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史上最严"装修垃圾处理规定明年施行

2017年11月23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玺撼

  装修垃圾乱堆放的烦恼,正困扰着越来越多的居民。有数据显示,近年来,上海年均申报处置的建筑垃圾总量约有1亿吨,其中,装修垃圾和拆房垃圾约占7%。

  上海决心对装修垃圾重拳出击,近日,上海市政府发布《上海市建筑垃圾处理管理规定》(以下简称“57号令”),将于明年起施行。该规定首次将装修垃圾明确归类为建筑垃圾,并严加管束。这项被称为上海“史上最严”的装修垃圾规定,能否取得理想的治理效果?记者进行了调查。

  社区:解决邻避效应

  洛善居委会党总支书记黄蓓坦言,装修垃圾堆放场所难落地,主要就卡在邻避效应上,谁都不喜欢对着垃圾堆过日子。而一旦无法设置堆放场所又或者设置得不合理,就会有居民贪图方便,乱扔装修垃圾,激化社区矛盾。

  2013年前,悠和家园露天的装修垃圾临时堆放点占用了13号楼附近的3个车位,周边居民投诉不断;2013年后,临时堆放点搬到了小区生活垃圾箱房旁的空地,这次轮到垃圾箱房附近的居民开始不满。

  搬,投诉,再搬,再投诉,如此,就是个恶性循环。不如换个思路,让周边居民接受,而不是抵触。要做到这样的效果,装修垃圾堆放点就要避免因脏乱造成视觉污染,不会因为混放垃圾产生臭味。

  为此,居委会、物业、居民代表召开了三次协调会,商讨改造细节,最终敲定方案,在堆放点与小区之间建一道篱笆,把装修垃圾“藏”起来,并实行定时定点开放,由物业指派专人管理。去年夏天,这道篱笆还画上了卡通图案,成了赏心悦目的风景。

图片说明:悠和家园的居民自发为装修垃圾临时堆放点绘制外墙 陈玺撼 摄

  装修垃圾堆放场所难落地,还因为没有明确谁负责设置场所,往往依靠居委会或地区绿化市容管理部门出面协调。57号令实施后,住宅小区由业主委托物业服务企业实施物业管理的,物业服务企业就是装修垃圾投放管理责任人,有义务设置专门的装修垃圾堆放场所。

  不过,中心城区未必有足够空间来设置堆放场所。57号令制定了“兜底”条款: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设置装修垃圾堆放场所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负责指定装修垃圾堆放场所。

  目前,已经有一些社区试点共享装修垃圾堆放场所。在长宁区的虹旭居民区,当其他三个小区出现装修垃圾没有条件堆放,急需收运处置的情况,虹旭小区内的堆放场所便予以接纳。

  “共享堆放场所也有缺点,除了小区与小区之间有邻避效应,还会拉长其他小区装修垃圾的短驳距离,进而增加费用,不少居民可能难以接受。”虹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吴红萍表示,就近收运仍是相对最为合理的装修垃圾处置方式。居委会正在鼓励物业挖掘小区潜力,就近开辟装修垃圾堆放场所,并设置隔离墙、防尘罩等,减少对居民生活的影响。

图片说明:虹旭小区也对建筑垃圾堆放点做了美化 陈玺撼 摄

  收运:有双赢才和谐

  装修垃圾能够即产即运,只是理想状态。一方面,收运单位运能有限;另一方面,居民和收运单位经常在清运的价格上谈不拢,收运单位没有积极性,这些因素把装修垃圾“拖”在了小区内。近年来社会上一些“游击队”的搅局,更让小区装修垃圾清运的矛盾加剧。

  上海虹口市容咨询服务中心副总经理丁斌告诉记者,受“游击队”低价竞争的影响,环卫公司很被动,接到的订单不少是“游击队”不愿意“啃”的苦活、累活。一些小区不设置装修垃圾堆点,清运员要到家家户户门口甚至是周边的停车位、绿地里去收集装修垃圾;有时候,小区私家车占据了过道,环卫车根本开不进去,导致作业效率低下、用人成本高,还会影响总体的运能调度。

图片说明:奉贤区奉城镇八字村一处建筑垃圾的临时堆场,由于疏于管理,随处可见生活垃圾

  完全依靠现阶段并不成熟的市场机制,并不能很好地解决居民嫌贵、企业嫌累的问题。57号令明确,装修垃圾投放管理责任人将其管理范围内产生的装修垃圾,交由符合规定的市容环境卫生作业服务单位进行清运,这些单位通过招投标方式产生,由区绿化市容行政管理部门组织实施。

  虹口区是行政主管部门较早介入装修垃圾清运市场的区域,从2015年至今,区内已有八成以上的小区与正规的环卫单位签订了装修垃圾清运合同。有了稳定的订单,“跑量”的环卫单位提供的清运服务价格就更具吸引力,最低可比市场平均价格优惠60%,实现居民和企业的双赢。

  正规环卫单位负责清运,还能便于监管。虹口区渣土管理所所长钱文华表示,对于这些正规单位收运的装修垃圾,虹口区由中转分拣点负责监督,“不分类不收运”,由收运单位自行承担“白跑一趟”的损失。收运单位有压力,就会对小区装修垃圾的“纯净度”提出要求,倒逼源头做好生活垃圾、危险废物和装修垃圾的分类。

图片说明:虹口区绿缘小区内的建筑垃圾堆放点,按建筑垃圾、木质垃圾和有害垃圾分类,隔成了三个区域,引导投放者分类 陈玺撼 摄

  处置:期盼市场认可

  上海近年进入收运处置环节的装修垃圾约有300万吨/年,避免对原本处置能力就已吃紧的末端环节造成压力,在精细分拣基础上的资源化利用,将是上海装修垃圾处置的主要方式。

  在徐汇区景联路,上海首套针对装修垃圾进行分拣分类及后续资源化利用的流水线已试运行,目前其装修垃圾的日均处理能力可达1500余吨。上海类似徐汇区这样的建筑垃圾中转分拣和资源化利用项目,已有18个。

图片说明:“漏斗”旁,抓斗车正在把大块装修垃圾拣出来 陈玺撼 摄

  上海勤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逯光辉表示,分拣后的装修垃圾经过粗加工,主要形成两种原料:塑料颗粒和骨料。塑料颗粒可用来加工制作木塑板、垫仓板、垃圾袋、燃烧棒等产品;骨料可用来填坑、铺路或制作路面砖、透水砖等产品。

  对于手上这些由装修垃圾变成的原料,逯光辉的信心稍显不足。他表示,相比原生材料,再生材料制成的产品有两个劣势:一是较难突破传统观念,市场上许多人认为再生材料的质量不及原生材料有保障;二是政策瓶颈,严格意义上来讲,装修垃圾里分拣出来的再生资源仍属于建筑垃圾,不能直接放到市场上去卖。

  2016年上海市政府颁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垃圾综合治理的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上海装修垃圾、拆房垃圾集中资源化利用能力要达到750万吨/年。为实现这一目标,上海规划明确到“十三五”末,要建设12座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设施。可如果建筑垃圾为原料的产品最终得不到市场认可,找不到销路,投入大量成本的资源化利用项目就可能沦为“无用功”。

图片说明:装修垃圾变废为宝,可以做成木塑板、透水砖、塑料袋、花坛 陈玺撼 摄

  57号令关注到了这一点,明确上海将实施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产品的强制使用制度,让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按规定使用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产品。据悉,上海市住房城乡建设行政管理部门将负责编制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产品应用标准,对符合标准的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产品实行备案管理,并建立产品目录。明年起,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应当在工程招标文件、承发包合同和施工组织设计中,明确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产品的相关使用要求。

  “我们都在等待具体的产品目录和标准出台,届时,上海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产业将彻底盘活!”逯光辉表示。

  源头:多设计“大开间”

  在源头减少装修垃圾的产量,才是最根本最有效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手段。

  对此,水木年华花园小区物业经理高可义深有感触:“一些大户型的业主,一次装修就要产生十几吨的垃圾,主要成分是敲墙敲出来的混凝土。”他认为,如果房型设计好,就不会衍生出这么多的装修垃圾。

  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副局长唐家富表示,推广装配式建筑、全装修房、建筑信息模型应用、绿色建筑设计标准等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标准,都是减少装修垃圾产量的有效方法。对此,57号令明确给予鼓励。

图片说明:预制装配构件车间内生产出的保障房墙体 来源/新华社

  去年年底启动的一批上海“城中村”改造项目,就已经开始运用预制装配式工艺。在一些项目上,相较于传统混凝土现浇施工,工厂化预制能使建筑垃圾减少91%,脚手架用量减少50%以上。

  根据上海市政府发布的推进装配式建筑发展的实施意见,自2017年1月1日起,外环线以内城区新建商品住宅更是要100%实施全装修,其他地区达到50%;公租房、廉租房实施全装修比例应达到100%,并在动迁安置房、经济适用房等毛坯交付的保障性住房中率先推行“大开间”的设计理念,这些举措也可以避免二次装修,减少装修垃圾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