对应费用应予扣除。对此法院认为,合约签订后张立夫妇并未实际使用过旅游公司的相关住宿权益及服务,已经经过的权益周张立夫妇也缴纳了对应的管理费,管理费的性质旅游公司称系公司的运营成本。故在旅游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存在其他实际损失或必要费用开支的情况下,应当认为张立夫妇支出的管理费已经涵盖并抵扣了旅游公司的运营成本。该管理费张立夫妇不要求旅游公司退还,仅主张全额退还承购款,法院予以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解除张立夫妇与旅游公司签订的《承购合同》,旅游公司退还张立夫妇承购款16100元。

  本案主审法官杨艳军指出,本案旅游合同为分时度假权益承购合同,其不同于一般的旅游产品,具有权益性、期限长等特点,实际履行的不确定性较大,合同中限制消费者退款、解约之类的格式条款已成为行业惯例。

  本案的判决不仅有利于厘清法律适用,明确旅游者具有法定解除权,而且确立了退费规则,即在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同时,也基于公平原则在一定程度上补偿了旅游经营者的合理损失。

  供稿:浦东新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