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微整形”竟变“危整形”
医生无资质、医美产品来源不明,还有这些黑幕

2020年06月05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近年来,随着医疗美容行业的快速发展,“微整形”已被广大爱美人士所广为熟知和接受。然而,近乎野蛮生长的医疗美容行业也滋生了不少乱象——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违法经营医疗美容药品、医疗器械,非法开展医疗美容服务,医疗美容的失败案例时有发生。

  今年4月,上海警方会同市市场监管、药监、卫健等部门和医疗美容行业协会,针对医美行业违法违规现象进行深度调查,并于近日展开集中打击行动。今天上午,市公安局披露了两起非法经营走私入境医美产品案件,共查获未经国家批准进口的肉毒素、玻尿酸等医疗美容类药品和医疗器械14.7万支(瓶),查处60余家无证医疗美容诊所,抓获犯罪嫌疑人40余名,涉案金额高达6400余万元。

  WDCM上传图片

  警方查获大量来路不明的走私医美针剂

  来路不明的走私医美产品流向非法诊所

  2019年1月,经营美容馆的钱某偶然结识了一些医美产品卖家,这些卖家一部分来自广东、河北等地,还有一部分则是外国卖家,都声称能提供大量走私入境的玻尿酸、肉毒素、水光针等医美产品。为谋求利益,钱某便与这些卖家联系,大量购买对方走私入境的货品,随后在自己经营的美容护肤品网店上大肆对外进行销售。

  以某品牌玻尿酸产品为例,钱某以830元的价格购入后,以2400元的价格销往全国。一年内,他和同伙通过这种方式,非法经营涉及40余个品种的20余万支(瓶)医疗美容产品,涉案金额3400余万元。另一个以吴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也用同样的方式非法经营各类医美产品,涉案金额达3000余万元。

  这些走私入境的医美产品的买家是谁?警方调查发现,钱某、吴某团伙所售出的这些医美产品大部分都流向了全国各地的无证医美诊所和美容美甲店。

  “这类非法诊所隐蔽性强,大多开设在居民楼、写字楼和美容美甲店内。场所内外不张贴广告,主要通过熟人介绍或社交软件招揽生意。同时,这些场所既不设置消毒设备,也不具备抢救措施,引发美容事故的风险很大。”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食药环侦支队支队长喻檬介绍,同时非法诊所的操作人员都不具备从事整形外科或皮肤美容医师执业资质,加之医美产品来源不明,质量保障更无从谈起。

  美甲店掩护非法诊所,前护士非法从事微整形被捕

  从事非法整形业务的人员同样鱼龙混杂,大多没有专业医学知识,不具备医美执业资质,有的只参加了几天“速成班”就给人打针注射了。

  犯罪嫌疑人王某曾是本市某知名三甲医院的一名护士。在看到医美行业的高需求、高利润后,王某辞去工作,经营起了一家美甲店。据王某到案后交代,美甲店只是门面招牌,真正能够给她每月带来巨额利润的是隐藏在美甲店内的微整形业务。

  王某的微整形“诊所”就隐藏在美甲店二楼的一间小屋内,房间里仅有一张普通按摩用床,地上零乱堆放着数十种医美产品。从玻尿酸填充隆鼻、隆额、隆下巴,到注射肉毒素瘦脸、瘦腿,以及水光针美肤,王某承接的业务有十多种。

   WDCM上传图片 

  低廉的价格和“说打就打”的便利,成为了很多客户选择她的原因。据王某交代,来店找她注射美容针剂的顾客几乎都无法分清医美注射与日常肌肉注射的本质区别,因此对于护士出身的她格外信任,有一些老客户甚至会自己携带各类美容针剂交给她进行注射。

  不少非法医疗美容诊所还大张旗鼓地开办起了医疗美容业务“速成班”,由一些完全未经专业培训的所谓讲师开展现场教学培训。短短几天后,毫无医学背景的学员便可摇身一变成为“资深”医师,为客户进行医美注射。

  承担最大风险的,是那些不明所以的“爱美人士”。在非法医疗美容活动中,有许多失败的案例,有的顾客就曾因在无证诊所为下巴注射生长因子后,下巴越来越长并感到面部强烈不适而前往正规医院就医。经检查后才发现体内竟已滋生出肉芽组织,无法逆转。

  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美容针剂注射需具备三项最基本条件:一是必须由具备医生执业资质的整形外科医生或皮肤美容科医生进行注射操作;二是必须在安全、卫生的环境中进行注射;三是必须使用国家药监部门许可认证的医美产品。“本案中犯罪嫌疑人非法经营的这些所谓‘走私好货’,不仅真实来源无从考证,其运输、存储和保管也不符合全程低温冷链等要求,由此产生的不可控因素可能导致产品污染、失效甚至变质,对消费者安全产生危害。”喻檬说。

   WDCM上传图片 

  目前,警方已对上述40余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其余违法人员已由行政部门依法处理。对走私医美产品入境的犯罪分子,警方将会同有关部门持续开展深入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