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中管高校巡视整改忙 纪委接连揪"内鬼"

2017年06月19日 来源:上观新闻

  本周,除了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虞海燕、孙怀山立案侦查的消息,并无其它“大老虎”的身影,但这并不意味着平淡。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14所中管高校的巡视结果出炉,北大、清华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当然,有问题并不可怕,认真改,明天会更好。

  近日,四川省又有一名厅局级纪检干部被查,而且是一位干了十多年的“老纪检”。“打铁还需自身硬”,绝不是一句空话。

  北大、清华发现了哪些问题?

  6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集中公布了十八届中央第十二轮巡视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14所中管高校的巡视反馈情况。

  “党委领导作用发挥不够,‘四个意识’不够强”、“落实党的教育方针不够全面”、“有的单位利用高校资源谋取不当利益”……中央巡视组明确指出了各高校在管党治党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既有共性问题,也有个别问题。

  有一些问题,大部分高校都“中枪”了:纪律规矩废弛,“清水衙门”不清,不正之风频发,选人用人带病,办学方向跑偏,师德受到挑战……问题背后,反映的是高校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某些问题甚至比地方上还严重。

  用巡视反馈的表述就是,“四个意识”不够强,党的领导作用发挥不够,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普遍不到位,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不到位,高校纪委履职宽松软。

  多所高校被指出廉洁风险较高,例如有的高校“校办企业、基建、资产管理、科研经费等领域廉洁风险较高”,有的高校“基建领域腐败问题多发,附属医院、校办企业、科研经费管理、招生录取等方面存在廉洁风险”,有的高校被指出“有的单位利用高校资源谋取不当利益,有的干部或工作人员以权谋私”。

  针对这些问题,中央巡视组在反馈巡视情况时要求相关高校党委,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强化对基建项目、附属医院、校办企业、科研经费、招生招考等领域的监督管理,防范廉洁风险。

  同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屡禁不止:公车私用、公款吃喝、公款出国(境)旅游……一些大学里搞起奢靡之风、特权思想,竟也不逊于机关和国企。

  比如,北京大学副校长兼总务长王仰麟违反廉洁纪律,多次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兰州大学党委委员、校办主任陈文波对校长办公室在公务接待中超次数接待、超标准接待,公务接待酒水消费不明、登记帐不清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高校本该是教书育人、春风化雨的地方,有些人却如此“为人师表”,令人不禁担忧,这会带出怎样的校风学风?

  综观这14所中管高校的反馈情况,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均表示巡视反馈找准了症结,反馈意见指出的问题针针见血、令人警醒,对学校全体党员干部是一次十分深刻的党性教育和警示教育,起到了红脸出汗的作用。各学校党委强调将照单全收,诚恳接受、全面整改。

  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等方面的问题即知即改、立行立改,这已经成为被巡视单位的共识。对巡视发现的普遍性问题,各高校将对照中央巡视工作方针,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从体制机制上查找原因,加强监管、堵塞漏洞,扎紧制度笼子。

  各地纪委接连“清理门户”

  6月13日,中纪委官网转发了一条四川省纪委的消息: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原巡视员何鹏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这位干了17年纪检组长的“老纪检”,成了办案对象。

  简历显示,从1998年开始,何鹏从事纪检方面工作,之后历任四川省技术监督局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四川省质监局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省纪委、省监察厅派驻省环保厅纪检组组长、监察专员。退休半年前,即2015年6月至2016年1月,何鹏转任四川省环保厅巡视员。

  值得注意的是,何鹏生于1958年12月,去年1月退休时仅57周岁,属“提前退休”。在退休一年半后,他被宣布调查。有问题,绝逃不过。

  一周之前,经黑龙江省委批准,黑龙江省纪委对省纪委原常委宋川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开除党籍、公职。这位也是个“老资格”,曾获得“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被中纪委、人社部、监察部在全国通报表扬,并享受省部级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待遇。宋川去大学作报告时,曾用生动的案例为大学生们敲醒警钟。可惜,他也栽倒了。

  经查,宋川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六大纪律违反了五条。特别是他“违规干预司法、执纪活动,泄露尚未公开的纪律审查信息,私自留存纪律审查资料,违规处置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及涉案款物”,情节非常严重。这样的行为以“内鬼”概括最为贴切。

  十八大以来,从中纪委到地方各级纪委,不断查处有问题的纪检干部。今年年初中纪委七次全会以来,清理“内鬼”、防止“灯下黑”成为纪检工作的重点之一。在中央,副部级的巡视专员张化为于4月落马。在地方,亦有多名老资格纪检干部被查。

  2015年12月3日,山西省第十届省委委员、省委巡视组原组长刘向东因严重违纪被双开。这是十八大以来首个被通报双开的省级原巡视组组长。据时任王儒林讲,从刘向东“身上、车上、办公室、住所、租赁的房屋等多处住所起获巨额人民币和各类外币、现金、银行卡、存折、黄金,光这些就是1.5亿元,还有大量字画、玉器、古董和多套房产,涉案金额不下两个亿。” 就在刘向东落后两天前,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因涉嫌违纪被查。

  王岐山曾在中纪委相关会议上指出,“越是大机关越容易灯下黑,纪检监察战线也不平静,也有一些不作为、乱作为的问题。再不作为,咱们就要算算账了。”对这种“以案谋私”的干部,中央纪委早就明确表态:对纪检监察干部,首要的就是以更高的要求、更严的标准来约束、来管理,对胆敢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以案谋私的“害群之马”,必须严加惩治,毫不留情。

  实施第一例留置措施:山西还是浙江?

  今年3月22日,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经省委批准,山煤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海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审查。山西监察委对郭海采取的“留置”措施,正是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地区监察委的权责措施之一。专家表示,留置将代替缺乏期限限制的“双规”。

  就在人们普遍认为山西抢了这个第一之时,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文章透露,全国首例留置措施在浙江杭州实施。

  3月17日,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摆在了区委书记陈瑾的案头,等待她的签批。担任领导干部多年,陈瑾早已对签批习以为常。但这次,她却看了好几遍后,才郑重签下自己的姓名。

  伴随这张特殊的《立案审批表》的签批,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即将实施,这也标志着浙江改革试点工作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从3月17日实施到4月20日检察院做出逮捕决定留置自动解除,余某共被留置34天。

  据报道,杭州上城区监委实施第一例留置措施中,按照规定对留置宣布、留置调查、留置交接等整个执行过程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同时加强与留置场所的对接沟通,就留置场所、人员安全、案件保密、同室人员等具体问题进行磋商,加强对办案人员、留置看押人员的安全教育和培训,确保留置安全。

  4月20日,杭州上城区检察院正式决定逮捕余某,其留置措施自动解除,实现了监察程序和司法程序的衔接转换。截至目前,浙江省监委、杭州市上城区监委、舟山定海区监委、龙游县监委、海宁市监委先后对7起案件依法采取了留置措施,工作进展顺利。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目的是强化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设立监察委员会,实现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去年11月初,中办印发《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部署在3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员会,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探索实践,为在全国推开积累经验。

  目前,浙江改革试点工作已取得实质性进展,至4月底已全部完成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转隶组建工作,逐步构建起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系,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省、市、县三级检察机关反贪污贿赂等部门共转隶1645名干部,充实到监察委员会中。”浙江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监察委员会完成组建后,将按照管理权限对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人民团体和民主党派、工商联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事业管理人员以及其他履行公职的人员依法实施监察,做到无死角、全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