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KTV老板将人打成重伤后找来司机顶罪、员工作伪证

2019年10月10日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佟继萍 童画

  “任何藐视法治的人终将被法所治,任何试图挑战法治权威的行为必将受到严惩。”听到公诉人在法庭上发表公诉意见,被告席上的王某早不复前两次庭审时有恃无恐的样子。

  一起故意伤害案历时3年多终于结案,施暴者最终得到了应有的审判,而从中牵出的两起伪证案也先后有了结论:两名没有参与施暴却因作伪证帮助他人逃脱法律制裁的犯罪嫌疑人一个被判刑,一个正等待审判。

  KTV里的一起“罗生门”

  时间倒回到2015年11月22日晚上,朱先生和两位朋友相约来到嘉定一家KTV消费,没想到与人发生争执,被殴打致伤。

  由于伤势较重,在随后一个月里,朱先生辗转多家医院治疗,直到当年12月22日,他才来到派出所报警。经鉴定,其左眼眼盲3级,构成重伤二级。

WDCM上传图片

  ▲配图,图文无关

  朱先生称,当天他在KTV消费时,与KTV老板王某起了争执,王某纠集多人将朱某及其朋友控制住,随后王某手持包厢内玻璃酒杯、烟灰缸等物砸击朱某面部,导致其面部多处软组织损伤及左眼眼球破裂伤。

  事发后,王某逃离现场。朱先生两位朋友的证词也印证了朱先生的说法。

  但在警方立案之时,事情却发生了反转,一个名叫胡某的男子在立案次日前来自首。

  胡某系王某的司机,他自称朱先生是他打伤的,在老板王某的劝说下前来投案。此外,KTV经理殷某,女服务员小美、小丽均作证,他们亲眼所见当时打人的确实是胡某。

  "朱某和王总吵了起来,我看到他伸手打了王总一拳,王总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准备砸他,但烟灰缸随即被别人打落在地。这时王总的司机胡某走了进来,与朱某争执并扭打起来,胡拿起一个啤酒瓶砸过去,对方脸上顿时鲜血直流。之后王总就把胡拉走了。"服务员小美在接受询问时,将当时的情况还原地十分“详细”,小丽和殷某的证词也与她高度一致。

  案发后,胡某因坚持称自己动手打伤了被害人而被刑拘,由此进入刑事案件审查程序。

  审查起诉期间,检察官细细琢磨案情,疑窦丛生。

  双方对于谁是施暴者的关键事实陈述大相径庭:朱先生说他的伤势是王某一人造成,且当时包厢内的女服务员已经离开,胡某是他被打伤后才被叫进包房的,而另一方则坚称胡某在朱先生受伤前就自己冲进了包房后对其施暴。

  另外,犯罪嫌疑人一方的言词证据在很多细节上有出入,与中立证人的证词也存在矛盾,该KTV也无法提供案发当晚的监控录像。

  承办检察官将案件的疑点向该院检委会作了汇报。该院检委会研判后认为,本案极有可能是一起“顶包案”,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应当对王某立案侦查。公安机关采纳了意见,随即立案。

  抽丝剥茧发现疑点

  王某故意伤害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检察官进一步询问了被害人、双方证人、中立证人,发现越来越多不合理之处。

  首先,犯罪嫌疑人一方人员对于事发过程的描述高度一致,尤其是对于王某拿过烟灰缸又被人打掉这一过程叙述得尤为详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出烟灰缸是被何人打掉的,且在其他细节上相互矛盾,甚至出现了同一个人的数次口供前后不一的情况。

  例如,证人小丽曾在证言中称,案发当晚包房内的客人她都不认识,也记不清长相,但其在辨认笔录(辨认时距离案发已有5个多月)中却认出了被害人朱先生及其朋友。

  再如,王某称事发后他曾让殷某处理相关事宜,殷某则称王某当时打了个招呼,就带着胡某离开了。

  此外,关于案发时KTV包厢里的人员、期间是否有外人进入、殷某等人到达包厢的顺序等细节均有反复且无法相互印证。

  其次,犯罪嫌疑人一方口供与中立证人证词不一致。当晚,曾有客人何先生听到动静后,出于好奇推门进入事发包厢,虽然很快被推出门外,但他还是能描述出当时的情况:“朱先生面部出血,看到KTV老板王某手上拿着‘家伙’,却没见到其他人手上有物品。”

  尽管没有看到打架的过程,但是他对包厢内、包厢门口环境、人员的描述均和被害人一方较为吻合,而与犯罪嫌疑人一方存在矛盾。例如,何先生声称当时包厢内并未有女性,但小丽却说自己当时在包厢内目睹了全过程,殷某则称自己和其他围观人员将包厢大门堵死,不可能再有人进入。

  再次,若按嫌疑人一方证人的说法,包房内朱先生三人对峙王某、胡某,那么朱先生的两位朋友为何没有保护或者帮助朱先生的行为,从而导致朱先生重伤的结果发生,这也不合逻辑。

  另外,嫌疑人一方作为KTV的经营管理者,在发生暴力冲突的情况下,不劝阻、不管理却只是观望,甚至嫌疑人一方还称朱先生等人离开前为了泄愤将包厢内设施破坏,但嫌疑人一方却未报警也未固定现场证据,显然有违常理。同时,王某及胡某、殷某均没有通过测谎。

  该院检委会讨论决定,被害方的陈述可以相互印证,也可以与中立证人证词印证,而犯罪嫌疑人一方证词与中立证人不符,相互之间存在矛盾,部分与常理不符,应采信被害方证词,应当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王某提起公诉。

  2018年11月,王某被提起公诉,但直到法庭审理阶段,他仍然拒不认罪,态度嚣张有恃无恐,甚至企图用胁迫的方式干扰证人(为朱先生开具验伤单的医生)作证,且不接受嘉定检察院的训诫。

  鉴于中立证人未目击完整经过,殷某、胡某仍然坚持之前的陈述,而本案的关键证人包括KTV服务员小美和小丽在案发后不久就辞职回了老家,始终联系不上。种种问题之下,如何夯实证据基础、找到关键证人、突破攻守同盟,成了打赢这场“庭审战役”的关键。

  补充证据拿到真实证词

  本案共经历四次庭审:第一次开庭审理时,辩护律师回避案件事实,反复纠缠于被害人的伤势鉴定,并提出医治中发生二次伤害的质疑,以否认本案重伤结果的认定。

  而被害人则情绪激动,在回答法庭提问时数次哽咽。面对出现的新情况,承办检察官在庭后立即开展了大量补侦工作,进一步核查了被害人的就诊过程,调取了被害人所有的就医资料,并咨询了相关医学专家,完善基础证据体系。

  在之后的庭审中,检察官调整了庭审策略,重新设计发问提纲,再次对证据进行网格化梳理,围绕争议焦点完善举证质证提纲。

  第二次庭审中,案件的鉴定人出庭。在公诉人发问环节,鉴定人根据提问,科学客观地将伤情鉴定依据、方法、规定及结论逐一向法庭进行阐述,有力回击了辩护人反复纠缠的“二次伤害说”,取得了很好的庭审效果。

  此时,王某不似之前那般嚣张笃定,并在后来的庭审中增加了一名辩护人。

  承办检察官在积极准备庭审的同时,与公安机关积极配合寻找案件突破口,几经周折找到了早已回老家结婚生子的关键证人小美和小丽,终于在第四次庭审之前,拿到了她们的真实证词。

  小美和小丽案发时并未在包间内,也不知道打人者是谁,只知道在这之后,老板王某数次与她们二人和殷某“谈话”,“教”他们在做笔录时,告诉警方打人者是胡某,并称胡某本人到时也会承认。她们当时作为员工,不敢违背老板的意思,虽然不清楚真相,但还是照办了。

  第四次庭审现场,两份关键证人“直指王某指使其作伪证”的证词更是一下子击溃了王某的心理防线,他再没了之前嚣张的气焰,最终认罪服法。

  2019年1月31日,王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两人因作伪证被追诉

  王某认罪服法,为其作伪证的殷某和顶包的胡某也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嘉定区人民检察院对二人进行追诉,向公安机关移送线索。

  殷某很快被传唤到案,其到案后还曾负隅顽抗,拒不承认作伪证,直到知道了王某的判决结果才坦白真相,原来在案发当天轮休,他根本不在现场,所述一切均为王某指使。

  而胡某则在王某被判刑后不知所踪,公安机关立即上网追逃。胡某最终抵不过内心煎熬,于2019年6月24日在上海火车站主动向巡逻民警投案自首。

  再次面对铁窗,胡某泣不成声,逐一坦白:案发当天,他在家中休息,接到老板王某电话赶到KTV时,现场已是一片狼藉,朱先生已经受伤了,他当时连忙将王某拉走。当警方立案后,王某却提出要他去顶罪并承诺给予好处。一面是对法律的无知,一面是对老板的盲从,他就答应了。

  殷某和胡某在刑事活动中作虚假证明,意图隐匿罪犯,严重扰乱了司法活动的正常进行,其行为构成伪证罪。2019年8月,经嘉定检察院起诉,殷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胡某某也将于近日被起诉至法院,等待审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五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证人、鉴定人、记录人、翻译人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鉴定、记录、翻译,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提供真实的证词,是公民的义务。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表示,“作伪证”并不是他们所以为的“只是帮老板的忙,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们无视法律、实施了诸多顶包、串供、作伪证等干扰司法程序的行为,使得该案办理长达三年多,浪费了大量司法资源,漫长的诉讼期也给被害人的身心带来伤害,而颠倒是非黑白,意图帮助他人逃脱法律制裁的行为也让他们自己狠狠跌了个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