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长宁]“小飞侠”的烦恼之 意外的人身伤害事故

2019年05月30日 来源:东方网

  案例1 关键词:该去酒店 却进医院

  案情速览

  张先生搭乘某航空公司航班从桂林返回长春经停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原定当晚8点25分登机飞往长春,因天气原因,航班先是延误后被取消,航空公司安排旅客入住酒店。

  在从机场航站楼前往停车场搭乘巴士去酒店途中,张先生被道路上的水泥隔离物绊倒受伤。经送医诊断为颈椎过伸伤、颈骨髓损伤,建议入院手术治疗。之后,张先生在上海住院治疗12天。后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张先生两处伤情均构成十级伤残,系在自身退变基础上遭交通伤形成,本次外伤的参与度为50%。

  诊治结束后,张先生向法院起诉,要求航空公司除已经垫付的13.8万余元外,另赔偿16.2万余元。

  法官说法

  航空公司辩称张先生受伤的时间地点不在其承运责任期间,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摔伤虽然不是发生在飞机上,也不是发生在上、下飞机过程中,但因天气原因取消航班,被告安排原告住宿酒店,被告中断了航空运输,原告摔伤仍然发生在航空运输期间,属于被告负责时段,被告对原告的受伤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但绊倒原告的水泥隔离物体积较大,原告注意观察应该能够看见并避让进而避免意外发生,因此,作为成年人的原告对自己摔伤也有责任。

  法庭酌情原被告按四六开承担责任。遂判决航空公司再赔付张先生4万余元。

  案例2 关键词:摆渡车上 摔成骨折

  案情速览

  闫先生乘坐某航空公司航班出差,在机场搭乘该航空公司提供的摆渡车时,因司机急刹车造成闫先生站立不稳,恰巧手里拉着的吊环突然断裂,导致闫先生摔倒受伤。

  经医生检查,闫先生左股骨粗隆间骨折。后经司法鉴定,闫先生的伤情构成九级伤残。事故发生后,航空公司致信闫先生表示道歉,并主动承担了部分医疗费。一期治疗终结后,闫先生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航空公司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40.6万余元。

  航空公司对闫先生的诉请基本予以认可,但认为本案应当适用民用航空法责任限额40万元的原则处理。

  法官说法

  审理中,法庭对原告诉请赔偿的具体数额逐一进行审定,将律师费由2万元调整为1万元后,判决航空公司赔偿闫先生各项损失共计39.6万余元。

  法庭认为,我国民用航空法规定,经证明,航空运输中的损失是由于承运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的,承运人无权援用赔偿责任限制的规定。

  本案原告受伤,是因为搭乘的摆渡车发生急刹车,同时手握的摆渡车吊环突然断裂造成的,这至少可以证明被告对自己提供的设施没有尽到合理检查义务。

  被告的这一不作为,造成了原告伤残的严重后果。因此,被告无权援用赔偿责任限制的规定。

  案例3 关键词:飞行途中 头部撞伤

  案情速览

  王女士乘坐某航空公司航班,由长春龙嘉机场飞往上海浦东机场。飞行途中,乘务员为乘客分发餐食,在送餐车退行回收包装盒过程中,适逢王女士衣物滑落地上,乘务员没有注意到这一情况,致使低头捡拾衣物的王女士,头部遭送餐车碰撞。

  当时情况似乎并不严重,但数天后王女士感觉头痛、头晕、恶心,就去医院诊治。之后的三个月里,王女士多次因同一原因去医院就诊,医生诊断为“脑外伤后综合症”。

  治疗结束半年之后,王女士申请司法鉴定。鉴定机构就王女士的伤情给出了休息、护理、营养日期的意见。又过了半年,王女士向法院起诉,要求航空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4900余元。

  法官说法

  法庭上,双方就诉讼时效、赔偿金额等问题争执不下。被告方认为,无论从王女士首次还是最后一次就诊时间算起,均已超过诉讼时效。

  原告则认为,诉讼时效应当从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意见书之日起算,因为从那时起原告才知道自己的损害后果,之前原告的病情尚不稳定,不具备申请司法鉴定的条件。

  法庭认为,关于诉讼时效问题,原告方的意见合法有据,予以采纳;而赔偿数额的确定,应当根据原告诉请、法律规定、鉴定意见等予以确定。遂判决被告航空公司赔偿原告王女士各项损失合计7580元。

  案例4 关键词:下飞机时 跌伤腿骨

  案情速览

  周女士搭乘某航空公司航班由厦门飞返上海。飞机于凌晨1点25分到达虹桥机场,比预定时间晚了两个多小时。

  在通过自行式客梯下飞机时,周女士在客梯的下梯体台阶处摔倒受伤,当即到医院接受治疗。经诊断和鉴定,周女士的伤情为左胫骨远端骨折,构成十级伤残。

  在协商赔偿事宜时,周女士认为,由于航班晚点,下飞机时天色黑暗,照明不好,加上自行式客梯底部缺少扶手,导致她摔倒受伤,航空公司应赔偿全部损失。航空公司则认为,乘客下飞机用的自行式客梯是民用机场的专用设备,符合国家管理规定,设备处于完好状态。

  周女士受伤是自身不慎造成的,与航空公司无关。周女士于是向法院起诉,要求航空公司赔偿14.6万余元。

  法官说法

  法院审理后判决航空公司赔偿周女士9.7万余元。法庭认为,由于飞机比原定时间晚两个多小时到达,旅客因此会产生焦虑心情;下飞机时正值午夜时分天色黑暗,停机坪照明设备有限,这些都会对旅客通过客梯安全地从飞机下行至地面产生影响。

  周女士摔倒受伤时尚未到达地面,仍属于在运输过程中受到伤害,航空公司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因此,航空公司对周女士受伤负有相应的赔偿责任。同时,航空公司提供旅客下机用的客梯,是民用航空管理机构核准使用的民用机场专用设备,符合设计规范。

  如果周女士能够考虑到自身年龄、体重、视力等因素,放缓行动,或许可以避免意外发生。因此,周女自身对意外发生也存在一定过失。综合考虑案情,法庭酌定航空公司对周女士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

  供稿:长宁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