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连续四届当选的市人大代表刘正东聚焦民生法治

2018年01月22日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王海燕

  推荐履职积极代表时,长宁区人大特地从电脑里找出了刘正东的履职记录,打印出来一看,足足有六张纸,“刘代表当之无愧!”

  这已是刘正东连续四届当选市人大代表了。“简单来说,我就是一位‘民法’代表,不是我研究民法,而是我履职时聚焦民生,关注法治。”

  这位“民法”代表对接下来的履职已勾画好愿景。“第一届我参加的会多一些,第二届我提交的议案和建议多一些,第三届我参与的监督活动多一些,这一届,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参与立法要多一些。”

  他们知道我较真,不敢打太极拳

  做了三届代表,刘正东一共提了80份代表建议,涉及司法公正、保障房、医疗、教育等各个领域。

  刘正东的建议颇有“套路”,用他的话说就是“三段论”:一是围绕提出的问题列出相关部门所做的工作,二是工作中暴露出的问题分析,三是明确的具体意见和可行性建议。“我们不能只做‘啄木鸟’找问题,而是要有建设性的态度,提出深思熟虑后的可行性建议。”刘正东说,“收到这样的建议,承办部门一般都很慎重,他们知道我较真,不敢马虎对待,也打不了太极拳。”

  2014年的市人代会上,刘正东提交了一份《关于尽快缓解长宁区社区卫生中心“配药难”问题的意见》。最开始,承办部门表达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每个社区的情况都不一样,老人所占的比例也不一样。”他们准备将这份建议归入计划解决。但是,刘正东不罢休。“这是群众反映非常强烈的民生问题。政府一方面鼓励市民不要一生病就去三甲医院,一方面在社区卫生中心又配不到药,设身处地,你们会有什么感想?”

  这份建议可不是他“拍脑袋”提的,刘正东还附上了经过走访、调查得出的《长宁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保总量分析》,用数据说话,铿锵有力。在他的“较真”下,最终相关部门答复“解决采纳”,从多方面解决了长宁区社区药品供需不平衡问题。

  “政府部门事情很多,如果不盯着,可能一疏忽就过去了,所以我要较真,如果相关部门没有采纳并且说服不了我,那我下次肯定还会提的。”刘正东说。

  履职材料装满四大书橱

  刘正东的书柜有点不寻常,除了律师专业所需的书籍外,他将15年来参加各种履职活动所收到的材料,都用心保存起来,装满了四大书柜。

  他说起一件往事,有次人代会专题审议上,代表们发言很热烈,刘正东的旁边正好坐着政府工作人员,“我听到他们小声嘀咕,‘说了那么多,可是这些代表真的了解情况吗?’我听了很汗颜。确实,我们代表有时可能不太了解情况,就凭自己的主观感受谈想法,听起来很激昂,但看问题会有片面性。所以,要当好人大代表,光勤于履职、主动履职是不够的,还要善于履职。”

  怎么善于履职?一方面他会尽可能多参加市人大组织的调研、检查活动,多列席一些会议,以了解政府的方方面面,同时注意收集材料,另一方面,他做各种调查让自己提的建议接地气。

  刘正东非常注重和区人大代表的联动,“只要有空,我都会列席区代表小组审议活动,同时也会积极联系履职活跃的区代表,把他们高度关注、与选民切身利益有关的社情民意适时反映到市人大层面,并争取解决。”

  2006年,他曾从区代表那里得知,仙霞路上虹仙小区的100多户居民由于住宅几乎与中环线墙贴墙,深受噪音、废气和光污染的干扰。于是,他和另一名市人大代表实地调查,“大白天家家户户关着窗,居民居然戴着耳机看电视。”他就调查情况详细拟了一份建议,承办部门的答复是“正在解决”,可始终不见动静。第二年,他再次提交建议。这一次,终于有了效果,承办部门在中环线西段地面主线安装220米声屏障,为受光污染最厉害的居民安装遮光窗帘,缓解了居民的“声光之苦”。

  另一个渠道就是通过他联系的社区。刘正东所提的关于尽快规范本市住宅小区业主自行管理的意见、关于探索改进流动食品摊贩监督管理工作的建议等,都是他“走街串巷”,与居民深入交谈得来的。

  职业背景是他最有利的工具

  梳理这些年他提的建议,不仅聚焦“民”,更关注“法”,其中涉及司法公正有19件、法制建设有18件,民主与法制进步的有16件。

  作为一名律师,刘正东发挥了他的专业优势和行业视角,编织出服务社会、为民造福的“法治之线”。比如他与社区签订共建协议,设立“法律咨询站”和“法律顾问室”,探索法律服务进社区,共谱“守法、懂法、用法”的社会环境。他定期参加市代表信访接待及区领导信访接待活动,参加外来人员法律援助志愿团服务。

  “法律人的职业背景是我开展代表工作的有用工具和最佳视角。”刘正东说。他有三份建议涉及公共资金:一份关于本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收支公开、一份是私车额度拍卖款的公开、还有一份是商品住宅维修基金。

  2009年的市人代会,政府预算报告的一大显著变化就是:土地出让金纳入预算,公开土地收益收支状况。这一变化,就源自刘正东提交的建议。2010年本市对私车额度拍卖款的具体收支情况也做了详细公开。市财政局为此专门总结了一篇文章,其中就引用刘正东的一句话,“土地出让金、私车额度拍卖所得都曾是预算外资金,预算外资金纳入预算审查,正是阳光预算的必然要求。”

  “我过去一度有个偏见,认为提议案不如提建议。现在我改变了这个看法,如果说,代表建议受益的还只是建议所涉及的群体,那么议案的受益面是整个社会。”作为专业代表,他还向人大建议,议案的落实要体现代表的作用。一旦这份议案被采纳,启动相关立法,希望能邀请代表参加立法过程。

  正如他所言,“这一届的代表履职,我将参与立法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