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推进法治社区建设 "片律"将成上海每个居村"标配"

2017年11月22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人们往往喜欢把社区民警称作“片警”,那么,你听说过“片律”吗?

  所谓“片律”,是指上海市为推进法治社区建设,聘请执业律师到居村担任法律顾问。一般来说,每位律师服务的居村不超过3个。他们在基层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参与纠纷调解、开展法治宣传......因此,老百姓模仿“片警”,称呼他们为“片律”。

  今年10月底,上海市司法局宣布,将于今年年底前实现本市居村法律顾问全覆盖。这也意味着,“片律”将成为每个居村的“标配”。这些“片律”通过双向选择选聘产生,都有着两年以上的职业律师经验,每月至少会到居村提供1次现场咨询,并提供总时长不少于6小时的服务,每季度还要举办一次普法讲座。

  虽然任务不轻,但还是有许多律师积极报名,乐天(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李琳便是其中一员。

  要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当好“老娘舅”

  结束了上午的庭审,李琳匆匆扒了两口饭,顾不上休息,便动身赶往普陀区曹杨街道枫岭园居民区。刚走进小区,便有居民迎了上来:“李律师,我们来得早了,预约时间还没到,您要不先歇会儿?”

  “不碍事不碍事。”李琳摆了摆手,走进公共法律服务室,这是他在居民区的办公地点。今天第一位预约的居民是隔壁小区的章阿姨,她咨询的不是什么私事,而是小区选举该怎么进行。

  “李律师,我们小区是个老小区,5年前选举时就出了问题,现在业委会马上就要换届了,我来咨询一下,请您拿个主意。”原来,因为很多业主将房子出租,自己已经搬走,所以选举时许多业主没有收到选票,还有一部分业主没有参加最后的投票。这在老小区并不罕见,章阿姨也没放在心上,和筹备小组商量了之后,便宣布若弃权,则这一票视作投给大多数人支持的那一项。

  “后来选物业公司的时候,因为意见不统一,不少人就质疑当初的业委会选举。”章阿姨觉得很委屈,“好多人收不到选票,还有人不来投票,最后又觉得我们不尊重他们的意见。”

  听到这里,李琳已经明白了章阿姨的苦恼。“阿姨,选举业委会是业主应有的权利,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把选举过程中的每一道程序做好,不给人留下口实。首先呢,选举时应该有弃权这个选项,不投票就视作弃权。您看,电视上选举领导人都有弃权票呢。”见章阿姨连连点头,李琳趁热打铁:“现在快递不是很方便吗?您可以通过房客联系到业主本人,然后把选票寄过去,同时写明,如果不能现场投票,那么寄回的最后期限是几号,过期视作弃权。这么做保障了业主投票的权利,他们要是再不投票,就没法怪到你们头上。”

  “李律师给的建议真好,我都记下了,回去就和筹备小组的其他人也说说。”得到了专业律师的指导,章阿姨很开心。她说,自己担任了10年的业委会成员,这次换届之后就会退下来,“换届选举是最后一班岗,一定要做得漂漂亮亮。”

  章阿姨走后,刘老伯前来咨询火灾事故赔偿,还有一位聋哑人想要了解进行到一半的官司下一步该怎么办......刚到居民区时,李琳可能一个下午都接待不了一位居民,但现在,居民想要预约还得先排队。“这是件好事,说明大家的法律意识越来越强了。”李琳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方便居民随时和他联系,有时能抽出半天时间,他也会到社区坐坐。

  “家长里短”也要先讲法,再讲情

  掐指一算,李琳已经当了近两年的“片律”,在曹杨街道颇有名气。一个月前,章阿姨就是从老伙伴口中得知,有位李律师要在枫岭园开讲座,便赶来听了一场,感觉收获很大,便打听了李琳的接待时间,特意跑来咨询。

  “我出生在曹杨新村,在这里长大,对这里很有感情。”李琳说,2015年,曹杨新村司法所与乐天(上海)律师事务所签订协议,聘用执业律师担任法律顾问,李琳便报名参加了选拔并顺利通过。

  2016年1月,李琳第一次走进了这间公共法律服务室。有着十多年律师工作经验的他,很快就发现,居村法律顾问和平时的工作大不相同。

  初到社区,李琳颇有些不适应,“如果是商业接待,有些话你可以直说,在商言商,大家都能理解。但在社区就不能这么说了。”时间久了,李琳也摸出了些门道:“在社区工作,不能只讲法律,居民的感情也要考虑进去。”今年10月,他刚刚帮助附近一对母女化解了多年的心结。

  事情并不复杂。母亲离婚后独自把女儿抚养长大,但患有疾病。女儿长大后,独自一人前往北京闯荡。母女两人对于每月的赡养费怎么给起了争执。“女儿觉得母亲日子过得一团糟,就提出钱由自己保管,母亲想买什么和她说,而母亲坚持要把钱打到银行卡上供自己支配。”

  李琳通过居民区书记了解了她们家的情况,又走访了邻居,还和母亲本人面谈了几次,“我发现,她的思路很清晰,生活完全可以自理。”

  于是,今年国庆的第一天,女儿从北京赶回上海。在李琳的主持下,和母亲一起商讨此事。“我首先告诉她女儿,她的母亲有自理能力,有权自由支配赡养费。”这是讲“法”,同时,李琳也对母亲提出告诫:“女儿也是在担心你的生活,那你就要好好过日子,她才能放心。”

  最终,女儿同意把钱直接打进母亲的银行卡,而母亲也许诺会好好过日子。

  “不要小看在社区的工作,这对我的业务能力也是一个很大的锻炼。”在李琳看来,担任法律顾问以来,他对法律知识的掌握程度上了一个台阶,不仅方方面面都要有所涉猎,还要能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讲出来,真正做到合法又合情。

  居委干部“遇事不决问律师”

  居村法律顾问不仅带来了法律咨询等看得见的服务,也在潜移默化间提升着基层社区的依法治理水平。

  李琳刚到社区时,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之前,枫岭园内一户出租房屋发生火灾,周围不少房子受了池鱼之殃。事故之后,受损的居民找到最初起火的那户业主,要求索赔。因为谈不拢,业主拒绝调解,受灾居民又找到了居委会,“我听说,那段时间闹得居委会天天鸡飞狗跳。”李琳回忆道,他到枫岭园时,还有人天天缠着居委会。

  李琳分析道,大概是因为大伙觉得找始作俑者索赔无望,希望能由政府部门来解决赔偿问题。“老百姓往往觉得,法院这个门太吓人。我就鼓励他们,除了调解,还要勇敢地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在李琳的支持和帮助下,受灾居民沈先生率先向法院起诉。

  “现在老百姓法律意识强了,知道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具体到操作上,知识还是不够。”李琳说,起诉书上要写明自己遭受了哪些损失,但沈先生搞不清哪些损失索赔合理,哪些不合理,就一股脑全写了上去,为此,李琳没少帮忙修改。很快,法院受理了沈先生的起诉,双方在法院达成了调解协议,沈先生拿到了合理的赔偿。有了这个先例,再也没有居民为这事儿找上居委会了。

  “现在,我们居委会发布的规章和公告,或者是要签个合同,都会先请法律顾问看看。”北杨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李贵宝说,他现在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遇事不决问律师”,“比如,有些居民会来问我,这份遗嘱规不规范?这我可拿不准,就会去咨询一下律师。”

  “时间久了,和这里的居民也有了感情,想为他们多做点事。”李琳说,以前自己是等着别人上门咨询,现在则是主动介入居委会的日常工作,提出建议。

  今年实现居村法律顾问全覆盖

  其实,居村委对专业法律服务的需求早已有之。早在2006年,本市各区县便开展了司法所与律师事务所结对,居村委与律师结对的“双结对”活动。201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参与“双结对”的律所达到416家,结对律师为3389人。

  在“双结对”工作的基础上,2015年,按照市委“1+6”文件要求,居村法律顾问试点工作启动。目前,上海已经摸索出一套规范化的法律顾问管理体系。按照要求,居村法律顾问从律师或基层法律工作者中,通过和居村委代表的双向选择产生。1名法律顾问服务的居村(社区)一般不超过3个,但可以多名法律服务顾问服务1个居村(社区)。在经费上,各区司法行政部门和同级财政部门一起,建立完善政府购买服务和对法律顾问的公益性服务进行适当补贴的保障性机制,法律顾问每年从签约的每个居村(社区)拿到一定数额的经费补贴。

  现在在上海,像李琳这样签约担任居村法律顾问的律师共有881名,服务范围覆盖了全市5843个居村委中的2878个。市司法局表示,今年年底前,本市所有居村都将拥有自己的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