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一对警察父女的另类元宵团聚

2018年03月03日 来源:上观新闻

  上午9时,黄浦公安分局豫园派出所民警张友勇准时坐在指挥室的工位上,开始监测豫园商城的客流——这是他第10年参加元宵节豫园安保工作。

  偶尔,他的目光会停留在大屏幕上某一块聚焦九曲桥畔疏导岗的画面中——那个站在黄色疏导岗上的年轻女孩,是他的女儿张炎妍——这是她以学警的身份第一次参与节日安保工作。

  隔着视频探头,父女两“共度”了这个元宵佳节。张友勇说:“她在豫园商场里现场安保,我在派出所指挥中心视频监控,我能透过大屏幕看到她,她也知道我一定会通过视频看到她——我们也算是一起过节了。”

  大屏幕上,豫园人头攒动。老张熟练地切换着监控探头,不时将镜头拉近,仔细观察可疑细节——这是派出所日常的视频巡逻。“元宵节总体情况正常,游客虽然不少,但是比起春节期间的大客流还是少了一下。”不过老张并未因此放松:“今天是工作日,观灯主要在晚上,所以一点都不能松懈。”

  镜头切换至豫园商城人气最高的九曲桥,老张停了一下,目光停留在一侧黄色疏导岗上的女儿身上。旁边有同事笑起来了:“老张,你女儿站得蛮标准的,有你当年的样子!”老张笑起来,又把镜头切换至下一个地方。

  今年是女儿小张首次参加豫园节日安保工作,张友勇提前就叮嘱女儿:“我告诉她,你虽然还是一名学警,但要以警察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任何情况不能慌乱,及时报告,对于各类应急处置我们都有详细的预案。”他还提醒女儿即使在人多的地方,也要特别注意警容警貌,“要展现人民警察的精气神”:“我跟她说,这个精气神不光是穿得笔挺、站得笔直,更要在工作中保持高昂的精神状态和热情,比如遇到有游客不理解,要耐心跟他们解释,遇到外地来上海的游客不熟悉路,要细心准确地提供帮助。”

  不过到了休息时间,老张就会注意观察九曲桥边的情况,看到女儿换岗,他立即拨通了她的电话:“九曲桥冷不冷?有没有风?你穿制服觉得暖不暖?”对于女儿从警,老张一开始不支持。“我自己做了28年的警察,知道其中的辛苦,尤其是节假日都不能跟家人一起过。女孩子这么辛苦,做父亲的肯定要心疼的。”在女儿报考公安学院前,他提前给女儿打了预防针:“我让她想清楚,做警察肯定要牺牲很多个人时间,要吃得了苦。这么多年,她也明白我的工作性质。但是她反复考虑还是决定报考。这是她自己的决定,那我就支持她。”

图像

  工作间隙老张给小张打电话询问情况。

  尽管执行着同一项安保任务,但父女俩坚守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实际还跟过去一样,无法在节日真正团圆。看到女儿的身影出现在派出所指挥中心的屏幕上,老张有些别样的感触:“以前她也会埋怨我过节没有陪她,现在就让她亲身体会作为一名警察的职责,走一走我走过的路。”

  站在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第一次参加节日安保的张炎妍对父亲说起的“责任”和“收获”有了直接的体会。“春节期间豫园经历过几次客流高峰,如果不是我们这么多公安、武警和安保力量提前采取措施、现场疏导,大家的安全就难以保障。元宵节是豫园灯会最后一个高峰,我们还是要打起精神做好现场工作。”春节期间,有游客拉住站在疏导岗上的小张,说孩子找不到了:“当时他们快急哭了。我立即上报,又在岗上观察,很快就帮这家人重聚了。能够在紧急情况下帮到别人,真的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

  “有时如芒在背,有时又特别温暖。”小张知道父亲能透过摄像头看到自己:“爸爸有时看到我休息或换岗打电话给我,问这问那,我也提醒他九曲桥虽然是重点区域,但不能不关注别的地方!”

图像

小张第一次参加豫园节日安保。

  与父亲另类的元宵“团聚”,小张却感到能与父亲并肩作战也是一种“小确幸”:“唯一失落的应该是我妈,她抱怨说以前是爸爸一个人不着家,现在是两个人都不着家。有一天她还特地跑来看看我在岗位上是啥样。”

  坐在大屏幕前与女儿隔着摄像头相聚,老张颇有感慨。10年前,豫园还没有举办元宵灯会活动,但是元宵节逛豫园的习俗一直都有。那时,他就在派出所指挥中心值班,盯着屏幕上的人流,每一小时向分局指挥中心上报一次。当时的客流监测,全靠民警目测估算,“比如豫园8个进出口的客流量,只能凭目测报一个人大概的成数,当然那时游客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多。”

  近几年,随着科技水平不断进步,警用智能化大客流监测系统日益完善,精准监测客流的电子眼已经取代了人工估算。跟10年前相比,豫园派出所辖区内的视频探头数量从24个增加到了现在的300个,从豫园商场周边的大小路口到豫园内的各个进出口,再到豫园内部的各个人流节点,实现全覆盖,探头的清晰度显著提高,豫园商城的电子眼能精准监测客流数量,实时显示。

  “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客流数据的变化研判客流趋势,供分局指挥中心调整相应的安保措施。”张友勇看着大屏幕上的女儿说:“他们这一代公安民警的工作,一定会插上智慧的翅膀做得更加精细。但再高深的设备,也离不开人的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