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抽丝剥茧寻找“失踪”申请人 金山法院顺利执结一起难案

2018年08月17日 来源:金山法院 作者:王亚卓 徐永其

  执行悬赏、失信名单、“点对点”、“总对总”查控、围魏救赵、守株待兔……信息科技融合三十六计,在烈日炎炎下,金山法院的执行法官与老赖们斗智斗勇,展开了一场又一场“歼灭战”。

  不过,近日一名消失多年的老赖主动现身还款,却发现申请人失踪了。经过多方努力,金山法院的执行法官们终于寻找到了申请人,并把执行款送到了申请人手中,顺利执结了一起长达多年的执行案。

  朋友借钱救难,赖钱不还成“老赖”

  2013年9月30日,张小军因做生意资金周转需要,向朋友李双林借了人民币8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借款于2013年11月30前偿还,并对该借款合同在公证处进行了公证。谁知,在拿到这笔借款后,张小军玩起了消失。

  为追回欠款,李双林向公证处申请公证,该公证处于2015年8月11日出具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执行证书。不过,在案件公证期间借款人张小军一直处于失联状态,且一直未履行文书确定的义务。

  随后,李双林便向金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张小军偿还相应借款、违约金及利息。

  执行立案后,金山法院执行局承办法官在第一时间向被执行人张小军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传票等相关法律文书,并对被执行人张小军的财产进行“点对点”和“总对总”网络财产调查。

  经查,张小军名下除与案外人共同共有一套房产外,并无车辆、银行存款、证券、社保等其他任何可供执行财产,且该房产内有多名被执行人家属居住在内。在金山法院发出相关法律文书后,被执行人张小军既没有向法院申报财产,也没有履行相关还款义务,一直处于下落不明状态。因此,金山法院对张小军房产进行查封,并对其采取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惩戒措施。

  失信惩戒显威,“失踪老赖”被逼现身

  近日,金山法院执行局接到来电,对方自称张小军,来电的目的是想履行自己三年前在法院的一件旧案。

  失踪多年的被执行人张小军主动打电话给执行法官表示要履行义务,多少还是让执行法官感到有些意外。经过盘问,张小军终于说出实情,原来自从金山法院对其采取了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惩戒措施后,他入住酒店、购买高铁、机票等受到严重影响,生活极为不便,更重要的是,近期他准备将名下房产进行置换,但由于房产被法院查封,无法进行出售,因此影响了其置换房产。张小军想联系申请人李双林,结果发现李双林失踪了,他联系不上李双林,所以想让法院法官帮忙寻找,以了结多年欠债。

  消失的申请人究竟在哪里呢?如今张小军找到了,申请人李双林却不见了踪影?金山法院的执行法官们在找到了消失多年的被执行人后,走上了寻找申请人的道路。

  老赖现身还钱,申请人却失踪了

  经过努力,执行法官找到了一个李双林之前提供的曾经使用过的电话号码。执行法官试着拨打电话。终于,电话接通了,接通电话的人自称是李双林的老婆。当听明缘由后,她向法官表示,此前她已然知晓借款事宜,近期丈夫不方便来院,她将全权代为处理。

  不久,执行人张小军和申请人李双林的老婆阿梅应约来到执行局。阿梅称李双林因为有事情不方便,特别授权她来处理本案,不过她并没有携带相关委托材料,只带来了双方的结婚证和身份证件。

  执行法官反复向其示明,如果没有委托手续又不是本案的当事人不能参与本案的执行协商。沉默许久后,阿梅终于道出实情:丈夫李双林因为涉嫌刑事犯罪被羁押于上海某监狱,他俩感情很好,属于半路夫妻,是在李双林服刑期间领证登记结婚的。李双林特别授权她来处理本案,但近期没有家属会见日,因此委托手续没办办理,只能随后补交。

  法官监狱提审,多年旧案终执结

  执行法官了解相关情况后,同意阿梅代理参与该案的执行和解工作,并告知其要尽快补交委托手续。

  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经过长时间沟通,双方就还款事宜达成一致:张小军一次性支付9万元了结此案。

  不久,张小军将9万元欠款一次性支付到了法院账户上。法官对张小军逃避执行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后,也相应解除了对张小军的惩戒措施。

  五日后,阿梅向法院补寄了授权委托书,并申请将这笔款项打入到申请人李双林的银行账户内。

  为了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执行法官驱车近百公里,前往上海某监狱与李双林确认和解情况及案款发放情况。经提审,申请人李双林明确了本案特别授权妻子阿梅来处理,认可阿梅与张小军达成的和解协议,并且同意将执行款项发放到自己的银行卡内。

  从监狱回来后,执行法官在第一时间将案件代管款发放到了申请人银行卡内,这场持续了五年之久的民间借贷纠纷终于了结。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