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浦东医生填错患者名字被打 疲劳行医引现实隐忧

2015年06月26日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斯斯 何颖晗

  ■殴打浦东人民医院两医生的患者家属已被刑拘

  ■医生超负荷工作引发现实隐忧

  只因将患者名字写错,浦东人民医院两医生遭患者家属殴打,一人出现血尿症状、一人轻微脑震荡。

  打人者目前已被刑事拘留。但事发后,被打医生在承认自己工作失误的同时,也透露其从早上8点钟开始上班到晚上11点,几乎没休息时间。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疲劳行医在上海并不是孤例,作为与百姓健康直接相关的行业,这起事件也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写错名字引发的冲突

  据浦东公安分局介绍,6月22日晚,47岁男子张某因家属就医问题和医生王某发生纠纷,继而引发肢体冲突,后张某又殴打另一名前来劝架的医生何某。

  监控画面拍摄下了整个过程。而整起事件的起因是医生将患者的名字写错,导致患者一时无法付费。

  早报记者昨日从浦东人民医院获悉,目前,受伤的两名医生仍然在曙光医院东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其中54岁的神经内科医生王连文伤势较重,头面部软组织挫伤、右眼受伤、腰肾挫伤,出现血尿症状,而36岁神经外科医生何斌被鉴定为头面部软组织挫伤、左耳外伤、轻微脑震荡,目前恢复状况不错。

  昨日上午,张某母亲被诊断为脑干腔梗被收治在医院神经内科病房。张某目前已被刑事拘留,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疲劳行医的现实隐忧

  医院方面透露,事发当天,这两名神经科医生都处于24小时急诊值班状态,从上午8点上班直至第二天8点下班,在接诊该名患者前的几分钟,他们还在抢救室抢救一名伤病员。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类似的情况在上海多家医院都有,三甲医院更甚,尤其是随着夏季就诊高峰的来临,医院门急诊量逐级攀升,部分医院为了迎战高峰就诊期,会要求医生不得休假。除了工作日外,部分医生也常常因为会诊要求在周末赶往医院,或参加各类学术会议或完成临床科研工作,一些高年资医生则工作更为繁忙,在家休息的时间很少。

  据一家综合性医院医务科负责人透露,近年来门急诊和住院人数逐年上升,但人手紧缺,因此,在开设急诊的二三级医院内,内外妇儿等大部分科室的医生都需要参与急诊值班轮班。有时个别医生在参与一夜的急诊班后,第二天早上还要继续看诊甚至手术,经常会出现36小时都不能回家休息的情况。

  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大大下降,“排半天队看1分钟专家”的就医现状遭人诟病,而医生出错的概率也大大加大。

  医生分数线低于兽医?

  频频爆出的医患暴力事件,增添了医务工作者的压力。

  与此同时,一组数据也加剧了人们对医疗质量的担心。

  据此前公开报道,2014年各专业研究生招生国家分数线公布后,其中历史学分数线连续两年大涨,涨幅都超过10分,而医学分数线连续3年保持每年5分的降幅,2015年公布的医学分数线与2014年相同。而在今年6月23日河北省颁布的“普通高校招生各批各类录取控制分数线”中,医学类对口招生的本科分数线最低为429分,比兽医低125分。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河北的分数线并非普通高校录取的全日制高中毕业生的分数线,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本或者二本线。由此就悲观地断定医学后继无人就太不客观。数据显示,国内顶级的医学院校,如北大医学部、上海交大医学部和北京协和医学院,2009年以来,其录取分数线,整体呈平稳上升趋势。能够考上这三所院校的学生,也是各地高考的顶尖学生。尤其北大医学部2014年临床医学专业的平均分高达679分,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缓解医患矛盾的探索

  虽然如此,但有调查显示,多数医学生不会转行,却心怀担忧、失望或有另谋出路的想法。

  中国医师协会曾先后进行四次医师职业状况调研。最后一次调查结果显示,48.51%的医疗工作人员对目前的执业环境不满,而满意的比例仅为19.02%。

  “医院暴力事件频繁发生,根源在于不合理的医疗卫生机制和尚待进一步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而医患矛盾将随着我国社会转型发展长期存在。”一名多年来从事医患关系法治研究的律师阮传胜表示,“随着医改的不断深入,这种局面有望改变,以往公立医院走的更多是市场化的运转模式,这对于患者而言,一旦有危重疾病可能意味着倾家荡产,但最终是否能治愈仍是个未知数,而目前医改要求是将公立医院公益化,随着政府财政投入的加大,医疗资源的均等化的实现,将有望改变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的局面,这样才能降低医生的压力和患者的经济压力。”

  杨浦区中心医院院长于德华表示:“医生和患者之间对于疾病的知识、治疗方案的选择以及预后的了解程度是完全不对等的,专业知识的不对等使得医患之间充分的沟通在维护患者知情权上显得尤为重要。”

  而随着医患暴力事件的攀升,本市各大医疗机构,尤其是二三级医院都在缓解医患矛盾方面做出尝试。如中山医院、华山医院等为医务人员开设防身培训班,东方医院、仁济医院南院等聘请退伍特警预防极端事件发生,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曾试行“患者委员会”,邀请病人为改进医疗服务提要求,杨浦区中心医院多年来在急诊科和重症监护室等医患矛盾多发科室开设“医患圆桌会议”,在重大手术前保证与患者及其家属的充分沟通,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医患矛盾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