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随警日记① : 直击上海警方“缜密侦查”:钻洞、走迷宫、“化妆侦查”……

2020年06月10日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吴艺璇

  WDCM上传图片

  时间回到5个月前。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经侦支队探长袁寅不会想到,那时他和同事们铆上的案子,竟会是涉案金额达9700余万元的大案。从最初的一起虚假盗刷信用卡报案,到最后牵出利用信用卡非法套现、骗取赔退款的犯罪团伙,黄浦警方用长达数月的不懈努力打通了这条通向真相的隧道。

  近日,记者跟随上海黄浦警方远赴大连,近距离见证了这起案件的收网过程。案情通报中时常出现的“缜密侦查”四个字的背后,竟然省略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付出……

  正好可以“化妆侦查”

  5月7日下午3点,专案组案情分析会上,黄浦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探长袁寅的房间里坐得满满当当。

  这次大连的抓捕行动由袁寅和瑞金二路派出所副所长何栋梁两人“坐镇”。他们手中各拿着一打案件资料,来回盘算。

  说实话,在没真正抓到人之前,心里都是没底的。”袁寅说。

   WDCM上传图片 

  ▲民警们挤坐在床上开着案情分析会

  今年3月份起,黄浦警方经过持续侦查,逐步梳理出一个分布在全国多地,以魏某、徐某、王某等人为首,通过虚假报案、否认交易等方式,骗取金融机构赔退款的犯罪团伙。

  对专案组来说,此次大连、沈阳两地的犯罪团伙的抓捕作为此案收网的第一站,时间紧、任务重。

  “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先摸起来。”

  在明确的抓捕计划还未成型前,专案组需要做的便是穷尽所有的手段、线索进行分析。

  案情分析会半小时不到便结束了,专案组将分为两组开展侦查。

  “有女生更有助于我们调查,正好可以‘化妆侦查’。”袁寅突然看向我们三个随警作战的女记者说:“来,你们跟各个侦查组‘自行配对’吧。”

  就这样,5分钟后,我跟着三个专案组成员出去调查嫌疑人点位。

  在我写过的公安案件稿中,“缜密侦查”一词时常出现,但多是一笔带过。

  没想到,这次的过程,让我深刻体会了“缜密侦查”这个词的背后,竟隐藏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惊心动魄。

  快递盒上找到嫌疑人线索

  下午4点不到,我们从大连市中心出发,此行的目标有两处,共涉及两个嫌疑人——孙某艳和孙某华。

  孙某艳是主犯赵某某的前妻,在此案中,她作为信用卡持卡人,通过非法套现后,向银行和公安机关谎报信用卡被盗刷,继而否认交易,以骗取信用卡发卡银行的止付退款。

  孙某华是赵某某的发小,他将自己的银行卡用于申请POS机,为犯罪提供便利。

  徐靓和董佳翔都是瑞金二路派出所的年轻民警,但在老民警唐佳侯看来,两个年轻小伙子都是侦查好手。出发前他们还互相“吹捧”了一番。

  第一个侦查点,是孙某华所在的大连市金州区董家沟街道。

  驱车30公里后到达目的地,老唐提醒我,先记住嫌疑人的车牌号,下车后不要拿手机拍照,只能用眼睛观察。

   WDCM上传图片 

  “辽B91、辽B91......”我心里反复默念,跟着徐靓先在一个小区的83号楼前下了车,老唐载着董佳翔往小区里面继续兜,开始在83号楼附近对嫌疑人车辆开展搜寻。

  一般而言,如果能找到嫌疑人车辆,那么就能基本确定他的落脚点。

  随着范围不断扩大,搜寻难度逐步增加,暴露的可能性也随之加大。出于谨慎,徐靓让我先上车,伺机行动。

  我刚上车,一回头,发现徐靓和董佳翔两人没了踪影。

  等到两人再回来时,已经是5分钟以后,他们竟带着有效线索回来了——在83号楼11层一家门外,他们发现了被拆开的快递盒,收件人的手机号机主正是孙某华。

   WDCM上传图片 

  ▲民警从一个被拆的快递盒上发现线索

  “这也仅仅是确认他的住址,抓捕当天在不在,依然是个迷。”

  见我们喜出望外,老唐给我们泼了盆冷水,立刻前往下个点位——将近一个小时车程的大连市甘井子区革镇堡街道。

  别墅哪里找?先钻洞再走迷宫

  到达孙某艳所在的甘井子区革镇堡街道,已经接近傍晚6点。

  根据前期侦查的线索显示,孙某艳居住在中革街某园区的别墅内。

  “别墅?”我心想,这下应该目标很明确了。但现实却大相径庭,革镇堡街道有多处待拆迁地,房屋多为低矮破旧的宅基地,很难将别墅和眼前的景象联系起来。

  我们用手机导航输入切确的地址,却被导航带进了死胡同里。目的地近在眼前,但却始终到不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向沿途的几位当地人问路,他们也说不清这个地址究竟在哪儿。

  晚上6点30分,天色渐暗,找不到别墅的准确位置,大家商量下来,打算绕去属地派出所打听打听:

  “这也算是走访排摸的一种方式,有些东西是靠聊出来、问出来的。”

  当地派出所的民警透露,从地址上看更像是某块待拆迁地,不过整个街道都没有别墅,而所有无名路都叫“中革街”。

   WDCM上传图片 

  ▲民警到当地派出所打听线索

  根据当地派出所提供的线索,老唐在一个块待拆迁的城中村边上停下了车。

  城中村被水泥墙围上,出入口是一个凿在铁门下方不到1米的洞。

  钻过这个“门洞”,一条土路两边搭建起的棚户房屋跃入眼帘,违建拼凑出的厨房、储物间还有院子,在昏暗的天色下,逐渐亮起灯火。

   WDCM上传图片 

  ▲进入城中村,需要从这里钻进去

  走完笔直的小道,右转便是一段泥泞的坡路,破旧房屋顺势而建。但是,我们途经的所有房屋都没有门牌号,也没有路名,整个城中村就像一个迷宫。

  一边找位置,还要一边看路边车辆的车牌号,只要出现在视野范围内的车,两位年轻民警都不会放过。

  晚上7点20分,天已经彻底黑了。董佳翔在城中村里找到一个快递驿站,结果也是无功而返。老唐发现一个通车的入口,载上大家进村兜了兜,当天的排摸暂告一段落。

  “这种情况是常事。”

  当天收获不多,老唐想给年轻人鼓鼓劲儿,“警察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靠嘴问的,明天我们早点再来一趟”。

  “恩,每次觉得找不到路的时候都会有新的发现。”徐靓说,“先给自己灌点鸡汤吧”。

   WDCM上传图片 

  ▲在城中村中排摸

  雨中搜寻到次日零点

  当晚,返回大连市区,已是晚上8点多。

  事后,我才了解到,为了摸清孙某艳等人的点位,专案组8日早上和晚上又走访了两次。

  5月8日夜里,甘井子区革镇堡街道下起了大雨,专案组在雨中搜寻到次日零点才返回市区,最终在当地派出所社区民警的帮助下,最终确定了嫌疑人居住的大致点位。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抓捕前夜的侦查

  5月9日0点3分,黄浦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探长袁寅把刚刚出炉的抓捕方案发到群里。

  抓捕方案分为三路,其中主犯赵某某和前妻孙某艳、孙某华等人被归在第一抓捕组,“这组的不确定因素最大”。

  不到5个小时后,专案组即将开展收网,等待他们的却依然是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