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申城初四夜宁静 烟花爆竹禁燃后外环内外一个样

2018年02月21日 来源:解放日报

  初四夜里“迎财神”,噼啪作响的鞭炮曾被认为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不过这个年初四的晚上,辖区紧贴外环外侧的普陀公安分局白丽派出所治安警长陈永奎巡逻时“竖着耳朵”也没听到几声爆竹声:“这样的习惯会相互感染,对面的小区不能放了,这边的小区慢慢就放得少了。”

  普陀区桃浦镇有两个派出所——白丽派出所与桃浦派出所,外环线正好穿过辖区。事实上,上海这样跨越外环线的地区还有不少。一路之隔,烟花爆竹管控规定完全不同。三年实践,这些特殊区域该怎么管,又出现了哪些变化?

  宣传外环内外力度差不多

  “每年春节前我们一样要进社区宣传上海禁燃禁放烟花爆竹的规定,还要发动市民提供非法燃放烟花爆竹的信息。”陈永奎告诉记者,去年年底,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再次利用社区商业设施、物业广告、电梯显示屏等“各种手段”展开上海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的宣传。“我们跟隔着一条外环线的桃浦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对标’沟通过,发现外环内外在宣传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方面的力度和内容都是差不多的。”

  无独有偶,在宝山区公安分局辖区内,杨行、宝杨、顾村、刘行和吴淞5个派出所管辖的区域地跨外环内外。这些区域的社区民警发动居委会工作人员、平安志愿者2000余人次,在小区300余块LED 电子屏播放相关法规,希望“外环线以内‘零燃放’、外环线以外尽量不放”。

  “虽然在燃放烟花爆竹方面的规定外环线内外有别,但是在禁止销售、存储、运输非法烟花爆竹方面全市是一样的标准,因此我们除了日常对辖区企业、市场、商铺进行安全检查外,前期的宣传告知工作更多是为发动市民提供相关的违法信息。”陈永奎回忆,去年12月,其他区公安部门破获了一起仓库非法存储烟花爆竹案件。不久之后有市民举报,在一个市场里发现一辆停放已久的汽车内装有疑似烟花爆竹。警方一查证,发现这辆车上的烟花爆竹正是此前这起案件中的嫌疑人尚未来得及运到仓库里的。

  管控还得“多走几步路”

  “相比外环线以内烟花爆竹燃放明确地‘一禁了之’,外环线外开展相应工作情况就复杂得多了。”陈永奎举了一个例子:2016年第一次开展烟花爆竹管控工作时,大年夜当晚雪松路上有人摆摊卖烟花爆竹,巡逻民警和志愿者发现后当场处理。一些前来买烟花爆竹的居民不满了:“我们是在外环线外,为什么不能买烟花爆竹放?”民警和志愿者只能反复解释,即使允许燃放烟花爆竹,在上海也只能到有合法资质的销售点购买,其他销售烟花爆竹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在外环外开展烟花爆竹管控,还得多走几步路,更多一些耐心,跟居民解释清楚法律规定。”最直接的挑战还在允许燃放烟花爆竹的除夕、年初四和正月十五元宵节。记者从宝山公安部门获悉,社区民警对平安志愿者提前进行了培训指导,外环线内外区域采取“两种模式”:外环线以内,每个小区、每个楼宇及路段均有民警和平安志愿者把守,第一时间发现、劝阻非法燃放烟花爆竹行为;外环线以外,民警和平安志愿者对小区特别是燃放点开展巡查巡防和驻守检查,引导居民到集中燃放点规范燃放,核对烟花爆竹品种和购买信息,确保安全有序。

  事实上,并非所有外环外小区都能燃放烟花爆竹。长宁区的新泾家苑和新泾北苑两个小区虽然在外环线外,但小区紧邻虹桥机场,同样属于“禁放区”。社区民警梁开文此前就很是忐忑,因为两个小区大多是动迁安置的本地居民,逢年过节必定“鞭炮开路”。梁开文请来居委干部、楼组长和平安志愿者,从开居民代表大会统一认识,到开党员居民小会讲清道理做通工作,居民们靠着口口相传,三年没有放过一次烟花爆竹。

  燃放爆竹的越来越少

  从第一年居民不理解公安部门为何要查处沿街摆摊销售烟花爆竹开始,陈永奎每一年都感受到身边居民们的巨大变化:“2017年外环外已经没人敢公开销售烟花爆竹了,我们在一家香烛店里治安检查时发现少量鞭炮和高升,询问老板时发现他言辞闪烁颇为可疑,于是进一步查到他家里,正好遇上他通知家属转移藏在家里的10余箱烟花爆竹。到今年,我们还未查获一起非法销售烟花爆竹的案例。”

  没有非法销售烟花爆竹,倒是有外环外的居民主动上交烟花爆竹。今年,桃浦四村一位居民节前打扫卫生时发现自家还有五六箱烟花爆竹,主动联系社区民警游峋上交,表示“不放挺好”。

  “以前我们上门做宣传工作,有些居民不理解,说‘外环外就是可以放’,但现在燃放烟花爆竹的居民真的越来越少了。”陈永奎说,一些居民看着隔着一条马路的外环内小区不放烟花爆竹,明显少了呛人的烟雾,也主动放弃了燃放。“年初四我们巡逻,一些居民跟我们说不用烟花爆竹迎财神,‘闷声才好发大财’。还有居民问我们,禁燃禁放烟花爆竹啥时会扩大到外环以外——‘都是上海一座城市的,为啥要区别对待?现在外环以外的区域人也多了,楼也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