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普陀39天拆除49户"二楼违建" 怎样啃下硬骨头?

2018年01月08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荐志伟 栾吟之

  随着施工机器的一阵轰鸣,真如镇街道八村一委武宁路沿线39户“二楼违建”中的最后一间被顺利拆除。这几天,居民们心平气和地看着搭建几十年的生活空间消失,周边邻居们有些期许地等待着周遭的环境变化,众多工作人员们则依然不敢松下绷着的一根弦……这里的拆违任务有些不一样,39天拆除39户这样的硬任务,又是如何完成的?

  这批特殊违建的“两大难”

  这39户违建存在已近三十年,由于历史原因,当时的管理方为了解决部分人群的就业问题,沿街搭建了一排房子用于经营,二楼居民也顺势在此之上搭违建,用于安全防范和改善居住。但是,为确保武宁路市政工程顺利实施,真如镇街道要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完成全部违建拆除任务,时间非常紧迫。

  拆违的第一个难度在于:39户二楼居民多数年龄已超过60岁,最年长的已90高龄,其中还有不少生活困难的特殊家庭。有的居民家违建改动很大,担心拆违后影响其生活。一户居民违建面积128㎡,去年花了68万元刚装修好,用于民宿出租,每月收益不菲,抵制情绪可想而知。

  第二个难度在于:全市创建“无违建村居”的大背景下,零补偿是拆违的统一政策,必须严格执行。前期清退底层商铺的过程中,由于管理方出于租金未到期等原因考虑,给予了每户一定金额的经济补偿,无形中又进一步提升了二楼居民获得补偿的预期,拆违难度进一步加大。

  “空降”21人拆违小分队

  为了完成这一艰巨任务,街道调动各方资源,“空降”了最强阵容——有着几十年信访维稳经验的街道副调研员张英挂帅,选派管理办、安全办,以及城管、公安等各部门精兵强将,同时抽调工作经验丰富的居民区书记、主任、社工,组成21人拆违核心团队,进驻八村一委拆违指挥部。

  队伍成立伊始,大家不免心中打鼓:这样的任务,能完成吗?

  面对这样的困难,张英和她的团队拿出“破釜沉舟”的决心。“将工作做到极致,直至感动自己!”

  工作组兵分六组,包干到户、责任到人,以“党员带头、公字带头”,工作组决定从这两个方面重点攻关。经过仔细排摸、做工作,一位党员和一位物业工作人员带头配合拆违。那位性情爽快的党员索性直接把钥匙交给了工作组,这也给了工作组莫大的鼓舞。

  “暖心工程”起效果了

  “核心工作人员”张英一直对大家说,39户居民都是我们的社区百姓,其中有不少属于困难群体,因此一定要通过最温情的工作,一步步温暖、一点点感化,争取他们的理解认同,尽最大可能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时间越来越紧迫。每一户居民对待工作人员的方式突然变得很一致:不让进门、拿补偿来谈。

  怎么办?一个办法不行,就多想一些办法。电话不接,那就一直打。这个号码被列入黑名单,那就换个号码再打,工作组21多个人有20多部手机,直至能和工作对象说上话为止。据说最多的一位被拉黑过不下十次。

  有的违建户避而不见,随口说句“你们晚上十点再来吧”,以为这样能吓退工作人员,没想到工作人员说“好的,如果能见到您,哪怕半夜两点三点也行!”。

  有位居民爱好炒股。工作人员好不容易敲开门,他一看工作人员穿了件绿衣服,直接“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随后每次上门,工作人员都有意识小心自己的着装,换上红衣服再上门。

  为了能够温暖、感化居民,工作人员想了无数办法,并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形象地起了个名字,叫做“暖心工程”。

  看到居民手被冻裂了,工作人员隔天便递上两支朋友从泰国带来的“香蕉膏”;有的居民喜欢喝茶,工作人员就把自己最好的茶叶带上两盒塞到居民手上;看到居民喜欢串珠手链的,自掏腰包跑去买来几串送给人家。有位居民嫌弃工程队的水龙头不如自家的好,马上到市场自掏腰包买来给居民换上。有一位工作人员,朋友送了一条围巾给自己的爱人,结果这条围巾都没带回家,直接送给了居民。……就这样,30多户居民一户接着一户,成了工作人员的娘舅、兄弟、阿姐。

  坚持努力背后的委屈

  最后还剩下六七户。找单位、找亲戚、找朋友,能想到的办法用尽了,好像实在没招了,实在推不下去了。

  “你们搞拆违的,都是有奖金的,你们累死,也活该!”在付出无数努力之后,得到这样一句话,足以让一些临近退休的硬汉委屈得落泪。这是工作人员最后关头面临的巨大考验。剩下的几户居民,似乎处处在考验着工作组。不接电话,不开门,不搭理,什么办法都不管用。

  曹杨花苑居民区书记刘夏萍也是工作组的一员。她所管的小区也有违建,而且列入第一批无违村居创建验收名单,任务也是火烧眉毛。于是,她就一边随工作组做工作,一边趁着吃饭的空跑回去自己的小区拆违。没想到自家28个违章没多久就拆个精光,八村一委还是推不动。“这辈子没哭过,但想想这段时间的事,还是忍不住掉眼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抽纸巾。

  委屈到不得已,焦虑到睡不着、吃不下,实在忍不住了,跑到厕所大哭一场,回来擦干眼泪继续干。“每个人都哭过,哪怕平时看着很坚强的人”。事后,日夜奋斗在一起的同志们会打开手机,把偷拍的“强人落泪”的照片拿出来给大家欣赏,顺便嘲笑一番。嘲笑的时候,自己也眼圈泛着红。

  奇妙的是,一件件“暖心工程”就像一颗颗种子,不知不觉间会生根,开花,会结果。

  那位手裂开的居民后来跟大家说,这件事他很感动,也认准了,“就相信那个送我‘泰国香蕉膏’的小兄弟!”

  一位居民刚拆完违建,正在为打扫清理发愁,没想到工作组一帮人来到家里,拖地、擦窗户、整理家具……要知道,工作组成员老的老小的小,很多在家平时从不做家务的,现在也换上旧衣服,套上护袖,干得热火朝天。

  “我一定要送面锦旗,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照顾,陈书记谢谢!”一天晚上,参与工作组的北大街居民区书记陈菁收到了这样一条微信。这位居民不知道,陈菁今年在北大街拆违做的轰轰烈烈,拆过的地方建成了非常漂亮时尚的围墙。这位居民还不知道,轰轰烈烈的陈菁书记在拆违组却获得了一个雅号“陈哭哭”,因为她受的委屈最多,哭的最多。

  最后关头的成功奥秘

  黄晓明是真如西村一位退休老民警,地界熟,待人接物、处理复杂问题很有一手。退休后,一直热心小区事务,街道也看重这类人才的作用,专门成立了工作室,请他退休后还能发挥余热。

  老黄加入后,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往往能在关键的时候把握住居民内心所想,还能灵活调动各方面资源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居民看得出老黄的义气,也都服他。一户居民家中有人生病,老黄跑到医院垫付了4000元钱押金。一户居民拆违后家中新安装的大理石台面,和原来的大理石拼在一起,不好看,老黄立马找朋友换了一块整的。再后来居民还没提要求,老黄又整过来一块更好的,居民彻底认了老黄这个大哥。

  老黄还有一个秘密,每天包里鼓鼓囊囊的,下班包就瘪下去了。时间一长,大家就发现了,原来包里每天装满自己买的香烟,而且都是蛮贵的,生怕别人瞧不上。但老黄自己不抽烟,为了能和居民交朋友,就整盒整盒地送给人家。在最困难的时候,好多居民的诉求都是老黄调动各方资源,或者想各种办法一一化解掉了。

  张英从来不在外人面前说多苦、多难,有的只是一句话“大家放心,我们一定能完成。”其实她的坚强却是强装,前头那位躲到厕所痛哭一场的正是她自己。

  直到最后一户违建顺利拆除后,张英还没有松懈下来,她立即召集团队开会:“大家心不要散,不要以为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家洗澡理发换衣裳了,要知道拆是拆完了,但之前咱们承诺了人家的就一定要做到,要等到每户人家的所有诉求都落实了,那才是真正的清零。清零之前,任何人不许休假!”张英继续站着“训话”,而此时台下团队的战友们脸上早已布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