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克星
坚持走进案发现场的“老派刑警”

2020年10月14日 来源:上海政法综治昂 作者:沈洁

  走进陈未的办公室,一个红色拉杆箱靠在墙边,里面总是备足穿一周的衣服。从警17年,当刑警14年,白天连着黑夜、常年出差干活的日子对陈未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有人统计过,这名与盗窃、电信网络诈骗做斗争的刑警,仅2019年出差办案时间就超过170天,足迹遍布海南、广东、福建、江西、山东、浙江、四川等7省,20多个地方。

  陈未所在的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刑侦支队三队,又称“反侵财队”。他和同事们的对手,既有老吃老做的惯偷,更多的是分工细致、手法隐蔽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抓狐狸,猎人要比狐狸更狡猾。”陈未不但热衷研究最前沿的侦查手段,也善于分析犯罪手法的新趋势,“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一次出差侦查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行动中,陈未因尿血被领导“勒令”住院。但得知锁定嫌疑人确切位置的消息时,他竟拔掉针头,悄悄溜出医院,带领抓捕小组前往嫌疑人落脚点,守候伏击十几个小时,最终将嫌疑人抓获。

  问他为何这么认真执着,得到的回答是“使命感”。陈未说:“就算被骗几千元,也涉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打击犯罪,守护人民和城市的安全,是我们警察的天职和使命。”

  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力争全链条歼灭

  今年2月,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之际,防疫物资十分紧俏,虚假销售口罩、额温枪等涉疫物资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开始冒头。陈未敏锐地捕捉了犯罪分子的最新动态,提前部署最精锐的打击力量,与基层派出所建立队所联动机制,一旦发案,立即进行侦查打击。

  2月21日深夜,怀疑自己遭到电信网络诈骗的辖区居民鲍女士到打浦桥派出所报案。当日,她在微信群内搭识一名自称出售口罩的网友。经过沟通,鲍女士与对方商定以3.6万元的价格购买1.3万只口罩,并于当日20时40分许用手机银行将货款全部转入对方提供的银行账户。然而,对方一收钱就拉黑了鲍女士。

  这是一起典型的涉疫物资电信网络诈骗。陈未立即带领侦查员成立专案组,从骗子提供的银行账户入手,紧锣密鼓地展开调查。

  专案组在查询银行信息时发现,这3.6万元钱款竟然先后被进行了4个层级的转账,涉及账户多达50余个。乍一看,这些银行账户几乎都没有关联,开卡人遍布全国各地。但陈未发现,案发次日,其中一个账户在福建有取款动作。他随即带侦查员赶往福建,在当地公安、银行等方面配合下,迅速锁定一名取款嫌疑人。但警方并没有立即对嫌疑人开展抓捕。根据前期掌握的线索,陈未判断他背后藏着多个专业犯罪团伙。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跟踪调查,果然,一个专门从诈骗团伙服务的“水房”团伙浮出水面,成员遍布福建、广东两省多地。

  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涉及的通信流、资金流信息纷繁芜杂,有效信息很可能就潜藏在大量无效信息之中。回到上海,陈未又马不停蹄地召集专案组成员研究案情,通过近亿条海量信息的筛选,深挖出诈骗实施组、开卡取款组、卡商号商码商、外挂软件开发销售、网络广告推广等参与该电信网络诈骗案的“黑灰产”全链条,一点一点拼贴出72名涉案人员的轨迹,查明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信息。

  “我这个人蛮‘完美主义’的,做事就要尽量做好。”陈未说,为了彻底捣毁这个以虚假销售涉疫物资为幌子,被害人遍布全国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专案组历时3个多月,奔赴全国多地,一个个寻访被害人,固定证据,共串并全国案件215起,涉案金额达1052万余元。

  今年5月16日和21日,专案组在福建、广东、重庆等多地进行集中收网,不仅收获了诈骗团伙核心成员,连微信外挂制作者也被拿下。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嫌疑人和被害人遍布天南海北,陈未和同事的工作就是这样“说走就走”。2018年9月的一天,正在局里参加工作会议的陈未接到消息,锁定“8.2”特大信用卡诈骗案主要嫌疑人在海南儋州,他直奔机场,赶赴海南深入调查。

  经过前期一个多月的侦查,当年9月17晚至18日凌晨,在公安部五局的指挥协调下,专案组统一开展抓捕行动,先后在海南儋州、广西南宁、广东惠州、四川达州、云南丽江、浙江义乌等6省市抓获犯罪嫌疑人29名。这一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上下游产业链也被清剿。

  “我们的目标不仅是抓捕诈骗团伙核心成员,更力争斩断全部上下游产业链。”面对分工细致、时空碎片化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全链条打击的难度可想而知。陈未选择迎难而上。

  去年3月,陈未在侦办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网购退货类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时,将目光聚焦在了电信网络诈骗“黑灰产”上。经过7个多月的调查,他带领专案组逐一锁定了非法买卖公民信息、制作钓鱼网站、提供洗钱业务、提供作案通讯工具的32名嫌疑人,3次组织警力赴福建龙岩抓捕,成功捣毁3个分别从事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电信网络诈骗及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的“黑灰产”团伙,实现了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规模打击和全链打击。这一案件的侦破也从源头震慑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嚣张气焰。

  “猎人要比狐狸更狡猾”

  如今,作为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行家里手,陈未也是从“网络小白”一路走来的。

  那是2012年前后,上海开始出现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因为通讯和金融发达,上海成为犯罪团伙的主要目标,很多市民群众落入这类新型诈骗的圈套,报案电话从8时一直接到18时。

  当时,这种利用移动通信和网络实施诈骗的犯罪案件,在犯罪手法、组织模式上与传统诈骗犯罪完全不同,侦破上可借鉴的经验少之又少。

  熟悉业务的人都知道,侦查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对侦查员的知识结构要求很高——法律知识、现代通讯服务知识、网络传输知识、银行资金流转知识……

  “要想抓到狐狸,猎人要比狐狸更狡猾。”陈未说。为了摸清作案,他开始向通讯工程师学习,向银行工作人员学习,向电脑专家学习,甚至向犯罪分子“学习”。每次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未总要去详细审讯犯罪嫌疑人,追问通讯网络技术上的问题。

  “以技术制约技术”——依托上海正在建设“智慧公安”体系,陈未和同事们也不断研究使用技术手段提高预防和破案手段。2016年3月21日,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试运行。有了这一综合了公安、电信、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运用大数据等多种技术手段的中心,给陈未的工作也带来了全新的思路和方法。

  2018年至今,陈未共带领团队侦破电信网络诈骗案637件,抓获犯罪嫌疑人391名,累计劝阻潜在被害人5155人次。

  直面危险,冲在最前面

  从一名年轻刑警成长为如今的黄浦刑侦支队三队队长,陈未始终冲锋在前。

  今年侦破的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陈未带领工作组经过对多个可疑目标的反复甄别,锁定其中一名嫌疑人藏身广东潮汕地区一个农村里。那是一个在公安部挂牌的涉黑、涉恶、涉毒、涉税犯罪重点整治地区。

  在当地警方配合下,陈未带领工作组对嫌疑人进行抓捕。“当地警察进村抓人都不容易,更别说我们外地去的了。”尽管行动前已经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但是行动开始后,现场遇到的阻力远比陈未预想的更大。

  村口设有岗哨,24小时有人望风。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抓捕行动特意定在天亮前进行。

  天光未亮,一行人悄然潜入村庄。然而,刚进村口,陈未就感觉到“车窗外有一束束眼光投射过来”:“不管男女老少,站在村里路边的人都很警觉盯着我们这辆车看。”尽管开的是一辆民用车,但从他们进村开始,就有几个村民跟在车后一路尾随。

  整个村子只有一条主干道,其余岔道最宽处正好够一辆车行驶,最窄处只能容一个成年人侧身通过。沿着主干道,挤压过来的楼房都只有两层,迷宫般盘根错节,熟悉情况的人能轻易翻上房顶,瞬间消失无踪。

  抓捕力量直捣黄龙,很快在村子一处民宅内将睡梦中的犯罪嫌疑人抓获。

  谁料,还没把嫌疑人带出门,门口就被40多名村民团团围住,个个虎视眈眈。

  “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陈未是老刑警,2010年转入反侵财条线后,经历过无数次与各类犯罪分子正面交锋的场面,但这次经历却是“空前的”。

  犹如箭在弦上,冲突随时可能爆发。当地警方的负责人也面露难色。陈未只身上前,与村民代表谈判。陈未回忆,对峙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村民才向两边让出道路,抓捕民警最终将嫌疑人成功带离村子,带回上海。

  “当时就是屏着一口气,绝对不能松。”陈未说,那起案子从发现线索,到逐步梳理出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的成员,专案组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投入大量精力,怎么能让所有的努力在最后一刻“不完美”呢?

  走进案发现场,一“眼”擒贼

  某种程度上,陈未是一个“老派”的警察。他身上保留着刑警的传统看家本事。

  “掌握不了情况,说明你离现场还不够近。”侦查盗窃类案件,即使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陈未仍坚持亲自勘查现场,询问当事人。

  “你什么时候发现被盗?”

  “早上6点。”

  “最后一次用手机是什么时候?”

  “昨晚11点多。”

  这是今年3月19日,黄浦一个待动迁的老式里弄房屋内一部手机被窃案发生后,正在勘查现场的陈未与当事人的对话。

  寥寥数语,暗藏玄机。从这几句对话里,陈未推测出:案发时间在晚上12时至6时之间,大大缩小了侦查范围。

  案发地老式里弄社区,出入口多、人员复杂。经勘查,犯罪嫌疑人系溜门入室,并未留下有效痕迹物证,加之受动拆迁影响部分监控设备损坏,无法通过视频录像直接锁定中心现场。

  陈未到报案人的家里、弄堂岔道、所有社区出入口,仔细查看,认真走了一遍又一遍。他发现案发社区共有南北两处出入口,凭多年的侦查经验判断,嫌疑人从南面出口进出社区的可能性最大。“在黑夜中,对不熟悉环境的人来说,从被害人家里出来往南出口的路更好走。”

  推断出嫌疑人的作案时间和出入路径后,陈未调取了案发社区方圆500米范围内的公共监控录像。但调看监控却无比艰辛——同一画面,连续几天盯住也是常事。枯燥、乏味,却必须无比细致。

  一个男性身影被陈未一眼盯住。“这个人在案发时间,多次出现在案发社区附近路段,进出过好几个社区,有重大嫌疑。”

  但是,这名男子最终消失在于案发社区隔了五六条马路的路口。为了找到突破口,陈未决定采取按图索骥的“笨办法”。他带着两名侦查员,围绕嫌疑人最后出现路口,对周边小区、宾旅馆、浴室、网吧等场所,一一走访排查。果然,嫌疑人在附近一处出租屋被找到,人赃并获。不仅破了这起手机被盗案,嫌疑人还交代其实施的其余10多起老式房屋的入民宅盗窃案。

  近年来,上海社会治安持续向好。入室盗窃等侵财类案件,成为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祸首”。结合现代侦查手段,加上不放过任何一处蛛丝马迹的传统刑侦本领,陈未和同事们在打击和扼制入室盗窃案件方面取得显著成效。今年上半年,黄浦区入室盗窃和入民宅盗窃案发数,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近7成,破案率达到100%。

  “陈未最大的特点是,肯做,也敢做。”跟他共事十多年的同事说,遇到疑难案件,陈未都会主动接棒,只要参与办案,似乎案件总能找到突破口。

  “先进的技术手段大大提升了破案率,但我始终认为技术只是查案的辅助手段,刑警不能丢了现场勘查、实地走访的基本功。”也许这就是陈未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