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上海消防平均每天开锁27起 119报警"非急勿扰"

2017年12月11日 来源:解放网 作者:倪冬

  “有急难险事,找消防战士”,在上海,这句话就像“有困难找警察”一样,深入人心。

  但,现在越来越多的非急难险事,也找到了消防战士,比如摘马蜂窝、取掉落的被子、救助被困的猫咪……

  消防法规定,公安消防队、专职消防队依照国家规定承担重大灾害事故和其他以抢救人员生命为主的应急救援工作。

  2013年,公安部消防局出台七项便民利民服务措施,规定“在依法承担以抢救人员生命为主的应急抢险救援工作的同时,提供山地遇险、水域遇险、异物被卡、电梯被困救援和摘马蜂窝、旱灾送水、排涝等社会救助服务,积极为民众排忧解难”。

  很显然,法规对于主次规定得非常明确:公安消防队、专职消防队以抢救人员生命为主,在此基础上开展社会救助服务,积极为民众排忧解难。

  基于此,记者觉得有必要呼吁一下,虽然消防部门承诺有警必接,但主要职责还是“以抢救人员生命为主的应急抢险救援工作”,“119”报警,请“非急勿扰”!

  开锁、摘马蜂窝等现实社会需求,最好还是应该交由专业机构或市场来做:目前,上海的开锁服务已经做得非常到位,任何一个派出所、居委会,甚至物业都有正规备案的锁匠或开锁公司电话,相信摘马蜂窝的服务,很快应该也能跟上市场的需求。

  有火警,打119!

  除了扑救火灾,你知道消防战士每天还在做什么吗?

  近日,上海市消防局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119接报处理的非紧急、社会救助类警情持续上升,已占到总警量的35%至40%:上海消防平均每天开门27起,“摘马蜂窝”24起,关消火栓8起……

  一位业内人士说,一旦社会救助案件数量超过火灾和抢险救援,从“副业”变成“主业”,透支的不仅仅是消防队员的战斗力,还可能间接影响到那些被困火海或身陷险境等真正需要救援的市民的切身利益。

  救助类119警情

  开门

  去年冬天某日凌晨3点,虹口消防支队江杨中队接到一起报警,一幢居民楼6楼一名男子报警称,有紧急事要求开门。

  “中队马上调派了一辆战斗车和9名官兵。”该队指导员吴天潇说,报警人是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

  “我们到场时,民警已经到了,正在和报警人在沟通。”吴天潇回忆,那名男子当时明显喝高了,说话有些大舌头:“他说自己喝多了,老婆不让他进门,天又冷,就打了电话报警。”最终,经过民警沟通,报警人的妻子才开了门。

  2013年工作至今,4年多的时间,因为丈夫喝酒、妻子不给开门进而导致报警求助开门的警情,吴天潇就遇到过4起。

  “这种算比较奇葩的,最常见的还是出门丢垃圾,忘带钥匙了,风一吹,门从里面反锁了。”一位消防员说,个别同一地址的开门类案件,甚至会多次反复报警,“因为消防开门不要钱”。

  据统计,2015年至2017年11月20日,本市开门类119警情共计29870次,其中同一地址重复报警3次以上的有9处、2次以上的有180余处。

  “消防员其实也是普通人,并不掌握开锁的技术,开门要么破门,要么就是翻窗户。”闵行支队七宝消防中队指导员战大鹏说,现在很多居民楼都是高层,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警情,不可能让战士去做“缓降、翻窗”这类无谓的冒险。”

  “非紧急情况下,相比居民节省的开锁费,消防战士的生命显然更珍贵。”战大鹏说,当然,如果当事人没带钥匙,但灶上正在烧东西可能引发火灾等险情,或者家里有亟待照顾的婴儿或者老人,这就属于紧急类警情,“消防部门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也义不容辞,到达现场后肯定会马上采取破门等措施。”

  在战大鹏看来,在没有紧急事件的情况下,忘带钥匙这种事还是要交给开锁公司更妥当,因为他们不会破坏门锁:“现在找开锁公司也很便捷,每个派出所、居委会、物业公司都能提供在派出所备过案的正规开锁公司,非常便捷。”

  救助类119警情

  摘马蜂窝

  闸北消防中队平均每年出警1500余起,平均每日出动消防车5辆(次),是全市每年出警最多的中队之一,其中摘马蜂窝等社会救助案件约占46%。

  “夏天是摘马蜂窝最多的时候,有时一天要取四五个;冬天比较少,大都是空的蜂窝。”队长张义康曾带队处理过一起摘马蜂窝警情:马蜂窝有篮球那么大,粘在窗口的雨棚下。

  正常情况,为防止马蜂蜇人,一般都是晚上用火烧,但报警人担心损坏塑料雨棚,坚决不同意。后来,战士就穿着防蜂服用铲子铲,同时安排了一个战士在旁边保护,防止马蜂钻入防蜂服内。

  “好不容易铲完蜂窝,准备收队时,报警人发现家里飞进了马蜂,又要求我们把家里的马蜂赶出去。”张义康说,为此战士们又花了很大力气,去驱赶马蜂。

  一位已经退役的消防战士直言,夏天本身就是大练兵的节点,天气又热,中队经常是训练完,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就要出去摘马蜂窝,一晚上有时要取四五个蜂窝,一直要忙到晚上10点多,确实会透支战斗力。

  摘马蜂窝,也占用了七宝消防中队大量警力。目前,该队有官兵40余人、4辆消防车,包括1辆云梯车。今年7月18日19时许,七宝中队1号消防车外出调研;19点07分,总队指挥中心接报,闵行区龙柏一居民楼6楼需要摘马蜂窝,立即调派2号消防车前往处理;19点10分,又接报称闵行区新镇路有火警。至此,离起火点距离最近的七宝中队仅剩下3号车可供调遣:“虽然1号、2号消防车,可以停下非紧急任务赶赴火场,但如果当时已经在摘马蜂窝了,就很尴尬。”

  救助类119警情

  救助小动物

  “这几年,救助小动物的警情,有上升的趋势。”江杨中队指导员吴天潇说,去年冬天,中队接到报警,说有一只猫咪困在了高架的缝隙里。

  到场后,战士们发现,那只黄白相间的猫咪的确是在缝隙中,但经验告诉他们,猫咪并非被困,而是那个封闭的空间相对暖和。但禁不住报警人的要求,他们还是安排了一名战士绑着腰带,由另两名战士拉着,跨越高架外侧护栏,去“解救”被困的猫咪:“战士刚靠近缝隙,猫咪‘嗖’的一声,就逃出去了。”

  另一次印象深刻的救猫,发生在今年夏天的一天凌晨2点多,一名女子报警称,一只猫咪被困在树上了:“我们出动了一辆车、7个人。到场后,发现那只猫在树上,可以四处跑,让人哭笑不得。”

  救助类119警情

  高空取物

  在高空取物类的警情中,闸北消防中队队长张义康一听到“取被子”就头大。

  今年夏天,北京西路附近一位家住5楼的居民报警称,被子掉到了4楼。“报警人五六十岁,是个男的。”张义康说,他当时很纳闷,“掉到4楼,找邻居取一下不就行了吗”?

  到场后,战士们好不容易敲开了4楼邻居的门,对方坚决不同意进门取被子,“后来想想估计是邻里有矛盾”。

  战士们只能通过3楼邻居家,用竹竿试图把被子挑下来,结果一挑,掉到了2楼。再敲2楼的门,对方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也不让进门,“好在老太太同意把被子挑到1楼”。

  至此,这起取被子的警情,整整耗费了他们一下午时间。

  另一起令张义康印象深刻的高空取被子,发生在新闸路一高档小区:22楼一户居民晒被子时,不小心被子掉落到了一棵20来米高的树梢上。“晒被子的是这家的保姆,说这床被子价值4万多元,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帮忙取下来。”张义康说,这棵树很高,孤零零地矗立在小区里,15米的消防梯根本够不着,调云梯车的话,大树周边又无法伸展曲臂和吊篮,折腾了很长时间,最后物业同意锯树枝。这时,女主人接孩子回家了,得知事件的来龙去脉后,又说就不要锯树了,反正被子也不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