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从邓玉娇于欢到于海明,这个国家发生什么变化?

2018年08月31日 来源:长安剑

  长刀反击,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这是曾5次被捕的“龙哥”,被戏剧性终结生命后,给全社会留下的一道法律命题。

WDCM上传图片

  8月27日晚21时许,昆山市开发区震川路、顺帆路路口发生一起刑事案件。

  开宝马车的花臂男子“龙哥”与骑电动车的男子于海明发生争执,“龙哥”从车内抽出长刀向对方挥砍,但不慎刀落,被于海明捡起后,连砍7刀,不治身亡。

WDCM上传图片

  回顾过去几起事件,正当防卫,之所以能挑动每一个人敏感神经的原因在于:同理心。

  2009年,轰动一时的邓玉娇案。大家扪心自问:“我会是下一个邓玉娇吗?”

WDCM上传图片

  当年5月10日晚,湖北恩施巴东县,女服务员邓玉娇在雄风宾馆,因拒绝提供“异性洗浴”服务,刺死了小镇官员邓贵大,短短几天逐渐演变成牵动全国的公共事件。

  网上民意简单粗暴,群情激奋。各类QQ群和“邓玉娇”维权网迅速建立,“邓玉娇无罪”、“烈女斗贪官”淹没了舆论场。

  一名女青年甚至在北京西客站行为艺术:浑身被白布层层缠裹,极力挣扎却无力挣脱。旁边是几个大字“谁都可能成为邓玉娇”。

  直到一审判决结束,邓玉娇被判故意伤害罪成立,免予刑事处罚,当地政府也没能挽回失去的民心。

  以情绪化开始,以情绪化结束的邓玉娇案,让我们明白:当时的中国,3亿多网民刚刚熟悉了上网,法治意识的种子还没有生根发芽,在无垠的互联网上,大家还没有学会说话,先学会了嘶吼,还没有学会画画,就先学会了涂鸦。

  2017年,3亿跟帖的于欢案。大家扪心自问:“我会是下一个于欢吗?”

WDCM上传图片

  面对侮辱亲人的讨债者,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造成一死两重伤一轻伤。媒体曝出法院一审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后,网上是一边倒的负面评论,网友用质疑、非议甚至对司法机关的攻击和辱骂来表达对判决结果的不满。

  有统计显示,一天之内,微博上针对案件有2亿多条评论,几乎全部都是负面的。

  但这一次比8年前有了一些改变。

  喧哗没有持续下去,随着司法机关启动调查程序,舆论陡然平息——期待公正成为了随后几天网络舆论场上的主旋律,相信“中国司法,不负江山不负卿”。

  直到这时人们才恍然发现,愤怒并不会一直蒙住理性的眼睛。已有了7亿网民的中国互联网,有了“自净”的能力。

  以非常情绪化开始,以理性化结束的于欢案,让我们发现:中国互联网上的原住民们和互联网正在成熟起来,而且提高的不止是理性,还有在一堂堂法治公开课中增强的法治意识。

  再看2018年,当下这起宝马男砍人被反杀案件。大家仍然在扪心自问:“我会是下一个反击的于海明吗?”

WDCM上传图片

  这一次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

  没有群情激奋的怒骂,也没有针对政府机关汹涌的质疑。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无论是涉黑涉恶,还是背后有保护伞仍待挖掘,目前的讨论和分析,虽然话题多元,但都在法律的框架内和法治的思维里。

WDCM上传图片

  有普通网民,也有法学教授、律师,甚至是检察官、法官。社会的各个阶层,都在以不同的角度,讨论这起备受争议的案件。

  以理性化开始,以理性化持续的宝马男砍人反被杀事件,让我们惊喜:中国网民已经成熟起来,对于是非对错的判断,有一杆明确的标尺,那就是法治。

WDCM上传图片

  因此,我们希望今后——

  每一起引发同理心的案件,都能回归法治的道路。

  每一起引发法律争议的案件,都能进行理性有益的讨论。

  每一起引发广泛讨论的案件,都能成为一堂全民的法治公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