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警长巡逻日行两万步靠“计算”抓捕70余人

2019年09月10日 来源:新闻晨报

  看过《巡逻现场实录》的观众们都知道,上海火车站有一位“最帅巡逻警长”何骜,排球运动员出身的他,6年来用自己的“大长腿”来回丈量着上海站地区治安派出所0.64平方公里的辖区。

  “对待老百信要耐心,对不法分子要强硬。”何骜把过去作为排球队主攻手的经验放到了工作中,只要他当班,日行步数一定超过两万步,这些巡逻的脚步里总是充满了时而惊险、时而温情的故事……

  默默守护

  盯着广场上熟睡乘客的,除了不法分子,就是派出所的巡逻民警。

  夜里12点,对静安公安分局上海站地区治安派出所的巡逻民警来说,工作才刚刚开始。

  8月25日凌晨,一位40多岁的男旅客在火车站北广场3/4号线出站口找了个座位,等待早晨6时出发的火车。没过多久,他在夏夜里沉沉睡去。

  等他醒来时,身上的手机不见了。凌晨1时许,当班警长何骜接到报警,立刻安排警力加强对南北广场的巡逻,同时调取监控预判案发后嫌疑人的逃跑线路。何骜到监控室仔细翻看录像钟嫌疑人的行踪。几分钟后,嫌疑人路过花坛时的一个小动作引起他的注意。随后,民警果然在花坛里找到了旅客被盗的手机,人赃俱获,受害乘客也准时坐上了火车。

  “很多买了早班火车的乘客为了省钱,会选择在广场上过夜,不法分子就会盯着这些在广场上睡着的人下手。”何骜说,盯着广场上熟睡乘客的,除了不法分子,就是派出所的巡逻民警。

  “我们也将夜间巡逻的重点放在广场上有座位的地方。”何骜说,一般情况下他们会上前叫醒熟睡的乘客,提醒他们注意人身财产安全。

  然而,这种“叫醒服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即便是善意的提醒,有些乘客也并不“买账”。

  一天凌晨,一位年轻的女孩等在北广场的座位上睡着了。为安全起见,当天执勤的何骜把她叫醒后,却遭到了女孩的不理解。没过多久,对方又睡着了。“巡逻过程中,我只能尽量将她保持在视线可控范围内,直到她安全离开。”

  一眼认出

  在讯问过程中,何骜发现该男子老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手机上。

  几乎每一位与何骜相遇的乘客,都拿着一张连接这座城市或其他城市的车票,而让何骜最深恶痛绝的就是那些在别人路途中“添堵”的票贩子,这也是他们平时打击的重点之一。

  “骗子,还我钱!”在北广场,陈老太口中不停的叫喊,与一位男子互相拉扯、吵架。正在巡逻的何骜闻声赶来,陈老太把男子拉扯到跟前说:“我没买到汽车票,这骗子还说能帮我搞定。”

  原来,在一小时前,没买着车票的陈老太在长途总站购票窗口遇上了这名自称“黄牛”的男子,对方称只需要200块押金就能把陈老太带上车。正当陈老太犹豫时,旁边来了两位整装待发的乘客,自称也要来找这位男子“买票上车”,并当着老太太的面给了对方200元押金。

  陈老太这下放心了,交了200元跟着他们一起到候车室。可是,离发车时间越来越近,另外两位乘客和该男子说要上厕所,就留下老太太一人在座位上等候。直到广播重复播报“开始检票”的消息时,老太太终于坐不住了,在候车室多处寻找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等到汽车发车后,老太才知道自己受骗了,没想到她自己找到北广场,正好逮到要带她“上车”的男子。

  最初,该男子向何骜辩称,自己只是一个帮别人买买票、排排队的“黄牛”,并拿出自己帮人买的票加以证明。但,何骜一眼就认出这些“黄牛票”都是假票。

  在讯问过程中,何骜发现该男子老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手机上。出于警觉,何骜查看了该男子的手机,发现有多人与其有200元的转账记录,还有大量类似“骗子”、“还钱”的留言,而且这些人最后都他被拉黑了。

  在证据面前,该男子终于交代,其伙同父亲和朋友在这一带专找买不到票的乘客下手,以能“带上车”为幌子骗取所谓的押金。最终,三人被绳之以法。

  鱼跃飞扑

  这场追赶持续了10来分钟,最后的“飞扑”是自己“脑子一热”。

  作为警长,何骜会针对不同的警情制定接处警信息采集模板,尤其是在侵财类案件的接处警过程中,会将被害人询问笔录中的要点纳入到第一手信息采集工作中,汇总案件发生的地点、时间和嫌疑人的体貌、特征,逐渐在脑中刻画嫌疑人的模样和轨迹。今年以来,何骜带领其警组已抓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70余名,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精确计算”出来的。

  “北广场出现扒窃嫌疑人,可能得手了。”一天中午,根据电台描述的嫌疑人特征,何骜凭借长期对嫌疑人样貌特征的研究,很快发现了嫌疑目标。

  确认目标后,何骜加快脚步,对方拔腿就跑。期间,何骜边追边呼叫增援,但由于对方一直在逃,他必须“单枪匹马”追一段时间。只见嫌疑人跨上事先备好的电动自行车,准备驾车逃离。何骜回忆,那时候他有些慌了:“我跑到距离他不到10米的地方,发现他已经发动车子准备逃了。”

  就在嫌疑人发动车辆的那一刻,何骜下意识地做出了在排球场上鱼跃救球的动作,往嫌疑人的方向飞扑过去,对方连人带车被何骜扑倒在地。随后,在增援力量到来后,嫌疑人被控制。

  “刚吃好中饭,感觉要跑吐了。”何骜回忆,这场追赶持续了10来分钟,最后的飞扑是自己“脑子一热”,“当时想,这次就豁出去了,无论如何都要将嫌疑人抓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