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救流浪猫的高架交警小浦:一个夏天烫坏一双皮鞋

2018年08月09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蒋迪雯 孟雨涵

  高温天,高架就像个烧烤架,高架上的交警就像要被烤熟了一样,29岁的浦佳慧是上海市交警总队高架支队的一员,来自机动分队,指挥疏导、排堵保畅、处理事故、纠处违章,和其他高架交警一样,他们的工作都是在大太阳下进行的,而且一站就是3、4个小时,有着令人“羡慕”的交警色。

WDCM上传图片

  烈日下,高架交警浦佳慧着长袖在延安高架指挥疏导。

WDCM上传图片

  骑上两轮摩托车,高架交警在车流里穿梭。

WDCM上传图片

  实线变道,500米之外已经被他捕捉到。

  早上7点浦佳慧骑着两轮摩托车已经到岗,车旁的装备箱里放着一大瓶1.25升的水和装有防暑用品的小包。

  他的小包除了风油精、人丹,还有晕车贴和创可贴,他说这两样是为驾驶员和乘客准备的,在做实习民警跟车时,他碰到过老人晕车吐得厉害,可是却帮不了他们,哪怕给他们一瓶水漱漱口也好。

  现在他是一名高架交警了,能够独挡一面,碰到老百姓有困难,这些都能应急,也能体现城市温度。

  小包里还有两样:防晒和补水喷雾,是爱人为他准备的,主要怕他再次晒伤,因为脖子后面反复起泡、脱皮、结痂,领口硬一直在摩擦,好不了。

 WDCM上传图片 

  随车小包里放的都是防暑用品,不少是为驾驶员和乘客准备的。

 WDCM上传图片  

脖子后面反复起泡、脱皮、结痂,领口硬一直在摩擦,好不了。

  这样的高温天,地表温度超过50度,“站上半小时,感觉皮鞋都要化了”,小浦说,一个夏天要穿坏一双皮鞋。

  在导流线上来回跑,边指挥边听着对讲机里的实时播报,延安高架南侧江苏路上匝道至华山路上匝道之间有一辆车抛锚,这时午餐已经送到高架的岗亭里,小浦走向岗亭方向,从车上取出水,往摩托车坐垫上浇了几下,顾不上吃饭,也顾不上等降了温的坐垫干一干,跨上车就出发了。

  到了现场,抛锚车的位置离最近的导流线将近一公里,小浦招呼车上的人一起将车推到一侧,留出空间让行车速度尽快恢复,这样的事小浦经常碰到。

WDCM上传图片

  浇水为坐垫降温。

WDCM上传图片

  即刻出发。

WDCM上传图片

  浦佳慧招呼车上的人一起将车推到一侧,留出空间让行车速度尽快恢复。

WDCM上传图片

  热的时候感觉皮鞋都要化了,小浦说,一个夏天要穿坏一双皮鞋。

WDCM上传图片

  小浦在拥堵路段指挥后车快速通过。

WDCM上传图片

  乘客还在强调车是怎么抛锚的,为什么要扣分,小浦耐心解释等候拖车到达。

  浦佳慧也有感动的时候,去年在延东立交南进口,一位操着地方口音的老太走上高架,小浦知道后从岗亭后面一路狂奔800米,当时老太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脑子犯晕,要陪着老太再走800米回到岗亭不大可能,此时有一辆经过的大巴司机主动停下示意带他们走,这让小浦很感动。下了匝道,司机从车后拿出两瓶水给他们,一声不响就走了。

  开回岗亭的路上,小浦又做了一回爱心人士——高架上救猫。小浦说,作为交警首先要把行车安全放在首位,车道上有猫,很多驾驶员会想办法避让,容易产生拥堵和事故,交警第一时间把猫带离高架,首先是为了交通安全。另一方面,这也是出于爱心,小猫也是一条生命,带回岗亭让它喝口水也是好的。

  正好最近支队和社会爱心人士在推一项“高架猫行动”,有15家定点的宠物医院能接纳流浪猫,小浦准备下班就送过去。

WDCM上传图片

  从高架上救下小猫。

  烈日下,跑来跑去处理事故、纠处违章,也会碰到不讲理的驾驶员,难道小浦就没有火气大的时候?小浦说:“不客观不公正不冷静,双方就很容易起矛盾。”

  他会想,对方到底是不是违章了,他这样处理是不是有问题,这个程序是不是规范。

  “穿了这身警服,往大了说,这就是上海交通形象的展示台”,小浦说:“高架上车多,来旅游的来办事的,起码要让外地驾驶员晓得,上海交警是讲理的,是不会欺负人的。”

  小浦告诉记者,火气大的时候,看看儿子的照片,想想他有趣的画面也就释然了。

 WDCM上传图片  

 再次回到岗亭,已经是午后1点了,一瓶水一支补水喷雾是小浦的降温必备,要等午饭时间才会用。

WDCM上传图片

  回到岗亭,小浦先卸下这套重20斤的装备。

   WDCM上传图片 

卷起袖子,黑白分明。

   WDCM上传图片 

3分钟解决午饭,虾去头掐尾不吐壳全下了肚。

   WDCM上传图片 

从2014年启用的新岗亭,配备了简易厕所、空调和饮水机,根据记者观察,从7点到14点半下班,由于出汗厉害,小浦就没上过厕所,屋内空调即便开到最低,房间温度也接近30度。

  浦佳慧要成为一名交警的想法,在读小学时就种下了,因为父亲也是名交警,读书时每天从学校到外婆家都要路过父亲执勤的路口,印象中父亲站在“蛋糕”上指挥很神气,即便看到小浦走过,眼神也不会停留。

  有个当交警的父亲是件很光荣的事,小浦曾把这个写进自己的作文里。在父亲的影响下,他报考了警校,有些东西是书本上没有,而现实中发生了又该怎么处理,父亲积累的经验算是为他开了“小灶”,在之后的工作中小浦也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方法。

  小浦的父亲一度也不希望他做警察,因为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艰辛和不容易,背后的付出也是别人所不知的。

  现在,小浦的儿子也已经2岁多了,也说要做警察,虽然孩子小,还分不清警种,但“警察捉坏人”的正义形象已深深刻在脑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