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随警日记② : 伏击嫌犯那一刻,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2020年06月10日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吴艺璇

WDCM上传图片

  近日,新闻晨报·周到记者跟随黄浦警方远赴大连,见证了这起案件的收网过程。期间,我没有看到电视剧警察故事里“燃炸全场”的画面,却看到了一线民警们最真实的工作状态......

  5月9日清晨5时19分,我按下电梯准备前往大堂集合,电梯门打开后,撞见了瑞金二路派出所的年轻民警侯中杰。

  尽管他小心翼翼地把右手藏在身后,但我还是看到了他手里拎着的5把手铐。

  这是他从警以来第一次参与跨省抓捕。从上海出发前,为了缓解紧张,他把大连的大海、沙滩、海鲜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但直到收网这天,他都没见过大连的海长什么样子。

WDCM上传图片

  ▲民警侯中杰手里拎着五把手铐

  清晨5点20分,晨光熹微,专案组的成员全员集合,打破了此刻酒店大堂的安静。

  在我的印象里,影视画面里警察在抓捕行动前,都是“燃炸全场”。但此刻在我眼前的,却是一群大口啃面包的民警,每个人都把手里的盒装牛奶挤出了“腰身”,试图用最快的速度把牛奶“榨干”。

  用一句形容食入速度快的网络用语“暴风吸入”,用在他们身上再合适不过。

  “你们休息好了吗,今天会非常辛苦的。”

  黄浦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郭承华在出发前,给我们打了一剂预防针。

  眼睛泛着红血丝的他说,即便在经侦岗位上摸爬滚打20多年,但每逢抓捕前,他仍会失眠,“有心事,睡不着的”。

  前一天晚上,在确认了抓捕方案后,他和支队探长袁寅又复盘了好几遍。

  相比另外两组抓捕任务,第一路抓捕小组变数最大,抓捕力量也扑得最多,而这也是他们最担心的一组。

WDCM上传图片

  ▲抓捕小组一大早出发

  清晨6点,兵分三路冒雨出发

  早晨6点整,天刚朦朦亮,下起了小雨,抓捕队伍兵分三路,冒雨出发。第二抓捕小组带队的是黄浦公安分局经侦支队“老法师”夏峰。

  “他们说,我是‘定海神针’,有我在,就会有好运。”

  但刚一说完这句话,夏峰心里就留下了“疙瘩”。

  我们所谓的运气,是要在穷尽所有的手段,把所有不确定性都考虑在内,配上详尽的抓捕计划,如果这样还出现变数,那就要靠运气了。”

  他说,要把靠运气的可能性降到“最小化”。

  第二组的抓捕对象是赵某球,通过前期的侦察和排摸,赵某球的藏身地点指向沙河口区某老式住宅区,“三巷某号1-3-1”或“四巷某号1-4-2”两个点位都有可能是他的暂住地。

  在一大片没有门牌号的老式小区里,单单找出两串数字背后的谜底,夏峰和组员在前日排摸时就费了一番功夫。

  “最后,我们向外卖小哥和快递员求证,才找到了这两个数字背后的含义。”

  原来前面的这个‘1’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后面两个数字是有用的,‘1-3-1’就是301的意思。”

  在夏峰看来,像这样的谜底,不是单靠信息化技术就可以破解的,办案仍然需要像扫雷一样用脚力和脑力去排摸。

WDCM上传图片

  有两个点位,抓捕要怎么开展?”

  在去的路上,我问夏峰。

  “昨天,我们看下来,301比402更老旧,通常人都会选在条件好的地方住,402更有可能。”他说,两批人分别把守,先敲开可能性较小的301房,若排除可能性,便立刻把抓捕力量移至402房。

  早晨6点19分,雨下得比出发前大了。

  按照原计划,第二抓捕小组被分为了“301组”和“402组”两支分队。一切准备就绪,大连的经侦民警黄福威身着警服,准备敲开三巷某号301室的门。

WDCM上传图片

  伏击时,心跳“砰砰砰”加速

  “你好,我们是派出所的,上门做疫情防控登记。”

  大连经侦民警黄福威第一次叩门,用当地口音自报家门,所有人屏住呼吸,再叩门,再次自报家门......可是,屋内听不见任何动静。

  早晨6点25分,我跟着夏峰的小分队在402室楼下,守候伏击。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是非此即彼的时候,夏峰有些不好的预感。2分钟过后,他让特保队员叶巍俊守着402室,拿了把伞,奔向三巷301室。

  三巷的房屋结构和上海一梯四户的老公房相似,楼房南面没有遮挡,四户房门朝南。站在南侧朝楼房望去,走廊里的生活近在眼前。

  敲门的动静引来了301室的邻居。邻居说,以前这屋里住着一位老人,近些日子屋里好像都没人。

  夏峰一个人站在瓢泼大雨里,远远望着301组的动向。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他又回到402组,见面就说:“不太对劲”。

  半分钟不到,他又奔回301组,让大连民警继续敲门,然后派一人去另一面盯着301的窗户,一来是观察屋内动静,二来是防止嫌疑人跳窗逃离。

  剩下的人,跟着来到四巷某号402室。

WDCM上传图片

  ▲民警夏峰一个人站在雨里观察

  四巷的房型是一梯两户,为了不让屋里人起疑,夏峰让两位大连民警负责敲开402的家门,一位上海民警跟随。

WDCM上传图片

  在等待开门的时间里,队员们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而我竟听见自己的心跳不争气地“砰砰砰”加速。

  4分钟后,屋里终于有了回应。听声音,出来的是一位还未睡醒的姑娘,三位民警旁敲侧击地打听,并对其身份信息进行核查后,402室的嫌疑基本被排除。

  就在这时,第三抓捕小组把消息发在了群里——对象秦某落网。

  夏峰走到三楼楼道转角的窗口,透了透气,用手势告诉大家,撤吧。

WDCM上传图片

  ▲第二个点位又失败了,夏峰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一次次兴奋,又一次次陷入失落

  “原本认为是最好抓的一组,但有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夏峰开始“反省”自己出发前说过的话,半开玩笑地说:“我早上跟你说,我是‘定海神针’,当时心里就觉得不对劲”。

  一场雨,让前几天还是短袖季节的大连,瞬间降温。淋过雨之后,越发冷了。夏峰让兄弟们回到车内休息,留一组人到三巷301室继续盯守。

  夏峰告诉我,以赵某某为首的团伙从2018年便开始从事信用卡诈骗,是一个有组织但又很松散的团伙。从前期侦查的情况看,赵某球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每天睡前都会把多台手机关机。

  “让我想想啊,怎么弄。”夏峰坐在副驾驶,拿出赵某球的前期侦查资料,再次逐字检查,试图从这些反复看过多次的信息里找到新的方向。

  他拿起电话打给了后方的兄弟,根据资料信息和现场情况与后方线索来回交叉。

  会有新的发现吗?

  恐怕当时连夏峰自己也不清楚。

WDCM上传图片

  早晨7点01分,前期预估难度最大的第一抓捕组也发来了捷报,包括主犯赵某某在内的4名嫌疑人已全部落网。

  这时,301室突然有了动静,有人开着车回家了。

  听到消息后,所有人迅速从车里窜出,奔向301室,但结果还是落空了,这里的确是一位老人的家,老人长期在养老院生活,儿子一大早回来,准备收拾点衣物给老人家送去......

  此后的两个小时里,这样的兴奋点,时不时会出现,但又都像流星一样来去匆匆。类似的线索一次次让大家兴奋,又一次次陷入失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他小组的嫌疑人相继落网,第二抓捕小组却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

WDCM上传图片

  在我看来每一分钟都是焦虑的时候,夏峰竟然在车里讲起了各种故事。

  说起自己自始至终都在一线办案的原因,他说是每桩案件破获后的成就感,一直支撑着他。

  我一直感到很奇怪,这个快50岁的男人哪怕是出差办案,也喜欢戴一顶棒球帽,背着一个双肩包。对此,他笑着解释说:

  “我快50岁了,长期在一线,背起双肩包、戴上棒球帽,就把每次工作都当成去郊游一样。”

  语气中,竟听不出一丝波澜

  上午9点,后方传来好消息,刚到案的主犯赵某某愿意到现场指认,配合第二抓捕小组将赵某球捉拿归案。

  与此同时,后方的线索碰撞,也有了新的进展。第二抓捕组得知,赵某球一家三口租住在一个老小区里,还做过外卖、快递跑腿的活。

  不同的线索最终指向了一处方向——二巷x号30x室,这条缺失了楼洞号和房间号的信息,更坚定了专案组的侦查方向。

  “近在咫尺了。”专案组像扫雷一样,在二巷每一栋的3楼,寻找蛛丝马迹。最终,抓捕组在一个两户合租的屋子里确认了赵某球的位置。

WDCM上传图片

  上午10点整,抓捕组进入赵某球所在房间,并迅速控制了各进出要道。

  “到位。”短短两个字背后,是夏峰和兄弟们穷尽一切手段的5个小时。当他把“到位”两个字汇报给后方时,语气中却听不出一丝波澜。

  我们是上海警方,自己想想,我们为什么会找你?”

  破旧杂乱的出租屋里,赵某球还没来得及把手机开机,就被抓捕组成员控制住了,带离出租屋后,立刻被拷上手铐。

  整个过程,赵某球没有丝毫反抗。

WDCM上传图片

  在赵某球一室一厅的出租屋里,我看到警方搜出10余台智能手机,以及还能正常拨打电话的老式按键手机。

  抽屉、衣柜、储物间里,塞满了他用来“谋生”的犯罪工具。

  赵某球被带走前,从屋外叮嘱妻子:“别担心,问问我哥出啥事了。”

  殊不知,他口中的哥哥,比他早三个小时就已被抓捕归案。

  6月2日,随着浙江、湖南、安徽等地的最后一批嫌疑人落网,全国首例利用信用卡非法套现,采取虚假报案等方式骗取赔退款的复合型诈骗案告破,涉案金额97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