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探营上海公安警犬基地:反诈宣传战线“第一犬”是如何炼成的?

2020年05月21日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吴艺璇

  疫情防控期间,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推出《椰Sir》系列短视频,一只皮肤黝黑、身形健硕的警犬“椰子”成了网红。视频中,“椰Sir”时而运筹帷幄,时而从天而降,一次次揭穿由萌版“惨叫鸡”制造的骗局,要说它是反诈宣传战线的“第一犬”,一点也不为过。

  而在镜头外,椰Sir其实是一个有正职工作的“上班族”。作为上海市公安局警犬基地的正式“工作人员”,椰Sir和训导员刑侦总队十支队民警周媛婷每天需要按时打卡上班,搜爆、搜毒、咬捕训练一个不能少,必要时候还有临时出警任务。

  今天,记者探营上海市公安局警犬基地,揭秘“上班族”椰Sir和同事们非一般的职业生涯。

  搜爆、搜毒、追踪,从一颗球开始

  “嗅!”随着训导民警短促的一声令下,史宾格犬“皮蛋”跳上模拟的机场行李传送带,一包毒品海洛因在此前已被随机放进其中一个拉杆箱中,“皮蛋”“迅速在传送带上的7个行李箱中来回嗅探。

  15秒不到,“皮蛋”在一个咖啡色拉杆箱边上,俯身卧下,示意自己的训导员。

  “就是这个熟悉的味道!”训导民警拍拍“皮蛋”的身子,丢给它一颗橡皮球作为奖励。

  另一边,史宾格犬“企鹅”早已做好了准备,两辆汽车错排停放,在寻到民警的牵引下,“企鹅”开始搜寻“猎物”,它先在其中一辆车附近嗅了一圈,未多做停留,立刻转移至下一辆车。

  寻着熟悉的味道,“企鹅”来到了车身左侧,来回检查了两遍,最终在前后车门中间位置卧下,一盒主要成分为黑火药的爆炸物被“企鹅”发现。

  “好狗!”训导民警喊道,完成任务后“企鹅”同样得到了它的衔球奖励。

  快速、精准嗅毒、搜爆的背后,是日积月累的训练和习惯养成。每次漂亮地完成搜爆、搜毒任务,训导民警手中的球就会作为警犬们最期待的奖励。

  民警们开玩笑说,虽然只是一颗普通的橡皮球,但这个玩具对狗狗来说,好比学生时代对手机、电脑游戏的渴望。而搜爆、搜毒训练的最初,也就是从这颗球开始的。

  要先让狗狗从玩球开始,等它喜欢球以后,让它喜欢上用鼻子去嗅球,把球藏在某个地方看它愿不愿意去找。”

  周媛婷说,待警犬对球有足够的衔取欲后,再建立爆炸物、血迹、毒品等气味联系,“训练都是寓教于乐的”。

  为了提升难度,训导民警有时还会进行干扰训练。警犬基地的露天大草坪上,有一个30平方米不到的舞台,记者在这里见证了史宾格“小宝”在大半个舞台的范围内,追踪到一滴纯血迹,用时不到30秒。

  随后,在舞台的另一半边,民警将三滴血迹稀释进一批矿泉水内,倒在地上,又用干净的矿泉水在地上留下两滩水迹,即便有干扰项,“小宝“依然在“缜密侦查”之后,在有血迹的一摊水边上趴了下来。

  如何成为一只合格的警犬?

  “皮蛋”、“企鹅”、“小宝”都是网红警犬“椰子”的同事,在警犬基地,和椰Sir一起共事的警犬共有150只,犬种以德国牧羊犬、马里努阿犬、史宾格犬和拉布拉多犬为主,搜爆、搜捕、追踪样样精通,各个都是刑侦能手。

  不过,成为一只合格乃至出色的警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要成功“入职”警犬基地,需要经过层层选拔。

  周媛婷介绍,进入警犬基地的犬只主要通过两种途径,国外引进或直接从基地的新生幼犬里选拔。每窝幼犬里都有一只“头犬”,它有超乎其他幼犬的占有欲,周媛婷说:

  当它们还是幼犬时,我们会考验它们的咬合力和占有欲。拿一根棍子绑上毛巾,让它撕咬毛巾,拎起棍子,如果咬得很紧,就是我们想要的犬。”

  犬只的神经类型分为兴奋、活泼、安静、抑郁四种类型,通常情况下,兴奋型和活泼型的犬只会成为基地的首选。

  不同性格、不同犬种的犬,适应的工作类型不同,训练手法也不一样。”

  训导员们通常会带多种类型的犬只,以此来锻炼自己、丰富经验。

  椰Sir的主人周媛婷带了5只警犬,两只马犬、两只史宾格犬和一只拉布拉多犬。虽然每天的时间几乎都被5只警犬占满了,但在周媛婷看来,它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一位民警可以训练多只警犬,但一只警犬只能有一个主人——训导员一声令下,再凶猛的烈犬都能俯首帖耳,这便是关键所在。

  警犬的职业生涯从与主人的亲和关系培养开始,“我的狗狗只能我来喂养,我来训练。”周媛婷说,每个人手上带来的新犬都是不听话的,作为主人要会引导犬,要比自己的犬更强势才能驾驭它,“先练亲和关系,然后再到服从训练,最后到搜爆等比较专业的训练”。

  “一辈子”都献给了刑事侦查

  5月19日上午,椰Sir和另外几只史宾格犬正在大草坪上训练,将近30度的高温让椰Sir热得直喘气。

  每天上午9点10分,下午1点30分,是警犬们训练的时间。遇到炎热的天气,训练的时间会提早到清晨或推迟到夜间进行。

  用餐时间则一般被安排在每天下午3点,周媛婷说,警犬们一般都是空腹训练,“如果吃饱了再练,就会像人一样昏昏欲睡”。

  那么,椰Sir和同事们的伙食如何呢?除了正常的狗粮以外,水煮牛肉和鸡蛋是它们每日的加餐项,用于补充蛋白质,增强肌肉。

  基地的警犬生活条件都不算差,而它们的“一辈子”也都贡献给了刑事侦查。警犬的职业生涯一般有8年,退役后将会在基地度过余生。

  然而,在它们短暂的8年职业生涯中,有很多大案要案都离不开它们的身影。

  2019年“8.19”青浦杀人案中,接警时已是晚上10点,查找犯罪嫌疑人丢弃的凶器这一任务,便交到了“椰Sir”和搭档周媛婷身上。

  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述,凶器极有可能被丢弃在路边的丛林中。此时,现场已一片漆黑,在“椰Sir”追踪搜索过程中,一不小心跌落水沟,由于水沟污染严重,椰Sir耳朵也因此感染,落下病根,至今未痊愈。

  此后两天白天,在视线状况良好的情况下,椰Sir连续出动,带伤上阵多日搜索,最终在路边的水沟里发现了犯罪嫌疑人逃跑时丢弃的凶器。

  现在刑侦技术越来越高,您觉得警犬会被逐渐替代吗?”

  记者问完,周媛婷和同事们都摇了摇头,她只给记者说了三点:

  它们的存在对犯罪分子来说,是一种震慑力;它们极其敏锐的嗅觉,是技术无法替代的;它们在高危环境下的搜捕能力,可以更好地保护民警。”

  每只警犬都有自己的单人宿舍,宿舍门边上有一张名牌,编号、犬种、犬名、性别、工作类别和训导员等信息一目了然。

  年轻的警犬见到人来了,吼得声嘶力竭,跳起来比人还高。而在椰Sir的宿舍隔壁,一只2009年出生的拉布拉多犬已经老态龙钟。在它的名牌上,“搜爆”的工作类别旁边多了“退役”二字,这些信息将一直跟随它,直到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