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法医杜猛的坚守:做一名执着的"尸语者"

2018年06月13日 来源:警民直通车-上海

WDCM上传图片

  杜猛,男,36岁,中共党员,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刑侦支队法医探长。2008年参加公安工作,曾被评为第十四届“上海市青年岗位能手”、“分局优秀共产党员”1次,荣立三等功1次,受到嘉奖2次。

WDCM上传图片

  杜猛有一对可爱的儿女,他深爱着自己的工作,也深爱着自己的孩子。由于法医是要与各种各样的尸体接触,但有时候,会遇到家人不理解的尴尬,特别是女儿的不理解,事业和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让他既欢喜又无奈。从2008年到2018年,杜猛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10个年头。在这十年间,杜猛勘验了上千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拆穿伪造现场无数,为人民群众讨回公道无数,接待死者家属无数,无一错漏,无一投诉。杜猛常说,“痛苦吗?也许吧,但是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看过好多现场,为人民群众做过好多事情,所以没什么可后悔的。”他最终以自己的正义和敬业,获得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更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WDCM上传图片

  杜猛的骄傲:看破生死的谜团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杜法医接到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说是在一个工地上有个工人可能是中暑死了。杜法医赶到现场进行尸体检验,发现死者的衣服上沾染了一些黄沙,可是现场的周边却并没有黄沙;死者的背部有螺纹状的印痕,然而现场却没有螺纹状的物品,显然尸体被移动过;他还发现在死者右手有一个绿豆大小的圆形斑迹。这个斑迹颜色有点发黄,周围微微隆起,而中央却有点凹陷,摸上去有点硬。扎实的专业知识告诉杜法医,这可能是电击形成的,所以中暑死亡是假的。杜法医环视一周,没有发现电源——看来尸体已经被转移过了。既然如此,工地上想必是要隐瞒这个情况了,于是杜法医不动声色地开始寻找。太阳已经爬到了他的头顶上,汗水也湿透了全身,但他还在艰苦地寻找,一直到太阳甩过肩头。最后,杜法医挖开一堆废弃的建筑垃圾,找到了里面埋藏着的工人工作需要用到的电机。就在这个电机上,杜法医找到了裸露的铜线。眼看事实被揭露,工地的老板苦苦哀求,杜法医回头瞪着老板,吼了一句:“不可能!”于是,工地因为安全生产事故被责令停业整顿,死者的家属也拿到了应有的赔偿金。而杜法医,得到了家属的几句“谢谢”。虽然在别人看来,这几句“谢谢”只不过是上下嘴皮子碰一碰,可杜法医却在家属离开之后,笑了。

WDCM上传图片

  杜猛的无奈:“爸爸,你离我远点!”

  有一次,在一个小树林里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肉都快要烂光了。这种情况下对于案件性质的判断是很难的。而杜猛在检验时看到死者舌骨上有个大约3毫米长的骨折线,推断出死者有被人掐颈致死的可能。又看到离死者几米远处的树枝挂着因腐败而脱落的外皮,外皮上残留一个脚趾甲,染成了粉红色,于是杜猛猜测死者可能是个年轻女子,并且尸体曾经被移动过。既然死者的身份和死因都有了方向,案子破起来也就顺利许多。

  当天,杜猛洗完澡下班回家,女儿欢天喜地地迎了出来,杜猛双手捧起女儿圆嘟嘟的小脸,正要问问女儿的成绩。话还没说出口,却不料女儿突然眉头紧皱,挣脱了爸爸的双手,尖叫道:“爸爸,你离我远点!”接着跑进了屋子里,还锁上了门,好像在逃离一个恶魔。杜猛的心立刻沉了下去。等孩子他妈终于把孩子哄好之后,告诉杜猛,一个偶然的机会孩子知道你成天摸尸体,今天她说闻到你手上有臭味!

  杜猛蜷曲在沙发上,脑海里不停播放的都是那句“爸爸,你离我远点”,反反复复地折磨着他的神经。想到至亲的女儿竟再也无法亲近,他掉下了眼泪。无法接受,却也合乎常理。因为他曾经刚刚工作的时候,自己一个大男人都经常害怕、担忧、不安、失眠,当时甚至精神几近崩溃。所以一个三岁的小姑娘会害怕,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从此,杜猛看完尸体后洗手的次数从3次增加到了10次。只是,他再也无法像别的爸爸那样亲近自己的女儿了。这时候,他只盼着女儿快点长大,希望长大懂事了,就能够理解自己了。

  女儿的态度,像一只无形的手,将杜猛的眉头紧紧地拧成一堆。他忽然觉得工作竟变得如此的疲惫,而疲惫之后,却没有一个温馨的港湾可以停靠。每天早上睁开眼睛,锁紧眉头,然后将身体挪动一天,活的像个行尸走肉,毫无意义。

WDCM上传图片

  杜猛的坚持:人民群众需要我

  但在经历了这样一个现场之后,杜猛转变了。那天杜猛接报说在农村里有个老人死亡。杜猛在现场例行询问情况,老人的儿子、儿媳妇在场,告诉杜猛说老人在院子里跌了一跤,可能是年事已高,身体又不好,就这样去世了。室外跌倒处的现场因为突然下起了雨,痕迹已被冲刷干净。然后杜猛例行检验尸体,在脚踝处有一道环形皮下出血,摔跌无法解释。本来一道小小的损伤并不能引起一般人的重视,但萎靡不振的杜猛看到这里,就像无声处听到一声惊雷,突然眼睛睁的圆溜溜的,迅速开始查看其他部位的损伤。于是,在胸部发现肋骨骨折,在颈部发现轻微的皮下出血,在手腕发现浅淡的皮下出血。综合来看,有约束伤,有暴力伤,那么有他人加害的可能性极大。根据这些线索,刑侦支队又对老人的儿子儿媳进行了针对性的审问,终于揭开了事实真相。原来老人的儿子是继子,想让老人搬走以翻新老房子,但老人担心继子赶他出去、霸占房子,死活也不同意。终于在这天,继子前来“教训”一下老头子,没想到年迈的老人根本撑不住继子的虐待。当事情水落石出,杜猛的心再一次跳动了起来。这是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人沉冤昭雪,让作恶的人落入法网。杜猛觉得,在嘉定,还有千千万万个家庭需要他,还有社会的公平正义需要他,还有自己为人民服务的理想需要他。于是,他选择了坚持,坚持到自己再也坚持不住为止。

  “女儿可以让爸爸离她远点,但我不会离人民群众远点。”杜猛望着窗外的湛蓝天空,语气格外平静。而在这十年里,女儿渐渐长大了,老婆也渐渐理解了,杜猛每天紧缩的眉头渐渐舒张开来。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杜猛把他全部的青春都奉献给了为人民服务的公安法医事业。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