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电信诈骗竟敢"上门服务" 手持假冒"拘留令"

2017年09月19日 来源:解放网

陶老太和儿子董先生介绍案情

  “你好我是‘公安局民警’,你的身份证被盗用,涉嫌一起洗黑钱案件……”这是冒充公检法实施诈骗的常用套路,然而,当一名公证处的“公证人”主动上门,手持“拘留令”站在你面前时,你是否会上当受骗呢?

  日前,长宁公安破获一起以独居老人为对象的电信诈骗案,诈骗嫌疑人不仅通过电话与受害人联系,甚至还派出了“公证员”上门取银行卡和身份证。短短半个月,上海已有8名70岁以上的老人被骗,涉案金额达到140万元。

  日前,冒充“公证员”的俞某已被抓捕归案。

  不配合“调查”就成嫌犯

  8月25日上午,独居长宁区天山路某小区的陶老太家中的座机响了,对方称是“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并详细地报出了陶老太的身份信息。对方告诉陶老太:“由于你的身份证被盗用,现涉嫌洗黑钱,此案涉案金额238万,其中有38万已经转入你的账户。”

  和以往电信诈骗的套路相似,陶老太被对方下了“封口令”。此外,如果陶老太想要自证清白,就必须向工作人员提供身份证及银行卡,配合公安机关查账。

  对方称,接下来,将会有公证处的工作人员亲自登门核查。

  85岁的陶老太头发花白,因为车祸受伤在家休养一个多月,一直拄着拐杖。“我母亲自理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也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类似的提醒是有的,平时我们还是比较放心的。”正如老太的儿子董先生所说,起初,陶老太听闻自己的身份证被盗还是有疑心的:“我告诉对方我没有丢身份证啊,我的卡也没动过,最近我都没出过门。”

  当时,她还特地打开抽屉,确认自己最近都没动过几张银行卡和身份证。

  “他们又说,涉案238万,另外200万涉案金额的卡主人都配合调查了,你如果不配合,那你很可能是嫌犯。”如此一来,陶老太只好配合对方的“调查”。

  此后的几天,对方多次拨打陶老太家中的座机,电话那头的人有男有女,分别自称是“公检法”和“公证处”的工作人员。

  “每天早上8点到11点,留一个午饭时间,下午继续打,一打就是几个小时。”董先生说,他们长时间的通话,就是为了不给母亲思考的时间,一直到母亲上当受骗,她都一直蒙在鼓里,“甚至都没跟我说过,而那几天我一直都去母亲家的”。

  “公证人”上门索卡核查

  几张裁剪成片的硬纸板上,陶老太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和对方通话的内容,“因为我记性不好,怕忘记。”在硬纸板上,陶老太写着几个地址和联系方式。

  原来,为了进一步取得陶老太的信任,骗子主动自报家门,将自己的工作地址、家庭住址及联系方式都告诉了陶老太。对方表示,如果陶老太有疑问,可以拨打110报警电话询问,也可以直接到提供的地址去核实。

  逐渐取得信任后,对方以“温馨提示”的方式,轻松骗取了陶老太的银行卡密码。

  “你们年纪大了,很多人都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你的身份信息已经泄露了,这样很不安全,要改一改。”经过对方的一番“建议”,陶老太恍然大悟,表示自己的确用生日做了密码。这么一来,骗子便轻而易举地获取了她的银行卡密码。

  经过两天半的电话联系,8月27日上午,对方再次来电称:“下午会有一名‘公证员’到你家来取你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核实账户的资金往来情况。如果是无辜的,肯定会还你清白。”

  下午2时,果然有一名自称“长宁区公证处”的俞某来到老太家中。年满60岁的俞某身着便衣,一进门,便拿出手机上的一张检察院的“拘留令”照片。陶老太惊慌不已,随即拿出自己的四张银行卡,交给了对方。对方表示受某公安局所托,并将在两小时做完公证后将卡归还。

  俞某离开两小时后,又折返回陶老太家:“把你的身份证也给我,要核对下你的身份。”

  就这样,陶老太把银行卡和身份证都交给了这名“公证员”。

  取款人一天1000元劳务费

  “那个人走了以后,我一直在等,几乎等到了第二天天亮。”但是,陶老太再也没有接到对方的任何电话,等她再次拨打之前的电话时,电话已无法接通。陶老太觉得不对劲,拿着户口本到银行查询,发现自己卡内的七万多元存款已经没有了。

  冷静下来的陶老太终于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儿子,董先生听闻便意识到,老母亲受骗了。在儿子的陪同下,陶老太来到新泾派出所报案。

  根据陶老太提供的线索、案发周边的路面监控和银行取款记录,警方获取了“公证员”的清晰体貌特征和身份信息。经过一周的排摸走访和守候伏击,9月8日上午,民警在浦东新区一民房内抓获犯罪嫌疑人俞某。

  今年60岁的无业人员俞某说,在案发前不久,他接到了诈骗团伙上家的电话,让他假扮公证人员上门收取受害人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提取存款外再转账给上家,俞某就此被拉入诈骗团伙,成为该团伙的成员之一,代号“老鹰”,诈骗团伙许诺每天给他1000元劳务费。

  据警方调查,陶老太是俞某作案的第一个受害者,起初或许因为紧张,他甚至忘记收取陶老太的身份证。

  有了银行卡、密码和开户人身份证,俞某就可以到银行柜面代提取存款,但作为代提款人,俞某也需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就此留下了确凿的作案证据。

  取出陶老太的7万元后,俞某立马将钱又通过柜面存款的方式,存进以他名字开户和上家共用的银行账户内,上家又通过网银等方式,将钱款再转移。为了这项“任务”,俞某先后以自己的名义办了6张银行卡,其中一张办理了网银业务,专门用于将骗得的款项转移给上家。

  疑购买保健品等泄露信息

  据新泾派出所承办民警陈俊介绍,在这一系列电信诈骗案中,受害者均是70岁以上的独居老人,在购买保健品和理财产品时,不慎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的确经常有推销保健品的人来我妈妈家。”对于母亲身份信息的泄露,董先生如是说。

  陈俊表示,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案的钱款不需转入“安全账户”,而是派出“公证员”直接上门,大大增加了被害人的心理恐惧感。实际上,俞某扮演的角色只是诈骗链条末端的马仔。此前的两天半时间里,假冒的“公检法工作人员”早已铺垫好了诈骗剧情。

  陈俊说:“真正顶端的犯罪嫌疑人可能藏身海外,警方将上报上级部门进一步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为了规避ATM机转账延时24小时到账的风险防范壁垒,诈骗团伙如今开始采用柜台存款的方式,由俞某取出被害人现金后,再存入自己的账户中,利用网银的方式转移钱款,诈骗钱款便及时到达上家手中。

  长宁公安调查发现,俞某共涉及本市8起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高达140余万元。目前,犯罪嫌疑人俞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