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烈日下的秘密:有人脚踩厚跟冬鞋,有人长袖制服里穿着棉衬衣

2020年08月24日 来源:上海政法综治网

  有人在背后说,这支女警中队是“做做样子的”:“女的总归比男的更娇气,让她们做交警,这么热的天,站马路受得了吗?”

  这样的话,黄莉洁不是没听过,但行动是最好的回应:“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都会做好工作,做到问心无愧。”

  WDCM上传图片

  她们从家里的“小公主”成长为世纪大道上的“铿锵玫瑰”

  尽管高温让许多人难以忍受,但申城各级公安机关民警、辅警面对烈日的暴晒,每天必须承受种种“烤”验。

  他们或在路口指挥交通,或在路面巡逻守卡,或在解决交通纠纷,或在为路口询问的市民提供服务……黝黑的皮肤、被汗水浸透的警服是他们坚守岗位的见证。

  交警岗位不适合女生?

  沿着世纪大道一路从东方明珠到浦东世纪公园,沿途十个路口,全长5.5公里,执勤交警和辅警清一色都是女的,黄莉洁就是其中之一。

  她们来自浦东公安分局交警支队世纪大道女警中队,是全上海唯一一支女子交警中队。跟上海其他公安交警一样,她们每天站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海中,纠处交通违法,捍卫城市秩序。

   WDCM上传图片 

  女交警纠处交通违法,从容不迫;指挥疏导交通,同样英姿飒爽。

  “请你退到停车线后面,不要占人行道”“停下,先让行人通过”“你好,现在是红灯,不能穿行”……脚步匆忙,拦车、对话,转眼间,她浅蓝色的制服被汗水浸透成了深蓝色。没过多久,再一回头,躲在树荫下喝水的黄莉洁,被风干的浅蓝制服上已泛出白色盐花。

  20日14时,上海高挂橙色高温预警。室外最高气温达到37摄氏度,但被烈日烘烤的柏油路面,温度远不止这点。一天气温最高的时段,世纪大道却繁忙依旧,往来的机动车、非机动车和行人络绎不绝。

   WDCM上传图片 

  世纪大道女警中队共由13名女警,33名女辅警组成,平均年龄29岁

  黄莉洁和同事们全副武装,在路口巡逻纠违。头顶火辣辣的大日头,加之过往车辆排气管喷发的热气,几无遮挡的宽阔路面升蒸起肉眼可见的热浪。虽然偶有风吹过,但也是灼热的,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一个班头两个小时,有违纠违、无违巡逻。看起来简单,但一个小时里,黄莉洁静静站岗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5分钟,其余时间都在奔忙。路边的“蛋糕”岗亭,只有一半藏身在树荫下。测温仪对着一照,岗亭地面温度已达56.9度。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这句老套的描述,用在她们身上恰如其分。

   WDCM上传图片 

  上岗前,补水、防晒措施一样也不能少

  墨镜、白色的大口罩、长袖衬衫、长裤、皮鞋,腰间别着“六件套”,这是女警们的装备。这样的装束不热吗?“热死了。”交接班的时候,黄莉洁躲在树荫,摘下挡住了半张脸的大口罩,“但是为了防止晒黑、晒伤必须包裹起来。”

  夏季执勤却穿着厚跟冬鞋

   WDCM上传图片 

  祝之浩在所辖片区进行骑行巡逻

  90后的祝之浩是徐汇交警支队一大队的一名民警,记者在常熟路淮海路路口遇到他时,浅蓝色的警服已经明显湿透。令人意外的是,烈日中的祝之浩居然穿着厚重的冬季制式皮鞋。

  原来,过往车辆的发动机不断排出尾气,加上地面经高温炙烤,双脚接触的地面温度远超50℃,夏季穿厚跟冬鞋执勤反而不“烫脚”。

   WDCM上传图片 

  祝之浩在淮海路常熟路路口指挥交通

  “虽然说天气热、阳光晒,可既然选择了交警这份职业,就必须要踏踏实实做好。”说话间,豆大的汗珠从祝之浩的脸上划落。执勤时,热不是主要问题,让民警难受的是工作时常常没空擦拭汗水,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地流到眼睛里,刺得眼睛疼。

   WDCM上传图片 

  祝之浩给快递小哥指引非机动车的骑行路段

  常熟路淮海路口非机动车不能直接行驶,虽然路口有明显的指示牌,不过对于路段不熟的市民而言,常会违规。“我觉得还要再增加和违法当事人的沟通。因为我们的执法工作不单单是处罚的一个过程,更应该是一个与教育相结合的过程,在执法的过程中做好普法和宣传的作用。”

  坐骑近70℃,座椅倒上水后快速升温

   WDCM上传图片 

  戴凯伦指挥缓解天钥桥路转弯车道的拥堵

  90后的戴凯伦是徐汇交警二大队警长,晒得黑里透红的面庞与洁白的手套形成鲜明对比。长袖制服、警帽、白手套,腰间挂有警棍等10公斤重的警用装备,转身、吹哨、打手势,一丝不苟的动作间,汗水顺着戴凯伦的脸颊流下。再加上工作点位于徐家汇中心广场处,少了树木这层“天然隔离服”,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戴凯伦脸上。

  这天下午3时45分,一阵急促的哨声后,在徐家汇路口,一位骑行的男士被戴凯伦拦下。他茫然地问道:“我刚才有违法吗?你把我拦下来干嘛?”“漕溪北路朝华山路方向,非机动车没有非机动车车道,你占了机动车车道了。”

  开罚单时,阳光刺得人都睁不开眼睛,戴凯伦的汗水也直接滴在了罚单上。戴凯伦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对于市民的疑问依然逐个耐心解答,并告知应该如何正确地骑行。听到解释后,男士也很配合,直言这块道路不熟,没想到违规了,“下次一定不这么开了。”

   WDCM上传图片 

  戴凯伦处理非机动车违章

  骑着两轮摩托在道路上飞驰,看上去是一件挺拉风的事儿,可在“烧烤模式”下却并不是一桩轻松的差事。处置完一起交通违法,戴凯伦准备再次出发上路执勤。临走之前,他特意倒了瓶水在座位上,然后用抹布把水擦去。“如果不用水快速降温,坐上去马上被烫到的。”据了解,在这几日的高温下,骑行车放在阳光下5分钟,就会快速升温至40℃。随着阳光下放置时间增长,坐垫会升至近70℃。

   WDCM上传图片 

  阳光直射下,几分钟铁骑的座椅就已经滚滚发烫,戴凯伦只能用水降温

  地面上炙热的热气,再加上摩托车发动机的温度,仿佛置身于户外桑拿房内。头上的头盔本以为能隔绝热量,却像是理发店的蒸汽帽。这些对于民警而言,烈日、汗水、暴晒是夏季工作的一部分,坚守岗位的信念更支持着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高温日。

  长袖制服里再穿棉衬衣,才能防晒又吸汗

  静安寺附近,28岁的交警武欣毅同样头顶烈日,挥汗如雨。

  11时许,华山路与南京西路交叉口,东西向车道上的机动车辆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在路口中央处停滞不前,28岁的交警武欣毅在这里做着“掐尾”工作。他一边挥舞双臂指挥车辆进入其它车道,一边阻止更多车辆的涌入。

  汽车不断驶过,带来一股股热气,马路中央的温度不断攀升。武欣毅外面穿着一件长袖制服,里面一件全棉衬衣,热得满头大汗。

   WDCM上传图片 

  静安交警支队交警武欣毅在在华山路与南京西路交叉口进行交通指挥 巩汉语摄

  大热天为什么要穿这么厚?

  武欣毅告诉记者,外面的长袖主要用来防晒,里面的全棉衬衣可以吸汗,不然工作一小会,整套衣服就得全部湿透。

  “曾有一位辅警在这里中暑晕倒。”武欣毅指了指他所站的位置,又擦了擦快要流到眼睛里的汗。

   WDCM上传图片 

  高温下指挥交通工作的武欣毅热得满头大汗 巩汉语摄

  谈及辛苦,武欣毅说,“各行各业都有各自的辛苦,我觉得我是在做好我该做的”。

  在武欣毅的指挥下,滞留的“长尾巴”很快消失了,但他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发现一辆白色机动车违规转弯。武欣毅立马跑上去,叫停违规车辆,查阅相关证件后,对车主作出扣6分、罚款200元的处罚。

  武欣毅告诉记者,南京西路与华山路附近有非机动车禁行区域,但周围商业流量大,尤其是中午时,共享单车、外卖电动车随处可见,“为了避免他们违规行驶,必须一刻不能松懈”。

  当交警三年,武欣毅指挥过的交通路段、查处过的违规车辆数不胜数。他表示,自己更多的是在做预防,可能需要做一千次、一万次细小的工作,才可能避免一次重大交通事故。“我觉得交通警察的工作意义便是如此。”武欣毅说。

   WDCM上传图片 

  别人都笑称他们是马路吸尘器,最近还成了耐高温牌吸尘器。他们是交警,在灼人的夏日里他们依然坚守,维护交通秩序,守护路人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