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黄山脚下,有个如假包换的上海派出所

2018年07月11日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景欣

  “飞地”是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隶属于光明集团的5个农场就是上海在江苏盐城和安徽黄山的“飞地”(江苏片区3个,安徽片区2个),由2009年成立的上海市公安局农场分局管理。

WDCM上传图片WDCM上传图片

左:上海练江牧场;右:上海黄山茶林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万名上海知识青年来到上海向西500公里的黄山东麓,将汗水与青春洒向了这片山岚气清、人杰地灵的土地,四十多年后,数十名上海80后民警背井离乡、长期和家人分隔两地,只为守护这块“八山半水半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皖南一隅,黄山东麓;云蒸霞蔚,山岚气清

  “少了你,家里桌子缺一角”

  顾登峰从2012年10月份到练江农场派出所担任社区民警的工作,迄今将近五年。期间,减去每月回沪休假的几天,剩下的20余天,他都坚守在离家几百公里的岗位上。家里的老人曾对他说:“少了你,家里桌子缺一角。”言语中对他的挂念可见一斑。

WDCM上传图片

练江农场分局里面的民警

严格把关练江牧场里产奶的每一道流程

为上海市民的食品安全负责

  作为一个1岁多孩子的父亲,为了工作,他不得不缺席女儿成长过程中的重要阶段,而女儿,也逐渐习惯了爸爸离家工作多于在家陪伴的日子。

  “每次休假回去,她见到我都会害羞。第二天熟悉以后跟我还挺亲的,而且我回去上班的前几天,视频的时候她还比较热情。但几天后就不搭理我了。”说到这里,民警小顾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因为农场派出所的特殊性,这些民警的排班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很特殊的原因一般不换班。有一次,小顾的女儿患了手足口病,夜里哭闹得厉害,妻子只能打电话给小顾的老丈人,帮忙把孩子送去医院:“我在单位最怕夜里接到家里人的电话。”一次闲聊时,小顾如是告诉同事。

WDCM上传图片

商户消防管理

  今年10月份,黄山农场派出所的社区民警李彬,即将初为人父,但为了这份守护他人的工作,他只能通过视频通话,传达对妻子的思念。这种情况,在这些远离市局的农场派出所中,早已司空见惯。

  这些社区民警从刚参加工作时对辖区居民的陌生,到后来随便报一个名字便知道其家庭情况,这离不开他们日复一日的走街串巷,每家每户的登门造访。每天,那里的每一个人见到他们都会亲切地跟他们打招呼。

WDCM上传图片WDCM上传图片

图1、 2:防范安全隐患、诈骗等知识的宣传

WDCM上传图片WDCM上传图片

图3、4:走访、慰问社区居民,并检查和消除用电、用气和用火的安全隐患

  黄山茶林场的苏多胜老人提到李彬,也是赞不绝口:“这个小伙子很不错的。工作很认真,对我们这些老人也是无微不至,每次来看我们的时候,都会检查我们家里的用电、用气和用火是否安全。有时候一天没看到我们,就会特意打电话或者上门,来了解情况。”

  今年两月份,大雪封山,李彬心系辖区居民,特别是独居在黄龙队的孤老余少彬。当他发现余老连续三天都没有出现在他常去的那家便利店时,出于担心,他进山去探望老人,发现余老因为感冒、高血压卧床不起,要不是发现及时,老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此后,二人结成帮困对子,余老也成了李彬最牵挂的人。

WDCM上传图片

李彬(左一)慰问余少彬老人

  苏老还告诉记者:“邻里间有什么矛盾,他看到也会主动来调解。”据了解,无论是练江农场派出所还是黄山农场派出所,其辖区里的家家户户都留有农场分局社区民警的手机号和微信号,一旦发现有什么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和他们联系。他们也借此契机,加强社区的安全防范工作。还通过微信公众号,定期向居民推送防火防盗防诈骗等安全知识。

  “小伙子真的特别好,如果调走,我们很舍不得。”忙着割芝麻的一位中年妇女对李彬的工作也很是认可。

  “曾被蚂蟥咬了5个血窟窿”

  位处黄山东大门的黄山农场派出所,是上海市所有的公安机关中,距离上海最远、海拔最高的派出所。方圆4.4平方公里的黄山茶林场里层峦叠嶂、万壑绵延,在这里建设技防设施和硬隔离并不现实,唯一切实可行的防范措施就是巡山。

WDCM上传图片

黄山农场分局管辖区示意图

  巡山工作看似简单轻松,但工作强度远大于平原地区。崎岖的山路使得80%的巡逻路线需要民警带领护林员徒步巡山,“邂逅”野猪、毒蛇等野生动物更是家常便饭。

  从小生活在上海的巡山民警陈正宇告诉记者:“每年夏天,“五步蛇”和竹叶青就开始频繁出没。我上次开车就看到路边有一条“五步蛇”,所以每次徒步巡山,我都要拿一根棍子敲打草木丛,来驱赶毒蛇。万一被咬,离这最近的抗蛇毒血清站也要开车一个半小时才到,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WDCM上传图片

山间巡逻碰到水时,还得脱去鞋子、卷起裤腿

  还有一次,他巡山结束回到所里,突然觉得小腿麻麻的。掀开裤腿一看,5个半个小指甲盖大的血窟窿正在流血,才知道自己是被蚂蟥咬了:“不能在一个地方长时间不动,不然很容易被蚂蟥叮的。”

  5年下来,他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如今能淡定应对。“有时候我开车巡山,还能在马路上看到带着野猪宝宝的大野猪。”

  “就当做磨炼了”

  茶林场巡逻任务的侧重点四季分明。

  春季,是茶树和春笋的重要生长期。为了防止外来人员偷偷采摘,每天清晨5、6点,民警就要根据采茶时间特点,错时开展巡逻。

WDCM上传图片

巡逻茶林厂,防止有人偷采茶叶

  由于茶叶种植区域分散,大多处于山坡地带,他们只能通过驾车加徒步的方式才能一一到达。这样的巡逻必到点一共有25个,每天早中晚各巡查1次,每次少说也要两个多小时。

  夏季则要重点检查茶林场唯一的水源——黄山的自然降水的安全和供水设施的正常运转,而且山区夏季多雨水,经常发生落石、滑坡、塌方和洪水等险情,所以他们每日还要巡查辖区重要进出道路的通行情况。

  秋天,是非法狩猎和非法砍伐林木行为的高发期。当地森林公安通过区域警务合作,与派出所共同开展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颇有成效。

  去年10月,民警在巡逻中就发现了一起非法狩猎案,成功解救了7只野生禽鸟。此外,在巡山中,民警也留意观察野外种植的情况。

  冬季防火是山里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哪怕是一个火星,都有可能造成几座山头林木尽毁,国有资产也将遭受重大损失。

  所以,在整个农场趋于平静的季节里,巡山民警依然日复一日地在山里巡查,及时化险为夷,确保了辖区多年未发生严重的山火事故。

WDCM上传图片

雪中巡逻

WDCM上传图片

清扫积雪

  巡山工作枯燥且艰险,仅仅是警用皮鞋,一年就走坏了7双。而且山里那种与世隔绝的寂寞,非常人所能忍,更何况是从小生活在繁华都市中的年轻人。

  “其实也是一种磨练,这几年不也这么过来了吗?”当记者问陈正宇巡山工作苦不苦时,这位80后的年轻民警正在海拔500米左右的山上,顶着35℃的高温巡山,那身警服也早已湿透。

  这群青年民警面对考验和磨砺,他们选择了坚持和坚守,在距离上海市局480多公里外的“飞地”默默耕耘,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