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上海海关全力阻击 在国门一线斩断"洋垃圾"走私链

2018年01月30日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李晔

  有环保资质的正规持证企业开工不足、机器蒙灰;无环保资质的工厂,在脏乱差的环境中开足马力,还发愁原料不足。这是海关“蓝天”行动打击固体废物走私专项行动中,上海海关缉私警察在沪、浙追查一起通过倒卖许可证走私进口废棉案时见到的两幕。

  为保留额度铤而走险

  上海嘉定工业区一处偏僻区域,上海恒佑塑胶制品公司的厂房冷冷清清,一楼仓库区域空无一物,二楼车间区域多数机器停工。该公司是一家持有固废进口许可证的企业,可合法进口并加工固废。但是,由于设备环保要求高、工人劳动保护成本上升、行业竞争激烈等原因,恒佑的生意并不好做。公司一名姓金的负责人说,恒佑每年都有进口固废的额度,若当年完不成额度,第二年的额度就会下调。为保留进口额度,这位负责人经人介绍认识了“中介”许某,并允许许某借用恒佑的许可证进口固废,“没想到会搭上走私”。

  在去年底的“蓝天”行动集中收网阶段,许某在上海驶往苍南的动车上被上海海关缉私警察扣留,他的两个同伙叶某、缪某也在这轮行动中先后到案。通过层层关系,许某拿到了包括上海恒佑在内的数家正规企业的固废进口许可证,同时也“牵手”了能把“货”卖出去的下一级“中介”叶某、缪某。为保证自己经手的货物品质,叶、缪多次赴印尼、柬埔寨和孟加拉等国实地查看货源。并且,为对付海关打击“洋垃圾”日益升级的态势,叶、缪甚至对物流环节进行“优化”,比如由之前在上海口岸进口后直接发往实际加工地,改为从上海口岸进口后,先运到上海正规持证企业的仓库,再分批运输到实际加工地。

  海关缉私警察一路跟踪

  这个“洋垃圾”走私案的走私链条上,存在着从许某到叶某、缪某等多个非法中介,固废进口许可证经多次转手,加上物流运输的隐蔽性,使海关缉私警察在认定固废走私获利环节、追踪涉案固废最终去向等取证方面难上加难。上海海关缉私警察一路跟踪,最终追查到苍南兄达纺织和晨光纺织两家加工企业。位于浙闽两省交界处的温州苍南,废棉交易及加工产业相对聚集,海关缉私警察来到兄达纺织时,工人们正在车间开足马力赶工,这与上海恒佑公司的冷清形成强烈反差。海关缉私警察又跟着给兄达公司送料的货车,在一处不起眼的居民区里发现了兄达公司的一个加工点——狭小昏暗的简易棚里,杂乱堆放着废旧衣物和纺织下脚料,现场机器轰鸣、棉絮飞扬,工人只佩戴着口罩,不断往破旧简陋的设备里填塞原料,刺鼻的酸臭腐败味一直弥漫到周边居民区。这个加工点的主要任务是把边角料分解成棉絮,再织成棉纱,运至兄达公司后,再进行下一道加工,最终成品就是医用棉制品之类的再生类纺织品。

  为保护生态环境安全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去年,全国海关启动“蓝天”行动,严打“洋垃圾”走私。“洋垃圾”走私主要分两类:一类是走私进口国家禁止进口的固废;另一类是违反国家规定,将限制进口的废塑料、废棉等违法转卖给无环保资质的企业。凭许可证限制进口的废塑料、废棉具一定再利用价值,但必须由具环保资质的正规持证企业按照环保要求进行生产加工。上海海关查获的固废走私案以倒卖许可证走私进口限制类货物案件为主。侦办该案的上海海关缉私警察陈培勇说:“该案点多线长,又跨省区,我们通过资金流、货物流及人员关系等多个方面进行证据固定,彻底斩断固废走私链。”

  据悉,去年以来,上海海关在国门一线力斩污染之痛,全年刑事立案12起,查证涉案废塑料、废矿渣、废棉等固废共计1.39万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