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模仿韩剧跳海骗赔偿
“失踪船员案”宣判,船员获刑9年

2019年08月22日 来源:上海法治报

  还记得此前刊发的船员离奇失踪案吗?

  21日,这个案子开庭审理并宣判了!

  WDCM上传图片

  庭审现场。摄影:唐辰佶

  8年前,一次深夜航行中,巴拿马籍“星光”轮上的一名船员张某突然失踪,甲板上遗留的多处血迹、一件血衣、一只鞋子和一根带血的铁棒,都指向张某被害身亡……

  然而,7年后,“身亡”多年的张某却突然出现,并投案自首。

  “我当时抽了自己的血,从头上往下滴,再把带血的衬衫撕掉,造成搏斗的场景……”今天下午,张某在法庭上回忆,“因为韩剧里就是这么演的”。随后他纵身跳入水里。张某家属最终因此获得船务公司79.9万元死亡赔偿金。

  经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宣判:被告人张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追缴赃款发还被害单位。

  记者在现场看到,法庭宣判后,旁听席上的张某妻子失声痛哭,迟迟未坐下。庭审结束后,听到妻子召唤的张某,亦跪地痛哭。

  船员从货轮上离奇失踪,家属获赔80万

  2011年8月28日上午11点多,船员张某的妻子翠文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自称是丈夫张某所在的船务公司,而电话的内容则让翠文做梦都能惊醒:丈夫张某失踪了。

  2011年8月27日晚,凌晨至4时本应是张某轮值的时间,他却没有出现。船长发现后,让人多处找寻张某不见人影。“我当时觉得有些不对,就让船员到船上各处去找,都没见人。”船长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回忆。凌晨1时许,“星光”轮完全停靠上海外高桥四期码头。船长发动所有船员,全船搜索张某。

  最终,在右船舷2-3号货舱的位置,发现了张某的一件带血衬衫和一只鞋子,现场还遗留了一些血迹,一根带血的铁棍,却始终没有找到人。船长在第一时间向上海公司汇报了这一情况,公司随即报警。

   WDCM上传图片 

  为了让现场更逼真,张某还留下了一只鞋。

  上海公安民警接警后,一行9人登上货轮勘察现场。有经验的民警发现血迹喷溅流向不符合正常侵害案件的情形,公安将该案定性为疑似被侵害案件并展开调查。

  “当时,我们船上所有人都取消了休假,配合警方的调查。”船员部孟主管回忆道,“他这个人比较容易相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出事前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尽管警方对所有的船员都展开调查,并启用测谎仪,也未发现其他可疑点,由于张某的尸体迟迟未能找到,无奈侦查只能暂告一段落。

  妻子翠文自打知道了丈夫失踪后,悲痛不已,始终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噩耗,就在接到船务公司电话的前一天,张某还发短消息,告诉她船快要靠岸了,他要回来了,之后他们还通了电话,人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翠文向船务公司提出要去出事现场看一看,之后,曾两次在亲属的陪同下来到上海,情绪异常激动。期间,船务公司全程陪同翠文在沪办理善后事宜,并报销了他们的路费,同时组织船员们募捐,尽力抚慰家属的情绪。

  最终,鉴于张某服务期间失踪并假设死亡,船务公司与张某家属达成和解协议,一次性赔付79.9万元。2011年12月16日,这笔钱一次性汇入了妻子翠文的银行账户。

  “死亡”的船员还在人世

  临近2012年春节,依然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走出的翠文接到了公公的电话,让她过去一趟。公公把她带到鸡棚前,推门进去,翠文就愣住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活着的丈夫。至今,张某依然清晰地记着那天的情景,妻子猛地扑过来,抱着他哭了很久,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哭。那天妻子一直紧紧地拉着他的手,不愿松开。

  交谈之后,翠文才得知,三个月前,丈夫从船上逃回来,一直躲在公公的鸡棚里,公公却对此只字未提。

  张某告诉妻子,货轮上来了小偷,搏斗中,自己把人杀了,往后只能靠船务公司赔偿的钱,躲躲藏藏过日子了。

  妻子翠文本是老实本分的人,等回过神儿来之后,她劝丈夫,这么骗公司的钱是不对的,希望丈夫把船务公司的赔偿还回去,去自首。但张某态度很坚决,呵斥妻子“你要是说出来,就是把我害了。”丈夫坚持,家里经济压力又大,翠文也就认了。不久,张某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搬到了离家50公里的小镇上居住。

  “我不敢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一直使用之前花3000元买来的另一个户口,躲着熟人,靠打零工生活至今”。张某接受讯问时说道。

   WDCM上传图片 

  张某在看守所内,后悔不已。

  东躲西藏7年,直到2018年7月,公安机关对辖区户籍人口可能存在“双重户籍”的情况进行公安网大数据排查,发现张某存在双重户籍。民警立即联系张某前来销户,张某担心一旦去了派出所,公安追究下去,自己在船上做的事就瞒不住了。

  躲躲藏藏这些年,张某怕见到熟人,看到警车会害怕,也没法找正儿八经的工作,甚至连儿子的家长会都不敢参加,曾经做过的事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我过得很不踏实,内心一直很煎熬。”采访中张某告诉记者。

  而爸爸的表现,都看在了孩子的眼中,甚至女儿会劝他:“爸爸自首吧,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打工供弟弟上学,放心吧。”儿子也会劝他:“爸爸,我们自首吧,你走了,我就是半个‘爹’了,放心吧。”

  思考了很久,2018年11月27日,张某到派出所投案自首。

  次日,张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某消失的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抽血伪造被害现场,狂游数个小时逃亡

  2011年8月27日晚10时左右,货轮驶离长江口锚地,渐渐向上海外高桥四期码头靠拢。没有人知道,张某正兵行险着,谋划一出不寻常的“大戏”。

  彼时,大多数船员已经休息,张某在宿舍里,将一套衣服、一双鞋、一点用透明胶捆扎的现金、一个尚未充气的塑料救生圈以及自己的身份证装进了塑料袋中。

  然后掏出事先准备的针管,从自己左胳膊上抽了两管血。接着,张某带着准备好的东西来到了船头甲板上。他将针管中的血滴到身穿的衣服和甲板上,将带血的衣服撕破扔在甲板上,伪造出打斗现场。为了让现场更逼真,张某还故意留了一只鞋和一根沾了自己血液的铁棒。做完这些,他将用过的针管、随身携带的手机和另一只鞋子扔进大海,用绳子把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系在腰上。

  犹豫了一会,张某从甲板上纵身跳入大海里,朝着岸边的灯火游去。

   WDCM上传图片 

  被张某浇了自己血的“血衣”

  张某回忆,“我跳海的地点距离岸边大约2公里。当天水上有风浪,我在海里游得非常困难,我记得好几次差点撑不下去,以为自己要沉下去了。最后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游到海岸边。”成功上岸时,天已经快亮了,张某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和鞋子,乘坐长途客车回到山东老家,自此开始了逃亡生活。

  因为不知道自己伪造被害现场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回到老家后张某不敢回自己家,只得在离家不远处的小宾馆里窝了一周,才敢回去见父亲。再次见到儿子,老父亲很惊讶,他以为儿子已经被杀了。这时,张某才知道,船方已经将他被害的消息告知家里。为了让老父亲帮助隐瞒,张某谎称自己在船上杀人了,要躲避一段时间。

  老父亲一边念着“只要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一边叮嘱儿子哪都不要去,并将他安顿在养鸡房,平日这里不会有人进来,这一躲就是三个多月。

  直到从父亲那里听说,妻子拿到船务公司的赔偿款,张某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心想钱已经赔了,今后总要见妻儿的,也怕媳妇想不开寻短见”,张某这才让父亲把妻子带到鸡棚见面。

  自此,张某一家人开始了逃亡生活。

  据交代,张某诈骗得来的79.9万元赔偿金,用于日常生活开销和还债,如今早已消耗殆尽,已无力退赔一分钱。

  模仿韩剧情节诈骗赔偿金,最终付出代价

  2019年7月19日,检察机关以张某犯诈骗罪向上海虹口法院提起公诉。上海虹口法院于8月21日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庭上,检察官就张某犯罪意图的产生进行了发问。

  “当时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妻子做了一场髋关节置换手术,家里借了外债,手术完成后,妻子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之后父亲又被诊断出帕金森病,病情不容再拖延了,而家中还有一双儿女需要抚养,因此我急需一笔钱。2011年5月左右,我凑巧在电视上看到一名韩国船员在出海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之后家属获得了一笔巨额经济赔偿。当时我就萌生了制造意外事故,骗取经济赔偿的念头。”

   WDCM上传图片 

  庭审中,被告人张某和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认定的罪名均没有异议。

  在法庭辩论环节,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了其在船上被侵害的事实,骗得数额特别巨大的钱款,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同时,他的行为给公司、同事和家人带来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提请合议庭综合被告人张某投案的具体情节,认罪悔罪态度等情况,依法量刑。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某虽因经济条件所限无法退赃,但能主动投案,能够及时、稳定地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主观恶性较小,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系初犯,请合议庭减轻处罚。

   WDCM上传图片 

  庭审现场。摄影:颜欣

  在最后陈述中,张某表示对自己所做的事非常后悔,不应因生活的一时苦难而犯罪,并表示出狱后将努力赚钱,把钱款还给公司。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诈骗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某犯诈骗罪罪名成立。被告人张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减轻处罚。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张某系自首,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可减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最终,上海虹口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以上人名、船名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