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2015国际禁毒日 盘点那些沦为“瘾君子”的官员

2015年06月26日 来源:东方网综合

  今天是“国际禁毒日”,在24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介绍,我国吸毒人员低龄化、多元化趋势明显, 向演艺界及公务人员扩散。根据各政府、司法机构发布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实际吸毒人员超1400万,这意味着全国100人中有1人吸毒。

  

  近几年,一些地方相继爆出官员吸毒的案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在一些社会人员的拉拢腐蚀下,有基层干部和公职人员沉迷毒品从此走上不归路,“送礼品不如送毒品”等观念在“毒友圈”里蔓延扩散。那么,又有哪些被曝光的官员沦为了“瘾君子”呢?

  杨红卫——从"政治明星"到“吸毒州长”

  

  说起近年来较有名的吸毒官员,许多人想起的是曾担任云南省楚雄州州长的“吸毒州长”杨红卫。

  杨红卫在任楚雄州委副书记、州长期间,涉嫌违反组织纪律、失职渎职、吸食毒品、收受他人巨额贿赂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11年4月28日,经云南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并报省委批准,对杨红卫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

  据了解,杨红卫吸食的毒品名叫“卡苦”,是由鸦片里面提取的汁液混合多种植物制成,外形与烟丝相似,通常放在水烟筒上抽。杨红卫吸食毒品一年多时间,有固定的吸毒地点和供货人,同他一块吸毒的还有落马的楚雄州原副州长吕琳麟。

  龚卫国——"交友不慎"喜爱夜场娱乐活动

  

  2015年4月21日,湖南省岳阳临湘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被立案调查,市委副书记一职被免去。这位年仅43岁的市长早在月初就因失联、吸毒等传闻备受公众关注。次日,其市长职务也被免去。

  龚卫国在被冠上“吸毒市长”称号之前,也曾因为是高学历低龄“能干市长”被看好。如此戏剧化的人生从他日常的生活中也能探究一二:爱唱歌泡吧,交友广泛,酒量大。在龚卫国的多年好友看来,他从前途光明走到如今的尴尬境地也是因为未能做到“慎独”,防微杜渐不够。

  此外,据媒体称至少4名与龚卫国一起吸食过毒品的人员被调查,其中一名女子称,龚卫国至少已吸食毒品两年多,二人第一次吸食毒品后发生性关系,自己曾为龚卫国怀过孕。另有两男子为当地商人。

  刘学军、刘忠伟、吕斌——沦为刘汉等涉黑案“保护伞”

  

  图片说明:刘学军案庭审现场

  在刘汉、刘维涉黑案受审的36人中,有3名政法干部因为充当黑恶“保护伞”站上了被告席。他们是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政委刘学军、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忠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吕斌。

  在刘维认识的国家工作人员里,刘学军、刘忠伟、吕斌是与其走得最近的。从2002年开始,在刘维召集下,他们基本每周一聚,吃喝玩乐,吸食毒品。所有消费由刘维买单。

  引诱他们吸毒上瘾,让身为政法干部,肩负着打击犯罪、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重任的刘学军、刘忠伟、吕斌,不仅不对刘维等人涉黑行为进行制止和揭发,反而与他们走得更近。

  余刚——聚众吸毒曾签远离毒品保证书

  

  2014年5月8日,在安徽省宿松县道路运输管理局副局长余刚的办公室外,告示牌显示其正在出差。其实,事实并非如此。不久前,余刚因伙同他人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被警方行政拘留。

  从2014年2月起,余刚在宿松县多个宾馆多次聚众吸毒。“余刚工作能力很强,但是有点江湖豪气。”宿松县道路运输管理局一位主要负责人说,余刚曾担任 过县客运站站长,目前分管治超。据他介绍,交通局是宿松县禁毒成员单位,每年都会布置禁毒工作,余刚也曾参与过禁毒宣传,“他还曾签过远离毒品保证书。”

  据悉,宿松县警方查获的吸毒公职人员不止余刚一人。2014年“五一节”前夕,该县招商局副局长李同保同样因聚众吸毒被拘。同年5月6日,该县住建局一位公职人员因吸毒被开除党籍。

  龙运忠——与异性深圳开房吸毒被拘

  

  2015年4月17日,湖南邵阳邵东县国税局干部龙运忠在深圳市区一酒店内吸食毒品,被警方抓获。

  知情人士透露,龙运忠4月17日入住深圳市区一商务快捷酒店,“与他一起入住的是一名异性。”当晚,因涉嫌吸食毒品,龙运忠被深圳警方抓获。目前尚不清楚当时龙运忠是因公还是因私前往深圳,也不清楚同住的异性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