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如何保持职业新鲜感? 十佳青年法官的4点建议

2018年08月31日 来源:庭前独角兽(上海市高院) 作者:赵霏

WDCM上传图片

本文由第二届上海法院“十佳青年”赵霏法官根据其与入院新人的交流整理

  两个月前,“庭前独角兽”的主编对我说,你来负责“庭前乐活”这个栏目吧。我问什么叫“庭前乐活”?

  他说,就是展现法律人追求美好事物和生活品质的一面,表现他们法庭内的智慧、情怀,法庭外的品位、格调,热爱生活的人才能真正热爱工作。于是,我开始捕捉身边美轮美奂的事,和才华横溢的人,试图找到远离工作里鸡毛蒜皮的那些岁月静好。

WDCM上传图片

  直到一周前,我被邀请为新进公务员上一堂课,在绞尽脑汁了三晚仍毫无头绪后,某天睡前随手打开一篇微文《你自己都没趣,生活怎会有意思》,突然茅塞顿开:对于刚走出象牙塔,新入职的年轻人而言,什么是他们身上最独有的,却最容易被数十载的法院生涯所磨平的特质——乐趣陶然,活力未泯。而我是多么希望,在进入法院这个矛盾聚集地之后,他们能够努力的反地心引力生活,在看到了社会最阴暗的一面后,仍能保持这份“乐活”的心态。

  于是,我想从自身和身边人的经历来谈谈如何做一名庭前的“乐活”法官。

01

在矛盾聚集之地

也要做一枚散发正能量的小太阳

  我刚入职时,一位年长的法官对我说,看过了人间的不幸,才深知自己有多幸运。然后,我被分配到了有名的“火坑组”——家事合议庭,每周听数十对痴男怨女们讲述他们婚姻中的各种狗血。一开始我沉迷于对八卦的猎奇中,久而久之,工作环境充斥着各种负能量:外遇出轨,婆媳大战,家庭暴力,问题儿童。最初的好奇心在如山的案件中变得麻木,转而趋于厌烦,嫌弃甚至冷漠。我开始变得容易暴躁且失去耐心。直到我某天遇到了一个姑娘。

  那是一起抚养费案件,原告是一位有着乌黑茂密短发的清秀姑娘。开庭时,被告没有来,姑娘告诉我,被告是孩子的父亲,已经离家一年杳无音讯,孩子才一岁,没有收到任何抚养费。我对她说这种情况需要公告,三个月后才能开庭。姑娘迟疑了一下说,自己肝癌晚期怕是等不到三个月了。

  我盯着她浓密的头发愣了愣,然后看到她摘下假发,露出光头,那一刻我的心情百感交集。我用最快的速度将公告程序走完,开庭那天,姑娘本人没来,因为她已经躺在华山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静候最后几日的光景了。

WDCM上传图片

  当天下午,我拿着印好的判决书去医院看她,那是我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也是她最后一次离法官那么近。我看到她拿到判决书时湿润的眼眶,虽然我心里清楚,这可能只是一张难于执行的白纸,但对于一个弥留之际的母亲而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由法官送到她面前,它的每一个字都是有温度的。而对于一个被时光和琐碎磨去了耐性的法官而言,亲历了当事人离开人世前未了的母爱,是否会反思一下:较之于被苦难本身所累之人,解决别人苦难之人,虽然劳神,却也是幸运的。

  走进法院,就走进了一个是非之地,从前的诗情画意变成眼前的柴米油盐,与阳春白雪说再见,一地鸡毛天天见。虽然周遭充满了负能量的小宇宙,但如果自身做一枚散发正能量的小太阳,亲历他人的苦难后更加珍惜已有的一切,知足常乐。

02

可以共情,但不要代入

  有这样一个定律:入戏太深会导致现实人格与虚拟人格的错乱。法官作为一个不偏不倚的中立角色,过度的代入个人情感,则有可能会像医生一旦面对无法救活的病人都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一样,承受“入戏过深”的心理压力。

  我当法官后开的第一个庭是一个赡养费纠纷案。想象中我的庭审会像女神一样和风细雨,结局却是变成了“女神经”一样河东狮吼。我从一开始就对某位不尽赡养义务的当事人充满深深的敌意,将自己置于道德的至高点在心里咒骂了一整个庭审,以至于最后终于忍不住和他互怼起来。我的审判长很吃惊:别人家里的事,你动什么气,你这辈子要见多少坏人,你是想把自己活活气死?

WDCM上传图片

  时隔多年,当我看到《汉谟拉比小姐》中那位法官小姐姐,在法庭上哭鼻子抹眼泪,在法庭下气的吃不下饭的一幕遭遇网友的诟病,想起曾经血气方刚的自己,深深的认识到一点:没有一起诉讼不是带着恩怨情仇的,作为裁判者,我们可以共情,但大可不必代入,从职业角度说,太易动情的法官或许是一个善良的法官,但的确不是一个专业的法官。从个人角度说,代入过深易生负面情绪,负面情绪中过量的多巴胺则会导致焦虑抑郁。毕竟,没有任何一个法官希望看到自己身上上演这种事:别人的困难还没解决,自己就先陷入抑郁。

  同情心泛滥和嫉恶如仇,是许多法院职场菜鸟的共性,它展现了善良的人性中为弱者发声这一最朴素的正义观,但它却是一把双刃剑。对号入座是法官最忌讳的职业病,对待不同的情绪事件,以不变应万变。自我塑造一种面临任何状况都能荣辱不惊的淡定气场。

03

用专业和智慧

获得被信任的能力

  二十五岁时我还是一个书记员,带教法官就开始让我学习调解技巧。一次调解离婚,一位阿姨带着鄙夷的目光说,看你小姑娘一个,婚都没结过吧,有什么资格来调解离婚!在愣了一秒钟后,待字闺中的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谁说我没结过婚,我二胎都在打酱油了!这件事被我津津乐道了多年,也屡次被同事笑骂“表脸艺术家”,但其实我想说的是:作为年轻法官,如何才能让当事人信任自己的能力和阅历?

  在心理学上,人际信任的经验是由个人价值观,态度,情绪和个人魅力交互作用的结果,信任是一种态度,而被信任则是一种能力。比如说我们去医院看病,一个年轻清瘦的医生和一个鬓白微胖的医生,我们往往会更容易相信后者的业务水平,因为阅历代表了经验数值和能力等级。

  一个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年轻法官很容易被目光毒辣的当事人一眼认出并百般挑剔,而无论何种职业,不被信任的感觉是一种致命的挫败感。我曾见识过一位办理医疗纠纷案的法官,什么样的当事人都hold住,后来得知她曾经是医院的妇产科大夫,深谙医学知识。

WDCM上传图片

  此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让你的当事人信任你,你必须具备足够的底气,这种底气有些是专业领域的,有些也涉及非专业领域。

  比如当我说出“我二胎都打酱油了”这句话后,我要做的是立即去向周围的麻麻们了解养一个娃每个月的花销,从而能为调解双方定一个合理的抚养费数额方案。再比如民间借贷案件中常涉及到笔迹鉴定和测谎,每次送鉴定检材时,我都乐此不疲的向法医们学习一些鉴定的基础知识,从而在遇到一些伪造痕迹明显的借条或演技拙劣的虚假陈述时,我能够有底气的警告当事人:法官曾经当过法医,欺骗法官的后果很严重。

  这几年中,我扮演过许多角色:护士,法医,交警,会计师,心理咨询师,听起来似乎大言不惭,但确实成功的让一些不诚信的当事人在心理博弈失败后知难而退。

  职场新人容易露怯,进而因信任感的缺位而难于开展工作。法庭是一个有故事的舞台,在“请开始你的表演”后,我们需要学会一种高级的斗智,这种斗智不是胡说八道,而是用专业和智慧hold住全场的底气。让当事人信任你的专业和权威,是一件在法庭上能获得成就感的快乐的事。

04

保持生活的热情

让自己有趣而立体

  四岁时,我在咿呀学语的年纪爱上了黑白键盘的叮咚,梦想将来成为一名钢琴家。八岁时,我在国家大剧院观赏了一场天鹅湖,从此迷上了足尖上的艺术并幻想做一名舞者。

  十三岁时,我读了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被戏剧文学如诗的语言魅力折服并爱上写作,希冀成为一名作家。十八岁时,我被引入中国的第一部韩剧《爱上女主播》成功洗脑并加入学校广播台,觉得做一名主播是一件挺知性的事。

  二十二岁,我对《无人生还》中那位法官崇拜的五体投地,抱着“学法律的人不练就一张嘴皮子是没有出路的”想法参加了校辩论队,幻想自己是TVB剧中那样驰骋法庭的律政佳人。二十四岁时,我打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新东方学校中学部英语老师,在声带撕裂中与一屋子90后小妖怪斗智斗勇想尽方法不让他们睡着,觉得“传道授业解惑”是一份特有成就感的职业。

  我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职业人设,最终,我成了一位家事法庭法官。而立之年后,我抱着一架竖琴加入乐团,觉得虽然这辈子不可能再从事音乐专业,但在白天的喧嚣过后能躲进这样一隅神秘园聆听内心深处的声音,也是人生中可遇而不可求的小确幸。

WDCM上传图片

  我始终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专多能”的潜能,选择了一种职业,不代表你不能拥有其他的爱好和特长,只是因为每个人在同一年龄阶段的精力有限,只能专职于一种或几种事物,但并不妨碍我们在人生数十年的时间轴中,分阶段地去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其他事物,让自己成为一个博采众长而活色生香的人。

  两点一线的生活外,繁琐矛盾的法庭下,诗和远方是每一个法律人内心向往的国度,而每一个法官也可以有自己的个性和情怀:它可以是庭前观云卷云舒,也可以是伏案闻丝竹缱绻,可以是行云流水间的妙笔生花,也可以是卷宗案牍下的花鸟虫鱼,这种爱好既是茶余饭后的自娱自乐,更是一种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精神,捕捉美好的阳光心态,和学无止境的汲取能力。

  在魔都这样一个有着浓郁的文化氛围和艺术气息的城市,法官已不再是古董刻板的代名词,法官的形象应该是立体而非平面,阳光而非冰冷,法庭上专精尖业务过硬法庭下博雅广涉才情满满的。而法院也为年轻人开辟了一片馥郁的文化园地:无论是舞蹈队,器乐团,合唱团这样聚集了文艺青年的社团组织,还是“庭前独角兽”,“浦江天平”,法院电视台这样聚集了最强大脑的宣传平台,法官有了越来越多的自我展示的舞台,法院也不再只是充斥着社会矛盾的负能量聚集地,而更是一片鼓励大家反地心引力生存,绽放出不一样烟火的天空。

  文末,我想起“十佳”竞选时评委对我的提问:法官如何做到优雅?

  我用了五句话来回答:面对蛮横势力时有正气,专业知识面前有底气,生活中有朝气,才情上有仙气,解决老百姓的具体问题时接地气。

  这五句话同样适用于法官的“庭前乐活”。毕竟,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法官万里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