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昔日赌徒“金盆洗手”在上海开“反赌茶坊”
究竟是为公益,还是教“出老千”赚钱?

2019年12月11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WDCM上传图片

  “我不是传授赌博技术,而是向他揭秘赌术。我的理念是……”作为被告人站在法庭上,谢千秋依旧侃侃而谈,不时习惯性地挥动手臂,仿佛面对的是一群聆听他教诲的戒赌者。过去数年间,他一直以“公益反赌专家”的身份在上海经营着一家“千秋反赌茶坊”。

  但今年的一起报案,却让谢千秋的另一面“浮出水面”:在宣传反赌的同时,他也会教授那些想学的人如何“出老千”赚钱。昨天上午,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他犯传授犯罪方法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赌徒“金盆洗手”成反赌专家

  在网上,仍然能找到不少谢千秋揭秘赌术的视频。其中一段,他演示了不论如何洗牌切牌,都能将最大的牌发到自己手中。按照网上的说法,谢千秋曾经通过赌博赢得数千万元,后因赌博导致亲人失和,父亲离开人世,因此在30岁时幡然醒悟,转而将学到的“赌术”用于公益,通过现场演示揭秘,让赌徒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从而迷途知返。不过,谢千秋案后承认,曾经沉迷赌博是真,但为了增加可信度,他夸大了赌博时期的经历。从经营“千秋反赌茶坊”起,他便对外自称为“谢千秋”,不过,谢千秋亦非他的本名。

   WDCM上传图片 

  位于武宁路1049号的“千秋反赌茶坊”,门口的标志已经被全部拆除 王闲乐摄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了武宁路1049号,玻璃大门紧闭,门口的招牌和门牌都已被取下,屋内一片狼藉,只有房梁上悬挂着一副“功德无量”书法,依稀透露出昔日光景。记者从后门绕进茶坊,意外发现屋内还有一中年男子。从他口中证实,这里确实是“千秋反赌茶坊”所在地。

  “我们是一个反赌博机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所有的赌博都是骗人的,所以才会十赌九输。”该男子说,如果有亲戚朋友沉迷赌博,不论是扑克、麻将哪种玩法,都可以带来由他们现场演示揭秘,“他知道被骗了,也就不赌了。”该男子告诉记者,茶坊现在正在装修,并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表示如果需要现场演示可以拨打该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张姓男子自称是谢千秋的合伙人,对于他们现在的工作地点和收费问题语焉不详,只说确定时间后他会发来见面地点。对于谢千秋的去向,该男子表示:“他出国去了,暂时不在。”

  交了1.8万“学本事”险被拆穿

  不论是网上宣传,还是相关人士所言,谢千秋都是一位颇为成功的“公益反赌专家”,不少人慕名而来。

  今年7月下旬,一名戴姓男子在朋友陪同下来到茶坊,沉迷赌博的他想通过了解“出千”内幕,警告自己不要赌博。谢千秋当场给他演示了一手换麻将牌。“明明是七条,到他手里就成了七万,一副牌就胡了。”戴某心动了,当即表示想学这一手。谢千秋便收了他1.5万元“学费”和3000元“道具费”,卖给了他一副魔术眼镜、一副可以“出千”的麻将和扑克牌。

  对此,谢千秋曾说,1.5万元是戴某给茶坊的“捐款”,戴某在反赌博承诺上签字后,他才教给了戴某“出千”的手法。对于戴某后来将这些手法用在了赌博上,想要把从前输的钱赚回来,谢千秋表示不知情。

  不过,检察机关提供的戴某与谢千秋之间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戴某第二天便把学到的手法用于“实战”,但引起了别人怀疑,麻将还被人偷偷扔了3个。“谢大师请你帮帮忙,我花那一万五千块,你说包交(教)包会,你好得(歹)让我真学会点什么啊。”面对戴某发来的这段话,谢千秋说,是戴某学艺不精,还要多练习。

   WDCM上传图片 

  戴某与谢千秋的微信聊天记录 静安法院供图

  这段聊天记录以及戴某等人的证言,成了检察机关指控谢千秋涉嫌传授犯罪方法罪的有力证据。“如果谢千秋真的想反对赌博,他只要做到揭秘这一步就足够了,不应该向每个来访者传授所谓技巧。”本案公诉人、静安检察院检察官李菁蓉说,赌博中“出千”属于诈骗,在明知戴某想靠“出千”翻本的情况下,谢千秋仍教给他方法,已触犯刑法。

  名为公益反赌实为牟利?

  法庭上,谢千秋最终表示认罪悔罪,他自称法律意识不强,初衷是好的,但不知不觉间触犯了法律。

   WDCM上传图片 

  谢千秋因传授犯罪方法罪一审获刑7个月 静安法院供图

  目前,中国反赌人士宣传戒赌的通用手法是现场演示赌技和千术。在他们看来,只要赌徒目睹了这一切,就会幡然醒悟离开赌桌。但是,揭秘千术和传播赌技,其实只差一小步。谢千秋也不是第一个受到处罚的“公益反赌专家”。媒体曾报道,江苏常州一名自称“阿军”的反赌人士,在面对暗访时表示,只要支付4.5万元学费就可以学会全套“出千”技巧,最终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辽宁沈阳一名反赌人士,曾因为传授的“赌术”无效,涉嫌诈骗罪被调查。

  相关人士表示,不少“公益反赌专家”其实是打着“反赌博”的旗号扩大自身影响力,然后借机通过教授“出千”技巧、售卖赌博用具等方式赚钱牟利。“这块确实是法律上的一个灰色地带。”李菁蓉说,因为传授犯罪方法罪要求犯罪分子主观上是直接故意,即为了使他人接受自己所传授的犯罪方法去实施犯罪而故意向其进行传授。那些因说话不检点,随意散布一些道听途说的犯罪方法,或者在工作中教授武术、修配钥匙、讲课、写作以及司法人员在职务范围内剖析犯罪方法等等,即使有失误,甚至被人利用来犯罪,因其没有传授犯罪方法的故意,不能以犯罪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