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保卫进出列车安全 铁警执守三等小站17年

2018年02月25日 选稿:刘欢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王海蛟 李非飞

  韩文跃,今年54岁,北京铁路公安处涞源站派出所驻大涧站警务区民警。从警28年,韩文跃就没有离开过京原线,在这个距离北京240余公里以外的偏远三等小站一干就是17年。

  今年1月,一场寒潮侵袭大半个中国。地处太行山深处的大涧站也没能幸免,气温骤降至零下25摄氏度,最冷的几天甚至接近零下30摄氏度。天气虽然恶劣,但是工作不能停止。像往常一样,韩文跃开始每天的巡线工作。裹着一身棉服的韩文跃顶着四五级北风,沿着京原线上泛着寒光的铁轨巡逻,才检查了几个信号灯,他的双手就已经冻得通红。因为自己的手掌宽大,戴着配发的制式手套太小,韩文跃已经习惯光着手干活。对于这份枯燥的工作,韩文跃倒也乐观:“每天走一圈,就当锻炼身体吧。每天最少10公里,一共要花四五个小时。”

  春运期间,又赶上学校放假,偏远地区的货运火车线上一般都是开放式,为避免人员或牲畜进入火车道出现危险,老韩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进行铁路沿线所有村庄的铁路安全教育宣传工作,叮嘱村民看好小孩不到铁路上玩耍、不到线路区域放牧等,赶上村里有集市或人多时,他常与村民唠家常、宣传铁路安全知识。

  韩文跃住在站上职工宿舍,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里,因常年煤尘附着,墙壁、窗户、书桌,甚至床单被褥,看起来都是黑乎乎的。车站沿线分布着几个煤场、货运场、装卸站,所以空气中煤灰含量很大。韩文跃会常备一块手绢,时不时擤一下鼻子里的煤灰。

  由于位置偏远,缺少交通工具,出行是个难题。单说买菜就得搭车去10公里外的灵丘县城,“赶上下雨下雪,就只能在屋里煮一碗挂面,撒一点盐”。韩文跃一个人驻站,所有的衣食住行、工作起居都得自己安排。休息时,屏幕已经发黄的“大脑袋”电视里播着新闻,胃不太好的老韩煮点小米粥边看边吃,清淡简单的饮食老韩早已习惯。

  随着绿皮火车退出历史舞台,小站目前仅剩一趟往返北京西到大涧的客运列车,其余均为货运列车,每天有20多趟。由于大涧站地处山西境内,货运列车以运煤为主,车站内的货运场每天装卸燃煤。大涧站警务区是北京铁路公安处下辖最偏远的警务区,位于山西省灵丘县,而韩文跃所属的涞源站派出所却在河北涞源县。距离上的偏差,使韩文跃的日常工作开展得更加艰难。大风卷起灰尘夹杂着煤渣刮过来,整个人从头到脚就蒙上了一层灰。尽管如此,如果有车辆进站停靠,老韩就要对车辆进行例行检查,不论春夏秋冬、白天黑夜,始终坚守保卫着每一列进出列车的安全。

  凌晨1点,星空下的小站空无一人。老韩来接站上的唯一一列旅客列车,这趟北京西开往大涧的6437次列车每天只有一班,列车凌晨0:55抵达大涧站,列车在站内停车至清晨5:38再启程返回北京西,全程7小时左右。

  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京原铁路,蜿蜒于太行山区。韩文跃的父亲退休前也是北京铁路公安处民警,守护这条铁路许多年。父亲的熏陶让他最终也走上了铁警的岗位,在这个偏僻小站坚守多年。涞源站派出所辖区地广人稀,许多警务区的警力不能满足工作需求。驻站工作单调枯燥,条件艰苦,警力情况显得更加窘迫。韩文跃也希望有新生力量加入驻站工作中,“值班的时候也能多个说话的人了”。

  今年春运以来,涞源站派出所又有了新的任务,值乘北京西至成都的临时旅客列车任务,这趟车从北京西到达成都需要两天两夜,而列车抵达目的地停留1小时即折返,一趟下来就是4天4夜。考虑到派出所警力不足,韩文跃主动请缨,决定倒班时少休息两天,参加值乘临客任务,为确保广大旅客旅途平安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