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预测预警预防风险增强社会治理实效

2017年10月02日 来源:法制日报

  当今世界已进入风险社会,我国国内风险因素也日益突出,新隐患增多,各种潜在危险源大量存在。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至高境界,就是实现对各类风险预测预警预防。党的十八大以来,政法综治战线坚持问题导向、标本兼治,把专项治理与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结合起来,提高预测预警预防能力,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

  近日召开的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表彰大会提出,要强化风险意识,着眼于把风险化解于无形,在坚持行之有效的传统经验和做法基础上,树立新理念、运用新技术、建立新机制,提高对各类风险发现、防范、化解、管控能力,努力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更有力、更有效。

  有效防范化解公共安全风险

  丰城发电厂坍塌事故、深圳滑坡事故、天津爆炸事故……近年来,公共安全事故易发多发,每一次都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

  公共安全与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是社会安定的风向标。

  会议提出,要坚持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相统一,一手抓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治安问题解决,在坚持打防结合、预防为主,专群结合、群防群治基础上,善于运用新技术新手段,建立防范打击新机制,提高对新型犯罪攻坚能力;一手抓影响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体制性、机制性、保障性难题破解,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提升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整体效能,织密织牢公共安全网。

  完善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是维护公共安全的骨干工程。5年来,各地通过大力推进立体化、信息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构建了公共安全网基本框架,对防控好公共安全风险发挥了决定性作用,极大提升了驾驭社会治安局势的能力。

  福建、江西、重庆等地探索建立社会稳定指数信息系统,通过运用大数据等技术,对案情、社情、舆情等进行综合分析、研判,实现了对各类矛盾风险的预测预警预防。

  江苏、广东、山东等地加强各类公安信息系统和指挥调度平台的深度整合、集成应用,努力实现情报研判、决策指挥、联动处置一体化,提高了打击效能和整体防控水平。

  我国城市地铁里程4200余公里、日均客流超过4000万人次,高铁里程2.2万公里,千万级机场28个,机动车保有量超过3亿辆、公路通车里程470余万公里,大客流、大车流成为常态,安全风险高。

  现代性催生文明进步,但现代化过程却释放新风险。

  5年来,各地牢固树立安全发展理念,督促企业完善安全防范管理制度,加强对从业人员安全防范管理意识和能力培训,落实安全防范管理措施;坚持安全与便捷并重,建立适应大客流特点的安检新模式,增强了对各类风险隐患的预警、处置能力。

  北京正在部分地铁里测试的危爆、生化监测预警系统,可以实现对固态或液态可疑物进行“一键式”检测、秒级成分分析,让各种危险因素在现代科技面前即刻现形。

  湖北等地严密巡控网、完善安防网、夯实内保网、做强科技网,落实交通运输企业安全生产经营主体责任,建立起智能化安保工作新模式。

  有效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

  经济风险是基础性风险,是诱发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问题的突出风险源。其中,经济犯罪是滋生、放大经济风险的重要因素。

  最近,新型网络传销、非法集资犯罪突出,呈现组织体系严密化、行骗模式“商业化”、动员手段信息化等新特点,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影响社会大局稳定。

  会议提出,要加大对新型网络传销、非法集资、黑社会性质的高利贷和有舞弊、藏匿行为的金融操控、关联交易等经济犯罪防范打击力度,坚决遏制涉众型、风险型经济案件高发势头;按照上下联动、部门合作、区域协同的要求,创新防范打击机制,构建一体化作战格局;深入研发传销、非法集资、地下钱庄等经济犯罪数据模型,打造更多以大数据技术为支撑的防范打击经济犯罪“撒手锏”等。

  5年来,各地深入研究经济运行新趋势,重拳整治经济金融市场乱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服务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

  处置得好,必须发现得早。上海、江苏等地成立金融安全防范打击机构,完善跨地区部门信息共享机制,提高了金融风险发现、预防能力。

  山东等地运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加强对可疑资金和人员的监测和预警,避免群众财产安全蒙受损失。

  广东等地建立起新型经济犯罪研究中心,加强对经济犯罪前瞻性研究,加强资金查控等经济犯罪侦查专门手段建设,通过运用大数据技术,提高了对经济犯罪的防范打击能力。

  经济金融风险涉及人数多、资金量大,处置不当,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各地把打击犯罪与化解风险、维护稳定统筹起来,综合运用民事、行政、刑事等法律手段处置化解经济金融风险。

  针对涉众型、风险型经济案件受损人员不少为困难群众,各地还着眼于尽量减少受骗群众损失,千方百计加大追赃挽损力度,加快涉案资产处置返还进度,最大限度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有效防范化解社会矛盾风险

  当前,我国经济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期,社会矛盾数量多,跨界性、突发性强,防范化解管控难度大。

  会议提出,要深入研究新形势下社会矛盾产生演变规律特点,针对前端治理中带有普遍性、趋势性的问题,及时向党委和政府提出完善政策制度的建议;善于运用大数据技术对社会矛盾进行研判预警,健全常态化排查预警机制;对发现的矛盾风险,推动有关地方和部门落实化解、管控责任。

  5年来,各地按照属地管理和谁主管谁负责、谁经营谁负责的原则,全面落实排查、化解、稳控措施,努力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四川等地运用大数据对社会矛盾进行研判、预警的做法,建立健全社会矛盾常态化排查发现机制,对排查发现的社会矛盾逐一落实工作责任,努力做到发现在早、防范在先、处置在小。

  对劳资领域矛盾,各地推动有关部门建立劳资纠纷预警指标,完善政府、工会、企业三方民主协商机制,健全劳动争议仲裁制度,加大法律援助力度,促进劳资双方和谐相处。

  深圳通过完善街道、社区、企业三级劳动争议调解网络,加强劳动关系动态监测、研判,综合运用调解、仲裁、诉讼等方式预防化解劳动争议,严肃查处恶意欠薪行为。

  对环保领域矛盾,各地推动有关部门增强规划决策透明度,加大环保执法力度,探索实行环境资源案件跨行政区划管辖,加强检察机关提起环境保护公益诉讼工作,引导群众通过法律途径反映诉求。

  今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两会工作报告中显示,自公益诉讼试点以来,13个省(区、市)检察机关在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等领域共办理公益诉讼案件5109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547件。通过办案,督促恢复被污染、破坏的耕地、林地、湿地、草原12.8万公顷;督促1443家违法企业进行整改,索赔治理环境、恢复生态等费用两亿元;督促收回欠缴的国有土地出让金54亿元。

  对征地拆迁领域矛盾,各地推动有关部门明确政策导向、完善制度设计基础上,健全征地拆迁纠纷司法裁决机制,畅通司法救济渠道,维护好被征地拆迁人员合法权益。

  对房地产领域矛盾,各地在推动有关部门建立健全市场监测预警指标体系的同时,善于运用司法手段,引导房地产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妥善解决因合同违约、违规销售、价格调整、物业纠纷等问题引发的上访事件。

  有效防范化解各类网络风险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不断演进,互联网对经济社会发展渗透、融合、驱动作用日益显现,带来的风险挑战增大。

  会议提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社会信息化规律特点,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网之路,把网上治理与网下治理、法治手段与技术手段、专门力量与社会力量结合起来,完善网络风险综合治理体系,提高网络社会安全管理水平。

  5年来,各地打破以传统办法对付网络犯罪的思维定式深入研究网络黑灰产业链产生蔓延特点,完善全产业、全链条打击整治机制,提高线索发现、全程追溯、证据固定、依法打击能力,以立体防控链摧毁犯罪产业链,坚决把网络犯罪高发态势压下去。

  上海、天津、湖南长沙等大中城市纷纷设立公安、银行、通信等部门入驻的反电信诈骗中心,建立预警阻断、止付冻结等新机制,一改过去应对新型犯罪被动的局面。

  同时,各地加大对网络黑灰产业有关信息、平台清理整治力度,最大限度挤压其生存空间;坚持开放共治,加强与互联网企业和有关部门、单位合作,实现行政监管与刑事打击无缝衔接;推动完善法律法规,出台司法解释,消除监管盲区。

  此外,各地还坚持侦查打击、重点整治、规范治理“三管齐下”,发挥好电信、银行等单位的重要作用,堵住诈骗电话入境、诈骗赃款出境通道;深化执法司法国际合作,推动铲除境外窝点,依法追缴通过地下钱庄等流向境外赃款,最大限度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