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早教班变更授课地点

2018年02月10日 来源:上海法治报
  案情回顾 
  2016年9月,李女士与培训机构签订 《入学协议》,为其女儿报名一学年课程,约定有效期至2017年6月30日,授课地点在浦东。同日李女士支付了学费17000元。
2017年1月,培训机构关闭该校区,并通知学生去其他校区就读,李女士不同意。
2017年2月,李女士将培训机构起诉至法院,要求其退还剩余课程费用9000余元,一审法院支持其诉请。培训机构不服,上诉至上海一中院。      
  法庭调查
  2017年8月,上海一中院开庭审理该案,培训机构、李女士到庭参加诉讼。
  培训机构向法庭提交了其徐汇分公司《企业信息合同公示报告》,证明公司具有继续履约的能力。
  培训机构:公司具有继续履约的资格和能力,且合同未明确约定履行地,李女士解约退费请求于法无据,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李女士:我报名的是浦东校区的课程,可更换的闵行和徐汇校区离家太远,孩子上课不便,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法庭辩论
  本案争议焦点为:1、合同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如何认定合同履行地?2、变更授课地点是否构成根本违约?培训机构:
  合同没有明确约定履行地,浦东校区仅是早教上课地点,不能认定为合同履行地。
  李女士:我是看中浦东校区离家近等各项条件才签约的,合同也明确约定了浦东校区的课程,我们前期实际上课也是在这里。合同履行地就应该是浦东校区。
  培训机构:公司还有闵行和徐汇校区正常经营,具有履约能力,更换校区不构成违约,不同意解约退费。
  李女士:我女儿年纪太小,现在改去较远的闵行和徐汇校区上课,接送很不方便,更改校区使得合同无法履行,我要求解约退费。   
  法院判决
  上海一中院二审认为,首先,双方当事人虽未明确约定合同履行地,但《入学协议》注明授课地点为浦东校区,且协议签订后实际授课地点也在此处,故应确认本案合同履行地为浦东校区。现培训机构擅自关闭该校区,实质变更了合同履行地,已构成违约。其次,培训机构虽称其闵行和徐汇校区继续营业,仍有继续履行协议的能力,但鉴于学员为学龄前儿童,培训机构可更换的校区距离李女士家庭住址较远,教学服务、环境交通等变化可能会给学员及接送学员的家长带来较大不便,故培训机构的违约行为对合同目的的实现构成了实质影响,符合合同法定解除的情形。
  上海一中院遂判决驳回培训机构上诉,支持李女士解约退费请求。 
  1、家长在为子女订立教育培训合同时,要仔细阅读培训机构提供的合同条款,如合同履行地、履行标准、解约条件和解约退费等。如遇到合同履行地和履行标准模糊、解约受限等问题,可事先与培训机构协商处理。
  2、教育培训机构在变更教育培训合同中诸如授课地点等关键条款时,应注意与学员或家长及时沟通协商,如变更后的授课条件差异过大,而学员不愿接受该项变更,建议及时与其解约,并退还相应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