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仅靠现场遗留痕迹 "罪犯画师"描绘出罪犯"肖像"

2017年11月30日 来源:文汇报 作者:何易

  储辉是一名“罪犯画师”。他使用的不是画笔,也不靠当事人和目击者的描述,就靠罪案现场的遗留痕迹,通过建模分析,描绘出罪犯的行为“肖像”———是高是矮,习惯动作是什么,是否抽烟,甚至有什么疾病都能一目了然,从而准确定位犯罪嫌疑人。他说,一对善于发现的眼睛比一双巧手来得更重要。

  “犯罪心理画像并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它是一种经过专业训练后对案件及犯罪人员进行的推断或推测,最主要的作用在于缩小犯罪嫌疑人范围,特别是在串联合并案件的侦查中,以及为某些悬案提供侦查线索———你们只要不放过案发现场的每一样物证,也能做到”。在黄浦公安分局,每次新入职的刑警满眼羡慕地追着储辉问秘诀,他都这样回答。

  今年3月,黄浦区打浦桥、老西门地区发生多起入室盗窃案件。储辉发现,这几起案件在作案手段、时间等方面存在诸多相似之处。他跟爱人打了个招呼,把行李搬进了办公室,开始和战友们连续奋战。站在贴满盗案现场照片的白板前,目光在那一张张照片上凝聚,储辉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们很谨慎,每次行动都有人在把风,掩饰得很好,人数不少,惯犯心理素质过硬。”

  通过现场一张被破坏又被复原的门锁照片,还有连贯而行却又被清扫过的脚印痕迹,储辉向旁边的战友轻声低语,再慢慢把所有收集到的物证和现场照片仔细分类,一一对比,罗列推演出了所有的犯罪分子特点。此时,储辉开始根据数据建模、研判、预警,逐步勾勒出了一个由7人组成的流窜盗窃群体“肖像”和主要外观特征,再根据相关时间段内的天网监控,一帧帧地进行画面比对类似人群。在连续多日的不眠不休下,他们终于找到多名相似度极高的嫌疑人员,然后从中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6月27日,犯罪嫌疑人谢某在逃回老家的列车上被抓获。经过由人到案的扩案深挖,该团伙7名成员全部落网,查证案件9起,案值近百万元。

  在同事们的眼里,储辉就是一张打击犯罪分子的“王牌”。“他天资聪明又能吃苦,善用先进的技术,又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法。”储辉的同事、老公安吴桂林和他搭档过多次,对于储辉的执着深有体会。“有次我们赴外地办案,我和他同一个房间,他睡到一半的时候,竟然起身去研究案子。”

  储辉的“画技”甚至令犯罪分子“折服”:“我们曾经抓到过一名非常聪明的罪犯,在从外地押回上海的途中,他问我,‘我这么完美,你们究竟是怎么抓住我的,你如果告诉我是哪个漏洞,我愿意全部向你交代。’”

  自2012年以来,辖区命案和两抢案件的破案率均达到了100%,这其中的每一起案件都有储辉的身影。而对于储辉来说,在深夜里把自己关在密布罪案现场证据的房间里揣摩分析罪犯行为和心理动态,已经成为常态。

  又是一个凌晨,城市还未从沉睡中苏醒。储辉放下手头的工作,简单收拾了一番,驱车往家赶———他要在早上7点准时送儿子去上学。为了破案他已一夜未眠,可这路上半小时与儿子在一起的时光,对于储辉而言,却是日常生活中最难得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