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探访上海唯一女子交警中队中队长
执法者怎么能后退?

2019年08月13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WDCM上传图片

  黄浦江东岸,沿着世纪大道一路从东方明珠到浦东世纪公园,沿途经十个路口,全长5.5公里,一群英姿飒爽的年轻女警和女辅警,每天站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海中,捍卫交通秩序,成了上海独一无二的一道风景线。

  刚刚过去的周末,强台风“利奇马”汹涌来袭,浦东交警支队世纪大道女警中队的女警们坚守在岗位上,在风雨中保障道路通行安全。然而,队伍中却少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今年4月,女警中队中队长张丹青被查出罹患乳腺癌,不得不暂别热爱的工作岗位。

  从警11年来,36岁的张丹青一步一个脚印在这个被认为“不适合女生”的岗位上扎根。即便身患重疾,她依旧顽强对抗病魔:“如果身体允许,我非常愿意回来。”

  执法者怎么能退缩?

  采访这天,张丹青顶着一头俏皮利落的短发,面色略显苍白,同事们熟悉的微笑依旧挂在脸上。因为接受化疗戴上假发的她,让很多人回想起了11年前那个初入警队的“假小子”,那时,张丹青也留着一头短发。

  2008年,从警校毕业的张丹青来到浦东交警支队,加入了“东方明珠中队女警岗组”,这也是世纪大道女警中队的前身。“东方明珠中队女警岗组”的勤务辖区辐射1.7平方公里,涵盖延安东路、人民路、新建路三条越江隧道的进出口,以及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等众多地标性建筑。

  而该区域内,最关键的路口要属世纪大道浦东南路路口。这个被称作“浦东第一岗”的路口,重要性不言而喻,难度也不容小觑:车多,人多复杂情况多,处置要求高。

  对于初出茅庐的新警而言,这份工作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但张丹青不到一个星期便“出师”。她的带教师父世纪大道女警中队指导员许洁敏回忆,勤学好问的张丹青在短时间内就把路口的情况、车流走向摸清,在执法的时候更是毫不怯场。

   WDCM上传图片 

  张丹青执法严格

  在“浦东第一岗”执勤,张丹青是全岗组“开单”最多的人,管事率最高。有次,张丹青拦下了一个乱穿马路的水果商贩,商贩情绪焦躁,听说要处罚他,立刻青筋暴起。而就在他手边,就是一把水果刀。面对如此险境,很多人可能会退缩,张丹青却镇定自若,该批评就批评,该罚款就罚款,从容不迫,执法流程丝毫不乱,把对方罚得服服帖帖。事后有队友问她:“丹青姐,您当时不怕吗?”她闻言笑了,说:“怎么能不怕?但在那种时刻,咱们执法者怎么能后退?”

  女警站马路,躲不过风吹日晒,除了身体“饱受摧残”外,一些不友好的驾驶员更是让她们身心俱疲。交通大整治开始前,上海的执法环境不比如今,一些司机被拦下后直接破口大骂,有的女警曾被骂哭,还有新警直接被骂到“逃”回队部。但张丹青始终“挺”着,即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上也总是挂着那句“没事”。

   WDCM上传图片 

  张丹青实力诠释“巾帼不让须眉”

  “这么多年,就有过一次,没挺住。”回想起那次经历,尽管过去了11年,张丹青仍然心绪难平。2008年秋天,她执勤的时候拦下一辆实线变道的轿车,违法人员一下车就恶语相向。“车上夫妻两人不仅骂我,还骂整个警察队伍,说‘警察就该被杀死’,骂得非常难听。我当时就觉得这些人对我们公安民警的误解太大了,心里很不好受。”虽然心里憋屈,但回到队部,她躲着同事,才偷偷抹眼泪。

  自己跌倒的地方,不能让别人再跌跤

  在年轻同事眼里,张丹青是一位“女超人”。“丹姐似乎永远都精力充沛、无所不能。表面上不言不语,却总是用行动给予我们帮助和支持。”女警中队民警黄莉洁说,平时有队员生病请假,张丹青很少通知其他人,老是自己默默顶班:“像个女超人一样,默默付出着。”

   WDCM上传图片 

  张丹青总能为别人多考虑一步

  2008年中国南方多处地方遭遇雪灾,上海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雪。一天凌晨1点,大队启动应急预案发出加班通知,家住杨浦的她不到5点就第一个赶到单位。当天天气寒冷,路上湿滑,不少女警都摔跤,完成任务后就返回队里休息。但张丹青清晨上岗直到午饭才回来,脸颊冻得通红。大家问起时,她说:“我摔了两跤,摔就摔了呗,起来拍一拍就又可以走了嘛。”

  其实那天摔了跤之后,张丹青并没有马上走。她忍着疼痛转身跑到最近的商务楼,借来扫帚把人行道上的积雪扫到一旁:“自己跌倒的地方,不能让别人再跌跤了。“

   WDCM上传图片 

  遇上恶劣天气,张丹青总是在第一线

  女警们每天上岗骑的电瓶车,撤岗后会移交给下一班同事,而张丹青骑过的车,每一次电都是满的。许多年之后,大家才知道电瓶车“背后的秘密”——车子停在一楼,充电的地方在二楼,张丹青每次都拎着沉重的电瓶上二楼充电,充完再抬着电瓶装回车上。她说,“这么做,只是为了不给同事们添麻烦。”

  不仅仅对于同事、朋友是如此,对于不相干的人,她也一样。前不久一次行人、非机动违法行为整治行动中,张丹青拦下一辆逆向行驶的共享单车,要对骑车男子罚款50元。男子跟她纠缠了一番后,见张丹青不为所动,竟然趁路口繁忙之际溜走了。可他的身份证还在张丹青的手里呢。撤岗后,张丹青在路口等了很久,男子一直没回来。

  想不到,两天后,张丹青接到一起投诉,这名男子“反咬一口”称她“无故扣押身份证”。遇上了这样的事,张丹青一点也没有记恨这名男子。在后续处理中,她了解到男子没有固定工作,生活拮据,于是主动联系社区民警,上门找到居委会干部,协助解决了他的低保问题。当她再次跟这名男子见面时,依然依法对他进行批评处罚款,男子不但认罚,还握住她的手连声道谢。

  “我想赶快回来”

  去年11月,“东方明珠中队女警岗组”改组成立了“世纪大道女警中队”,张丹青任中队长。从岗组到中队、由单点到全线,女警们迎来了岗位职责的变迁和全新的启程。焕然一新的女警中队如今由12名女警、32名女辅警组成,平均年龄28岁的她们,以早中班交替、一岗6小时的工作模式运转,全面负责世纪大道10个路口的日常交通管理及示范展示,工作范围也由原有的世纪大道浦东南路口推广辐射至世纪大道全线。

   WDCM上传图片 

  “东方明珠中队女警岗组”改组成“世纪大道女警中队”,张丹青全程参与

  世纪大道女警中队刚刚筹建的时候,连队部也没有,一切从零开始。面对繁琐细碎的各项事务,她没有望而却步。她把女警中队视作自己的孩子,用心滋养,小心呵护。中队营房选址,她反复踏勘、听取大家的想法和意见。女警中队从办公室选址到文具的选择,都是张丹青深一脚、浅一脚走出来的。

  中队筹建后,女警的岗位由1个路口延伸至10个路口,動务时间也由1.5小时延长至3小时。队员大多是新人,需要她手把手地教;时值深冬,她心疼这些姑娘,为了让她们多一些时间休息,她每天早晚高峰必然在路口。去年11月,分局启动行人、非机动车交通大整治,中队每天中午都有整治行动,她也总一人一岗坚持到底,一站就是两个小时。而所有的筹建事务,都是她在这些时间之外、在自己的休整时间完成的。这意味着撇岗后,张丹青几乎没时间休息。

   WDCM上传图片 

  张丹青是同事心目中的标杆

  今年4月,从没因身体不适请过假的张丹青住了院,被查出罹患乳腺癌,不得不暂别她热爱的工作岗位。在确诊前两周,张丹青特意找中队的几个组长谈了心,交代之后的工作。“当时隐隐感觉自己可能要离开工作一段时间,一样要离开,不能让后续的工作出问题。”虽然如今不能继续和同事们奋战在一线,但张丹青的心始终念着中队的伙伴。从原先的一个岗组,到现在变成女警中队,这支新军许多事还在起步阶段,很多事都需要张丹青操心,但突如其来的疾病打乱了她原本的计划。

  “其实,早该查出来的,若不是她总是放不下女警中队,总是把自己的事排在最后、把检查的时间一推再推……”想起张丹青为中队、为同事做的那些事,黄莉洁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哽咽起来。

  因为化疗,她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可别人问起她的病情时,她却总是淡淡笑道:“没什么,挺好的。如果身体允许,领导还愿意信任我的话,我想赶快回来。”正在和病魔斗争的张丹青已经归心似箭,她的姐妹们也期盼她战胜病魔后“满血”归来。