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活动

上海法院共审理4起老鼠仓案 涉案总值2.6亿余元[图]

2013年10月29日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丽君

  image

  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今天二审宣判。图为李旭利当庭听判。

  image

  判决后,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案件审判情况。

  今天上午,各界高度关注的“李旭利老鼠仓案”在上海高院终审宣判,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李旭利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800万元、违法所得1071万余元予以追缴。至此,该案最终落锤,曾经在公募基金界叱咤风云的“明星基金经理”,成为一系列“鼠患”中又一个被刑事处罚的“年轻有为者”。

  四年刑期太轻?法官: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相关材料显示,仅2005年8月1日至2009年2月27日,李旭利控制的“廖举凤”、“童国强”招商证券深圳南油大道营业部证券帐户及“童国强”、“岳彭建”五矿金田营业部证券账户股票的交易记录中,符合先于或同期于交银施罗德公司旗下基金买入或卖出同一支股票特征的股票共计49只,其中不乏招商银行、华能国际、东百集团等股票,成交数量高达1746万余股,交易(买入)金额2.37亿余元,获利3549万余元。这些交易行为的IP地址竟然大部分出自李旭利任职的交银施罗德公司公网IP地址,李旭利的“大胆”令人瞠目结舌。

  2009年2月28日,《刑法修正案(七)》正式公布并实施。修正案明确公布之日以后发生的“老鼠仓”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这意味着李旭利在《刑法修正案(七)》公布之前发生的“老鼠仓”行为无法追究刑事责任。而鉴于李旭利2009年离开交银施罗德投身私募基金这一事实,能够追究他刑责的时间,具体而言也就是2009年2月28日到2009年5月27日李旭利离开交银施罗德之前。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4月7日,在交银施罗德公司旗下蓝筹基金、交银施罗德成长股票证券投资基金进行股票买卖的信息尚未披露前,李旭利指令五矿金田营业部总经理李智君,在其控制的岳彭建、童国强名下证券账户内,先于或同期于蓝筹基金、成长基金买入相同的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累计成交额5226万余元,并于同年6月间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股票交易累计获利899万余元,并分得股票红利172万余元,短短两个月内总获利超过千万。

  经高院公开审理,最终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对于外界此案是否量刑太轻的质疑,该案审判长肖晚祥在案件宣判后给出了回应。

  他表示,根据刑法规定,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最高刑期为有期徒刑5年,此案中李旭利获刑4年,并处1800万罚金,一切违法所得予以追缴的判决符合法律规定。

  “老鼠仓”行为不能简单理解为“先买先卖”

  李旭利辩护人在二审中提出的辩护意见:“涉案账户对工行、建行股票的交易,不符合以低价先于交银施罗德公司买入,并以高价先于交银施罗德公司卖出的先买先卖的客观特征,不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院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教授、博导刘宪权表示,辩护人所提的“先买先卖”是典型“老鼠仓”的特征,而“老鼠仓”只是一个约定俗称,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外延要远远大于辩护人所称的“老鼠仓”含义。辩护人坚持认为李旭利的行为要符合“先买先卖”的特征,其实依照《刑法》规定,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并不以“先买先卖”同时具备为条件,只要行为人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就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如利用所任职基金公司未公开利好信息先行或同期买入某一股票,在所任职基金公司卖出相关股票后,行为人基于个人判断或者其他原因继续持有该股票,即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再如,行为人在所任职基金公司买入相关股票后再买入同样股票,在获悉所任职基金公司的未公开利空信息后,先于基金卖出相同股票,也构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在李旭利案中,李旭利的行为属于“先买”或者“同期购买”,至于卖出时间晚于或同期于交银施罗德相关基金卖出,并不影响罪名的成立。

  上海法院共审理4起老鼠仓案涉案总值2.6亿余元

  据我国权威部门估计,目前我国基金开户数已超过2.5亿,扣除重复计算,估计约有5000万基金持有人。金融机构投资理财和资产管理的客户资金仅投资在证券市场的就有大约几万亿元人民币。这些客户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居民的银行储蓄。

  据高院副院长邹碧华介绍,自2009年以来,上海法院共计审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犯罪案件4件,分别为原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许春茂案、原交银施罗德公司郑拓案、原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夏侯文浩案以及李旭利案。四起案件均已审结,除许春茂案外,其余三案均为2012年以后审理的案件,四案涉案总值2.6亿余元,违法获利共计3470余万元。2012年以来审理的案件,被告人均被判处实刑,并处六百万元至一千八百万元不等的罚金。

  近年来不断查处的“老鼠仓”却让人对基金经理们大失所望,一些资产管理机构的少数从业人员利用客户资金为自己或其亲朋好友的老鼠仓赚取暴利。“老鼠仓案严重破坏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损害市场公平,它不仅损害了客户投资者的利益,更致命的是会损害金融行业信誉,影响投资者对金融机构的信任和对证券市场的信心。所以,基金业不仅急需加强基金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更应在制度层面完善监控,加大惩处力度。”邹碧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