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见证:上海中院“乘风破浪”的25年

2020年07月02日 来源:看看新闻Knews 作者:陈敏佳 李翔

  法治,是上海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这种“气质”彰显在上海法院工作的与时俱进之中。从1995年到2020年,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上海经历了波澜壮阔的25年,上海的法治进程也备受瞩目。上海地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 因此上海市第一、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责无旁贷地成为了新类型案件审理的先行者和探路人。

  没有明确法律规定,没有先例可循,是他们经常遇到的问题。

  WDCM上传图片

  2015年6月,一对龙凤胎的爷爷奶奶,将他们的妈妈陈女士告上法庭,要求拿回孙子孙女的监护权。

  原来,在2014年2月7日,陈女士的丈夫罗先生突发急病离世,之后,她与公婆之间便为了孩子的抚养权,风波不断。原因是:这对龙凤胎与其他孩子有着不同寻常的身世,他们是代孕所生。

   WDCM上传图片 

  陈女士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生育,在和丈夫罗先生商量后,他们购买了他人的卵细胞,通过试管合成受精卵,再由第三人代孕。这也意味着,这对龙凤胎与陈女士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在龙凤胎抚监护归属问题上,一审法院认为,祖父母应优先于法律关系无法认定的陈女士,因此判决她败诉。陈女士不能接受这样的判决,上诉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WDCM上传图片 

  上海一中法院审理后认为,龙凤胎是陈女士与罗先生结婚后,由罗先生与其他女性以代孕方式生育的子女,属于缔结婚姻关系后夫妻一方的非婚生子女。两名孩子出生后,一直随罗先生、陈女士夫妇共同生活近三年之久,罗先生去世后,孩子又随陈女士共同生活达两年,陈女士与龙凤胎已形成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其权利义务适用《婚姻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同时,从儿童最大利益原则考虑,由陈女士取得监护权亦更有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故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老罗夫妇的原审诉讼请求。而这起全国首例代孕引发的监护权纠纷案的终审判决,也以“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明确了监护权归属。

   WDCM上传图片 

  时光飞逝,现在已经进入流量经济时代,微信公众号除了提供信息之外,其功能还扩展到了品牌营销、广告代理。随着社会及网络的发展,涉及微信公众号的各种新类型纠纷也开始出现。

  2016年1月,赵某与尹某、袁某、张某以微信群聊方式协商共同设立运营微信公众号,并开设银行账户作为公共账户,四人分别或联合署名发表文章。自2016年7月盈利以来,公众号的年收入达300余万元。

   WDCM上传图片 

  之后四人运营理念产生了分歧,于是对簿公堂,要求分割微信公众号的价值。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微信公众号,它具有独立性,可支配性,以及具有经济价值,属于法律规定的网络的虚拟财产。涉案公众号的评估价值为400万元,四人应对公众号的价值进行平分。

  WDCM上传图片

  根据世界银行2019年最新发布的报告,我国营商环境的全球排名大幅上升。特别是“司法程序质量指数”,我国位列全球第1名。而上海法院也在用一个个极具时代烙印的判决,诠释了法治才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岁月悠悠,初心不变。25年来,上海第一、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不懈努力,用专业和智慧,打造出有品质的司法、有效率的司法、有温度的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