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监狱民警工作手记|曾经被毒害 如今重振作

2018年03月09日 来源:上海法治报 作者:金豪

  身着“铁窗衫”的他,躺在监室的床铺上,目光散漫,神情阴郁。一把推开其他服刑人员端来的饭碗,他痛苦地大声喊道:“我是个废物?要你们管吗?”情绪失控的他,多日拒绝进食,神情悲观绝望。

  他叫张志,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刑入狱,由于在社会上吸食毒品,精神出现幻觉,极度兴奋之时,从三楼窗口纵身跃下,导致下肢骨折。

  因为发现肢体手术的固定钢板断裂,加之得知刑事司法政策调整,作为一名涉毒的服刑人员,刑期较长的他改造心态随之发生变化。民警高沈舰在上海南汇监狱各部门和监区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主动应对这一难题,积极采取系统的、个性化的矫治手段,最终将其成功转化。

  民警工作手记一

  在教育矫治过程中,通过细致观察精准掌握张志的内心动态,采取有效的矫治手段,帮助其解决在改造中面临的现实困难,并引导他逐步消除对立的改造心态。

  ——高沈舰

  深秋,窗外光秃秃的树梢,摇曳在风中。

  在学习现场,服刑人员们都埋着头,认真地读书或者做着笔记。

  经过11号监房的门前,现场执勤的民警高沈舰注意到,从医院动完手术回来的张志,在床铺上已经躺了一个多月了,整日神情阴郁,缄默不语。如今,卧病在床的张志忧心忡忡,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次是修复旧伤,假如手术一旦失败,恐怕要一辈子躺在床上了。

  张志,入狱前无业,中学就辍学,开始闯荡社会,与一群社会上的“混混”称兄道弟,因交友不慎沾染上毒品。因为涉毒犯罪,多次入狱服刑的张志已经是一根“老油条”。

  此次入狱后,经过高沈舰观察,张志在日常改造中的表现较差,多次发生与同监房的服刑人员争吵等违纪行为。

  在监狱组织的例行体检中,医生意外发现张志腿部植入的钢板断裂。经医院的手术治疗,返回监区康复休养的张志内心十分恐慌,担心自己以后会瘫在床上。对于张志内心的担忧,小高是一清二楚。

  为了打消张志的悲观情绪,小高多次劝慰张志,一定要安心养病,目前多想也是无益,如果不进一步做好康复工作,以后恐怕真的站不起来了。听了小高的一番话,张志没有吱声,脸上面无表情。

  为了设身处地解决张志的日常生活困难,按照监狱的制度规定,小高向监区进行申请,经过监区统一调配,及时为张志安排了一名看护人员。这名看护人员参加过监狱护工培训班,具有护理上岗证的专业人员。

  护理人员刘明,个头中等、身板结实,住在张志的上铺,是刚调配到这个监房来的,主要负责帮张志擦身、服药、洗漱、吃饭等日常生活。

  虽说对护理工作是轻车熟路,但是刘明感到,护理张志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主要原因是张志不怎么配合。动完手术之后,卧病在床的张志举止异常,情绪悲观,总是独自沉默不语,并多次推开刘明递过来的饭碗。

  走进11号监房,站在张志的床前,高沈舰微笑着说,如果躺在床上感觉无聊,不如在监区图书室借一些有益的书籍,利用养身体的这段时光,提升一下自己的文化修养。

  听着高沈舰关切的话语,望了一眼民警放在自己床头的书籍,张志呆滞的目光转动了一下,隐约闪过一丝星光。

  民警工作手记二

  在教育矫治方法上,采取人性化的方式,关注服刑人员的身心健康,并与之进行情感交流,采取积极有效的正面沟通,使他的负面情绪得到进一步疏导。

  ——高沈舰

  午后,冬日的暖阳洒入窗棂。

  在张志的床前,小高与他开始了新一轮的交流。虽然知道张志不愿开口,但高沈舰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希望张志能够打消内心的顾虑,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小高诚恳地说:“在信任的基础上,我们能不能进行一次心平气和的沟通?如果你愿意,我想和你谈一谈!”望着小高坦诚的目光,张志侧过身、转过脸来,迎着小高的目光,嗫嚅着嘴唇,终于开口说话了。

  和小高同龄的张志是个80后,家中的独子,因为工作繁忙,父母没空陪伴他,只能通过物质手段去满足他,养成他一味追求物欲的坏习惯。

  17岁,辍学的张志在父母的资助下开了一家米线店,虽然是小本生意,因为做的是良心买卖,采取薄利多销的方式,做生意很实诚,拉住大批回头客,买卖经营的相当不错。但是,花无百日红,两年后由于征地拆迁,这家店铺被迫停业了。

  19岁,张志开始“混社会”,因为不肯吃苦,加之文化水平低和职业技能缺乏,很难找到一份合意的工作。往往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没干几天他就因“有人管,不自由”炒了老板的鱿鱼。以自我为中心,眼高手低的张志想做的工作做不了,能做的工作又不想干,整日东游西逛,渐渐走上了“游手好闲”的歧途。

  不久,因为结交毒友染上毒瘾,他多次入狱服刑改造,虽然在思想上认识到毒品的危害性,但是回归社会后却无法摆脱毒魔圈子,在毒友的撺掇下复吸。

  当谈到狱中的改造生活,张志言语中体现出不满,对之前主管民警的工作有看法,认为是民警故意“刁难”他。小高静静地听着,等其情绪缓和下来之后,耐心地对客观因素进行了分析。听着小高有理有据的阐述,张志情绪渐渐缓和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随着交谈的深入,小高对张志的思想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小高递给张志一件羊毛马甲,是张志母亲接见时带来的,内衬是羊绒的,柔软暖和。天气一天天冷下来,有这样一件马甲,实在是一件对付寒冬的利器。

  原来,接见那天,小高当时就发现张志母亲带来的这件马夹有外罩,也就是说是可以外穿的,不符合监狱服刑人员物品管理规定,本该让张志母亲按照监狱规定带回,但在寒冷的冬天,张志的身体情况又不允许,怎么办?翻看着手中的马夹,小高灵机一动,决定采取一个折中的办法。

  于是,小高给张志的母亲讲明监狱制度规定,经张志母亲同意,立即动手将马夹的外罩和衬里拆开,一分为二之后,外罩按照规定退回,并经监狱领导审批,同意衬里带回监区交给张志御寒。这样一来,既保留了马夹的保暖功能,也去除了其可以外穿的安全隐患。

  听到小高的解释,张志望了警官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考虑到张志的身体还在康复期,身体需要增加一些营养,小高提出按照监狱规定,根据监狱医务所医生的建议,可以给张志增开一些营养食品,以补充身体需要的蛋白质。

  听了小高关切的话语,正在喋喋不休的张志愣住了,慢慢低下了头,目光中闪烁着泪花。

  民警工作手记三

  在教育矫治过程中,启发张志善于换位思考,引导其掌握与家人沟通的技巧,通过关系调适达到修复亲情的目的,帮助其建立悔过自新的人生目标。

  ——高沈舰

  早春2月,春寒乍暖,窗外的树枝上绽放出新绿。

  一个亲情会见日,张志坐在轮椅上,喜滋滋地等待着。

  对于在狱中服刑的人来说,有一份不离不弃的亲情,实在是一件非常暖心的事情。张志的父母也一早赶到家属候见区。之前,一直是张志的母亲来监探望他,这次接见,张志的父亲也赶来了,两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在接见窗口,坐在轮椅上的张志与父母仅仅交谈了几分钟,竟然摔下电话听筒,情绪激动地隔着玻璃窗,朝父母大喊大叫起来。

  为了稳定张志的情绪,在现场执勤的民警将他的轮椅推到服刑人员候见区。赶到事发现场的小高立即安排带队民警将张志带回监区,然后赶到家属会见区域,与张志的父母进行沟通:一方面安抚张志父母的情绪;一方面了解张志与父母发生冲突的真实原因。

  经过沟通,小高了解了事发经过,原来,张志的父母在候见厅等待接见的时候,从服刑人员“信息查询自助终端机”上查询到张志近期的狱内表现,发现并不是像张志在亲情电话中说的那样好,夫妻两人四目相对,心里感到一阵阵失望。

  令人没有想到的,张志一见到父母,就操起话筒,得意地自夸自己在狱内的改造表现良好。父母默不作声地听着,最后终于忍不住了,硬着头皮点穿了儿子的谎言。无地自容的张志情绪一下爆发了,对父母大喊大叫,做出了很不尊重的举动。

  “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总是无法体谅父母的苦心,望着张志父母期待的目光,黯然神伤离去的背影,高沈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接见结束,高沈舰赶回监区,在谈心室内和张志聊了起来,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张志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沉默半晌之后,对自己的冲动行为露出一丝悔意。

  第二天清早,为了安抚张志父母的情绪,小高安排张志给家里打个亲情电话,结果从母亲口中得到一个坏消息,原来,张志的父亲回家后卧床不起了。原本身体一直不太好的他,这次为了来看服刑的“宝贝儿子”,特意赶了个早来见面,不料却是不欢而散。

  得知父亲病倒,张志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高沈舰一方面安排张志参加监狱组织的家庭关系调适班进行学习,另一方面,对张志进行监规纪律教育。告知他在接见场所大喊大叫是违反纪律的行为,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

  随后,高沈舰经过监区批准,与张志的父母进行电话沟通,及时告知了张志近期的改造情况,希望得到其家人的配合和支持。

  两个月后,在接见厅,张志主动向与父母亲致歉。会见过程中,微笑始终挂在他们的脸上。心结解开了,张志的亲情支持系统得到了恢复,在父母的鼓励下,张志的改造表现也一天天得有所改善。

  4月,万物萌发,人间芳菲。

  在监狱的习艺场,服刑人员正在排练文艺节目。张志和其他服刑人员自编自演一个反映改造生活、真诚改造自新的小品——《毕业季》。不久,在监区开放日的舞台上,张志与其他服刑人员同台的精彩表演,引来台下观众的阵阵掌声。

  望着张志全神贯注的表演,小高露出欣慰的笑容。结合监狱组织开展的服刑人员兴趣班活动,小高鼓励张志进一步巩固改造成绩,引导他报名参加了艺术矫治项目,将学习改造成果以舞台艺术的形式展现出来,以真诚表达对社会和政府警官以及父母的感恩之心。

  正是在民警的鼓励下,张志把刑期当学期,积极参加监狱组织的读书、绘画、乐器、益智游戏等各类兴趣小组。张志深深地感到,以前的自己读书太少了,现在可以在监狱相对安静的环境中多读书学习,多思考人生,多学习技能。随着时光流逝,狱中的他收获满满。短短半年时间,他阅读学习了《唐诗三百首》、《日语日常会话》等书籍,还参加了电工技术班培训,以及《经济管理》大专班的自考课程学习。

  张志将写周记作为与小高的交流沟通方式,在不断沟通交流中,他渐渐对民警产生了信任和依赖,在改造生活中也越来越自信,脸上时常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5月的某天,张志端着一大碗生日面,吃着面条,听着民警在耳畔的生日祝福,张志的心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警官竟然能记得自己的生日,他心中充满了感动,进一步激发了他认真改造的信心和决心。

  在监区召开的忏悔大会上,张志满怀悔恨地说:“我错了,毒品毁了我的人生!在警官的教育引导下,我一定要改过自新,彻底远离毒品走向新生。”(文中服刑人员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