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内外

[一中院]合理运用心理干预措施
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成功调解一件变更抚养关系纠纷案件

2019年01月10日 来源:东方网

  小钱为钱某与严某婚生女,2015年小钱的父母离异,小钱随母亲严某共同生活。严某离异后对女儿学业要求十分严格,且干预女儿和父亲接触,致使母女关系紧张。母亲的严厉加之中考成绩未达到预期给小钱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并开始惧怕母亲。2017年小钱被确诊处于抑郁状态,并开始休学治疗。之后在一次激烈的母女冲突后,小钱跑到父亲处并随之共同生活,并要求父亲争夺自己的抚养权。随后钱某便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小钱抚养关系,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虽然小钱表态要求随父亲生活,但考虑其精神状态不太稳定且此时其已年满17周岁,在小钱即将成年之际无需变更孩子抚养关系,故驳回钱某诉请。一审判决后,钱某不服上诉至上海一中院。二审中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法官经过与小钱对话,初步认定小钱抑郁状态的形成可能与其母亲有很大关系。为了妥善解决小钱的抚养权纠纷,更为了小钱能够更好地治愈其抑郁问题,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法官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邀请专业心理咨询师对小钱及其父母进行心理评估。在得到严某的人格特质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的心理评估报告后,法官以此为依据劝说严某为女儿着想主动放弃抚养权,最终本案调解结案,小钱今后随父亲生活,钱某也表示将会配合严某缓解同女儿之间的关系。

  本案是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运用心理咨询手段主动干预化解家庭矛盾的典型案例,2018年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共有3件案件运用心理干预措施成功调解结案,另有1件案件法官参考心理评估报告后作出改判。上海一中院开始家事改革后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一直坚持柔性司法理念、贯彻调解优先原则、以有效化解家庭矛盾为首要目标。为此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注重运用心理咨询和干预手段,庭内有6名法官和法官助理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质,还与某专业心理咨询机构签约以保证案件心理评估和干预的专业性 。2019年上海一中院少年家事庭将会加大案件审理中的心理干预力度,建立规范的案件心理干预启动制度,努力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有效地化解家庭内部矛盾,体现维护公序良俗,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倡导文明进步的婚姻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等家事案件审判改革的方针和政策。

  供稿:一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